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和初恋分手后,我做过最傻的事

发布日期:20-09-21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预约情感导师 添加微信:dattgg(高难度分手挽回,破裂婚姻挽回)
和初恋分手后,我做过最傻的事

  我趴在你桌上,一张一张翻阅你的数学作业本。
 
  你的字很难看,我不知道老师都是怎么辨认的,给你一个又一个的满分。
 
  你以前给我传纸条的时候,可从来不写这样歪七八扭的连体字。真是一个恃宠而骄的人。
 
  这是夏日的午后,校园静得像一汪清澈的死泉。我拉开一扇未锁的铝合金窗,跳进教室。中性笔、来不及关合的练习册散落在摆放参差不齐的课桌上,化学式和结构式在黑板上布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白,从你的座位上看过去,一切都那么可憎可恶。
 
  我们已经分手七十八天了,你还是这么令人讨厌。
 
  一切都是你的错。
 
  高二分班后,放假时间骤减,加上文理科不同楼,我们平时除了课间操和放学后根本见不到面。周六下午,我们约好去吃小笼汤包,你想打一会儿篮球,我便站在场边等你,好不容易等到该走时间,你同伴却以新人加入不好分组为由,留你多打两轮。你可怜兮兮地看我,我板起脸,说“你打呗,大不了也就分个手”,你竟讪笑着耍起赖来。
 
  大庭广众,球场上的人都停下动作看我笑话,我甩开你,潇洒转身,一个人大踏步朝校门走去。
 
  我没有回头但步伐缓慢,我认真查看每一道映入眼帘的影子,但直到我走进汤包店吃完包子,你都没有出现。
 
  我真是把你惯坏了。
 
  QQ上,闺蜜听完我的怨诉,这样评论。
 
  我放弃唱K、逛街甚至写作业的时间约你吃晚饭,却换来你赤裸裸的不珍惜。
 
  “你这次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不然你会越来越没地位的”,我把这句话复制下来放在桌面上。是的,不知何时起,我越来越卑微了。主动发短信、打电话的是我,主动约会的是我,我说“我和闺蜜逛街去啦!”,你回“哦”,和当初的“哪个闺蜜?在哪逛?逛到几点?我去接你好不好?”有天壤之别。
 
  你不在意我了。是了,不久前我捉到你给同班女生讲题讲得喜笑颜开,吵架说分手时,你还牛气哄哄地顶撞我,“这位小姐,您能换一招吗?”
 
  QQ弹出了上线提示,你终于来了,距离气走我已经过去四小时半,你如果想念我在乎我急着解释,一定不会现在才来。我的鼻头酸了,打出一行“你真的不是从前的你了”,觉得拗口,连忙换成“别狡辩了,你不喜欢我了”,我为只字片语纠结不已,却发现你连个“正在输入”都没有,不禁自嘲。
 
  我火速把QQ签名改成“好开心啊,这次真的分手啦!”,关电脑睡觉。
 
  你来找了我几次,解释说那晚在和同学打游戏,我表示分手了不在乎,你央求了几次,便杳无音讯了。
 
  时值期中考试前夕,我盘算着你考完就会继续来央求了,可你没有。
 
  你没有耐心和新鲜感了,你不在乎了,既然如此,我何必自取其辱。
 
  从理科楼绕上一圈,也是可以到达教师办公室的。我绕过一次,刚走到你所在的十五班,你的名字立刻怪腔怪调着此起彼伏起来,我加快步伐跑过去,发誓再也不走这条路。
 
  不过,分手后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我每天都努力发现问题,然后拿着试卷大摇大摆走过十五班,我爱找个人边走边聊。我的声音很大,尤其是在路过十五班的时候,很多人闻声扭头,我眼也不斜谁也不看,毫不在意地继续。
 
  你有时在走廊上与人疯打闲聊,有时在教室里埋头写作业,你从来不像其他人一样扭头,可我能感觉到你在某个刹那间忽然不自然的眼神与动作。我会因此心情大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老师题都讲完了还在装模作样的点头。
 
  偶然来早的午后,我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猥琐,偷溜进你教室翻你的抽屉,看你的作业本,还是这么皱皱巴巴,字迹惨不忍睹的作业本。
 
  “真无聊,”我一边埋怨一边把作业本扔回原处,轻巧地翻出窗户,踏上回自己教室的路。
 
  阳光按照窗棂的轮廓半洒在走廊间,楼道上隐隐有了脚步声,应该是过两点了。我估摸着,在跨入转角的瞬间吓了一跳。
 
  有人斜跨着书包一步三台阶的迎面而来,许是因为速度快惯性强,险些与我撞了满怀。闪身后站定,他正要道歉,却在看清是我的一刻静了下来。
 
  “呀,是你。”顿了一会儿,你说。
 
  “你好呀。”我答。
 
  “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早了,爬爬楼梯锻炼身体。”我继续答。
 
  你“哦”了一声便没有下文了,却也不说再见,只伫在原地与我面面相觑。
 
  “我先走了啊。”我说,你这才一边应声一边给我让路。
 
  我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你,你并不高大但背影挺拔,恍惚间我又回到了两个半月前,我可以随意的“喂”来“喂”去地叫你,没有顾虑和隔阂。
 
  你转身问我“怎么了”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叫了你。
 
  我想不出该说什么,正在浑身僵硬不知所措时,有人来了,我觉得脸熟,也没想清楚是在哪见过,立刻就对他展开灿烂一笑,“是你呀,好久不见啊”的打起招呼来。
 
  无视对方目光里满满的莫名其妙,我匆匆回头对愣在一边的你说了句“走了啊,回见”,扎下脑袋全速前进,直到跑回教室坐上座位,才深深吁出憋在喉咙里的气。
 
  走廊上、教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到处都是沉闷闷的声响,快上课了,我随手翻开本教科书作掩,一连吁了好几口长气,还是觉得胸口闷闷的。
 
  满教室都是想聊甚欢的人,或故作深沉或笑容夸张,我想起方才的宁静和尴尬,恍若隔世。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