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初恋那件小事 二

发布日期:20-09-21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预约情感导师 添加微信:dattgg(高难度分手挽回,破裂婚姻挽回)
初恋那件小事 二

  两个月后的傍晚,我来到教室准备上晚自习,时间还早,没几个人。
 
  刚坐下,有个不认识的女生从门口走进来,长发披肩,略施脂粉,身材样貌都远在我之上。我好奇多看了她两眼,她盯着我,不带一丝善意,走到我的书桌前,握拳敲了敲我的桌子。
 
  我站起来问她什么事。
 
  她第一句说:“你别以为蒋一明会喜欢你!好好照照镜子!”
 
  第二句:“我是他的女朋友杨倩妮!”
 
  听到这句,我忽然有点难过。忍住快要涌出来的眼泪,微笑着说:“你说的这些都与我无关,我不认识他,也不认识你,你可以走了吗?”
 
  杨倩妮听完我的话愣了一下,随后继续用她盛气凌人的语气对我说了最后一句:
 
  “告诉你,一明追你只不过是跟兄弟打的赌而已,与你无关最好,省得你白白伤心!”
 
  她撩了撩耳边的长发,蹬了我一眼后转身出了教室,而我站在原地,浑身发抖。
 
  那天晚上我跟班主任请了假,早早回到家,躲在被窝里痛快的哭了一场。
 
  接下去一个星期,蒋一明没再出现。我每天一个人走路去公交站,身后再也没有他的尾随了。这让我渐渐相信那个杨倩妮所说,他追我,不过是跟兄弟打了个赌而已。
 
  唯一值得庆幸的,我并没有被他追到,总算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我在失落委屈的时候,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没多久,一年一度的校际运动会报名开始。我作为优等生的代表,被班主任要求至少报一项,没办法,最后报了1200米长跑。那段时间,我的生活更简单了,每天除了学习,就是跑步。跑步的时候常常碰见蒋一明,我在外圈跑道上跑步,他在内圈草地上领着足球队集训。
 
  他有时候会朝我走过来,问我有没有纸巾,我冷漠的掏出早早准备好的纸巾递给他,看他一把擦去额头的汗水,回给我一个温柔的笑脸。
 
  他有时候会扔给我一瓶矿泉水,一边说:“看你一脸汗,小心脱水!”我表情平淡的接过来,绝不泄露心中微漾的暖意。
 
  我们之间横了一道讳莫如深的沟壑,关于杨倩妮的事情,我不问,他不说。
 
  校际运动会开幕式那天,我站在学校代表队的方阵里,蒋一明是领队,扛着学校的旗帜,身材魁梧,一脸英气。
 
  田径类项目最先开始,我的1200米长跑安排在第一天下午,却不巧碰上生理期,肚子痛得很,整个人状态都不好。裁判员鸣枪后,乌压压的参赛者拼了命的往前跑,我顾不上身体不适也奋力向前。第二圈800米之后,体力不支,我落在了后头,感觉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沈月,加油,沈月,加油!”我扭头看见,蒋一明在内圈陪着我跑起来了。当时我已是倒数几名,很想放弃,但蒋一明一直在旁边陪着我跑,不停的喊着加油。最后,我总算坚持到了终点。刚过线,眼前一黑,两腿发软,整个人摔倒在跑道上,蒋一明一个箭步跨过来扶起了我,我当时就感动哭了。
 
  他拍着我的背说:“别怕,一会就好了。”
 
  田径赛结束后第二天,球类比赛开始,蒋一明率领的校足球队运气不好,小组赛抽签选到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去年的亚军、前年的冠军队。比赛在下午5点半开始。
 
  林天找到我,说蒋一明希望我去看这场比赛。
 
  我说快期中考了,要在家看书学习。
 
  林天说这场比赛的胜负对蒋一明来说真的很重要。
 
  那天下午没有课,父母管教很严,不用上学的时候,晚上是不能出去的。我纠结了很久,去还是不去。纠结到到傍晚六点十五分的时候,我再也呆不下去,向父母撒谎说作业本落在教室里要回去取,说完撒腿就朝运动会场跑去。跑得气喘吁吁,满头是汗,耳边又回响起蒋一明那句“沈月,加油!”
 
  我到球场的时候,比赛只剩下最后10分钟,全场比分还是0:0。我挤到人群的最前面,大声喊着:“一中加油,一中必胜!”
 
  所有队员都在为最后一刻努力,蒋一明在绿茵场上不停奔跑。最后我们校队在点球中赢了。学校的观赛区沸腾了,我看着场上的蒋一明跟队友们紧紧拥抱在一起,真心替他们高兴。但我并未准备上前祝贺他,太多人围着他们了,里面不乏校花、级花这些人物,我只想默默离开而已。
 
  我的自卑又开始作祟。
 
  正要离开,蒋一明突然出现拦住了我。我正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脖子上取下来一根绳子,上面挂了一串东西,没等我看清楚,他就把东西塞进了我的手里,说了一句:“多亏了这个,谢谢你!”然后大步跑回他的队伍中去了。
 
  我打开手掌,细看手里的东西,呵!原来是我那串字母链子。蒋一明,竟然把我的名字穿在绳子间,挂在脖子上,踢完了他所谓最重要的一场比赛……
 
  我紧紧攥着这条沾满了汗水的链子,仿佛有汗滴落在我的手心……
 
  运动会结束后,恢复了正常上课,蒋一明又开始每天晚自习后出现在校门口,跟在我十步远的地方,陪着我等公车。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快步走到便利店屋檐下,逼问蒋一明:“你跟着我做什么?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蒋一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眼里尽是温柔。
 
  看他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生气了:“你们还有底线吗?拿追女孩子的事情来打赌,知道有多伤人吗!”
 
  蒋一明愣了一会,随即却笑了,他竟然伸手过来揉了揉我满头的卷发,轻轻的说:“是不是杨倩妮告诉你的?”
 
  一时之间我手足无措,只知道点头。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