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你不爱我,不能成为我卑微的理由

发布日期:21-07-22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你不爱我,不能成为我卑微的理由

    她的名字总是和一个男人连在一起。那个男人有三个女人。一个如仙境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的水仙,一个则是尘世中那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而她,永远是那个被抛在脑后的狗尾巴草。她贤良淑德,但却从未有半分好处入得了恃才傲物的丈夫的法眼,她遭丈夫嫌弃,最终被抛弃。
 
    她的丈夫并非薄情,相反却有很多爱,可从不曾分给他一分一厘。从来不是他移情别恋,而是他从来不曾爱过她。
 
    她,就是是着名诗人徐志摩的发妻张幼仪。拜丈夫所赐,她成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离婚的女人。
 
    她远不是徐志摩口中鄙夷的乡下土包子,她家世显赫,出生于上海的名门世家,祖父是高官,父亲是名医,二哥张嘉森是哲学家和政治活动家,民社党创立者,四哥张嘉璈是中国银行总裁。张幼仪则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其人线条甚美,雅爱淡妆,沉默寡言,举止端庄,秀外慧中。”
 
    徐家为江南富商,以商人之精明娶她,自有其政治因素,徐家实在是高攀了。但是,婚姻也好,家庭也好,并没有给她带来感情上的庇佑。
 
    他从不爱她,那么顽固的不爱。他娶她,迫于家庭。他没能反抗得了家庭包办的婚姻,只能对这个娶来的女子表示最大程度的不屑和无视。
 
    婚后,他四处游学,她固守家庭。他履行婚姻的基本义务,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讨父母欢心,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除此之外,他对她就没有交集了。
 
    而她面对丈夫的冷漠,侍奉公婆,照顾孩子,她默默尽着一个妇人的本分。
 
    他爱上了女神林徽因,迫切地需要干脆利落地解决掉自己腐朽的婚姻。即使她已经怀孕,也动摇不了他的决心。即使那个年代打胎是会死人的,他也毫不心软。
 
    她执意生下了第二个儿子,他只是在离婚时看了一眼。孩子很可爱,但他对爱情的追求却坚如磐石。不得不说,徐志摩是个爱情至上的人,眼里只有爱情,顾不上其他。
 
    而张幼仪却没有那么幸运,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场没有爱的婚姻,就已经让爱情千疮百孔了。在婚姻里,她低入尘埃,卑微至极,却没有感受到一丝怜惜。她的爱情,冰冷如窖。
 
    这样的离婚势必已经绝望透顶。而她,却没有流于世俗,变成怨妇。
 
    家庭中,她以宽容之心,依然照顾老人,照顾孩子,直到那个从没有经历过父爱的二儿子夭折,直到那个不爱她的丈夫离世,她还毅然决然地为他料理后事。她甚至在丈夫去世后为丈夫的第二任妻子陆小曼送去生活费。很多年后,台湾版的《徐志摩全集》在她的策划下编撰。
 
    她是传统的,更是善良的。她贤良淑德,更加宽容大度。
 
    遭遇命运的打击,她没有自暴自弃,没有自哀自怨,相反,她反思自己。在反思中,她发现丈夫对自己的评价竟有些许道理,自己的确在处事以及观念上很老旧,于是,学习,成了她一段时间的主旋律。
 
    为了弥补孩子缺失的父爱,她到德国攻读幼儿教育。但无奈幼子夭折,她痛不欲生。
 
    当人生跌入低谷,反弹也就开始了。她开始明白完全抛弃旧我,人才能够得以重生。张幼仪这只卑微已久的凤凰,开始了属于她的涅盘之旅。
 
    她回国先是教德语,后出任上海女子储蓄银行副总裁,兼任云裳时装公司总经理,执掌中国第一家新式服装公司。她由金融界的门外汉,潜心学习,成为银行连任多年的董事,叱咤商海几十年。她的胆识和气魄,为人称道。她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怕的银行家。
 
    张幼仪54岁时,嫁给医生苏纪之。征求儿子意见,儿子用一封家书情真意切地表达出对母亲张幼仪的至高评价:母孀居守节,逾三十年,生我抚我,鞠我育我……综母生平,殊少欢愉,母职已尽,母心宜慰,谁慰母氏?谁伴母氏?母如得人,儿请父事。
 
    当她晚年携手苏医生,到欧洲那个她和徐志摩生活过的故地重游,前尘往事袭上心来,几十年岁月悠悠而过,爱恨情仇又算得了什么。人生的故事总是扑朔迷离,变幻莫测,让人难以捉摸。
 
    张幼仪于1988年去世,享年88岁,她成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民国爱情故事中最长寿的那一个。纵观她的一生,爱过,苦过,哭过,笑过,活过,但从来不曾恨过,怨过。
 
    她从来没有把时间用在恨上。也许很多人认为她该恨,但她没有,只是把责任二字做到极致。最终成就了自己精彩的人生。
 
    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找到我自己,也没办法成长。他使我得到解脱,变成另一个人。
 
    其实张幼仪的故事中,最值得学习的是,转身的勇气,重生的决心。
 
    在你的爱情里,我一无所有,我卑微至极,但你不爱我,不能成为我卑微下去的理由。离开你,勇敢转身,或许人生等着自己的,是峰回路转,是苦尽甘来,是涅盘重生。
 
    这世间,有太多拎不清的人。痴缠,纠结,迷失,为了得不到的人,为了得不到的物,沉沦其中,不能自已。
 
    经济学中有个概念叫“沉没成本”。当有些过往不能重来,当有些损失已无可避免,当有些伤害既成事实,就不必留恋这些已经付出的成本,放弃它,停止伤害,也许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张幼仪并没有沉浸在婚姻的伤害里不能自拔,她找回了自己,成为了励志的楷模。
 
    从中国第一个离婚的女人,到中国第一个女银行家,她的人生并非坦途,但却赢得了新生,书写了传奇。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