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你陪我共历战火,我与你终老余生

发布日期:21-07-22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你陪我共历战火,我与你终老余生

    战争是时代的不幸。而战火中的爱情,却是他们在不幸的土地上用心呵护的花朵。
 
    等爱情轰轰烈烈而来的时候,所谓风雨波折,统统渺小了。
 
    他是白崇禧,打了一辈子仗的军人。他的一切,都和战争水乳交融,连爱情也是。而那个和他在战火中生死不分的女子,叫做马佩璋。
 
    这样的爱情,是有幸,亦或不幸。终究都成了过去,余晖散去,只留下美好。
 
    马佩璋,1903年生于桂林的一家书香门第,深受家庭书香浸润熏陶。马佩璋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成长的大家闺秀,亭亭玉立,秀外慧中,是桂林有名的美人。
 
    彼时的白崇禧年轻有为,战场上无所不能,刚刚更是统一了广西,成为新一代的桂系首领,风光无限。
 
    马父相中了这个英姿飒爽的青年,央人讲媒,而白家亦是满心欢喜地同意。才子佳人、门当户对,仿若命中注定的,两个年轻人就在一起了。
 
    他们在桂林市府前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婚礼。白崇禧的母亲由于年事已高,从郊区赶过来腿脚不方便,便没有出席儿子的婚礼。几天后白崇禧携新婚妻子回乡探亲,马佩璋这才拜见了自己的婆婆。通过几天的相处,白崇禧的母亲感到这位儿媳妇虽是富家小姐,但对老人体贴,对姑嫂很有礼貌,相处得非常和睦,老人家不断称赞儿媳妇贤惠温顺。
 
    桂林郊外的田园风光秀丽无比,然而这难得的安逸时光很快就被打破,白崇禧又要亲上前线了。此时新婚不过月余。
 
    在战乱的年代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实属不易,但这打不倒马佩璋,反倒更彰显出她的女性大智慧——有勇有智,无畏战争纷乱,一心挂念丈夫安危,多次带领家人逃难。
 
    曾在1927年,马佩璋听闻白崇禧在龙潭战役中“阵亡”了,如此噩耗对马佩璋来说简直是晴空霹雳,但消息不知真假,身处上海的马佩璋坐不住了,执意要到战火前线南京一探究竟。
 
    马佩璋找到了表哥马竟强,要求表哥开车带自己去南京,路上凶险难料,表哥自然百般劝阻。但是思夫心切的马佩璋说:“你不带我去,我自己去。”
 
    最后劝说无果,表哥马竟强只能开车载她去南京。在路上他们遭到孙传芳的乱兵围车,还爬过战壕,才冲出了防锁线,沿途头上的流弹满天飞,经历九死一生马佩璋最终抵达南京,得知白崇禧没有死后,她心中的石头才最终落下。而白崇禧得知夫人马佩璋是冒着枪林弹雨到南京寻自己,二话不说紧紧将妻子抱入怀里。
 
    也许,在爱情真的历经生死的考验时,便坚不可摧了。
 
    生活中的马佩璋深居简出、作风低调,一心甘做大将背后的平凡女人。
 
    作为国民党高官夫人,她并不热衷于政治,抗战期间,她曾多次拒绝担任妇女代表、“国大代表”等职务的邀请,而是选择在家中替白崇禧操持家事,把白家一家老小的生活安排得妥妥帖帖。到了台湾之后,她除了每年应邀参加宋美龄的晚宴外,其他应酬一概托病推辞,被称之为冬日里的“傲霜枝”。
 
    后来退居台湾,日子虽清贫大不如从前,但一家人却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平和、团聚。夫妻俩的感情非常融洽。
 
    白先勇回忆父母时说:“我父母关系很好,我父亲是个性强悍的人,但是他谦让我妈妈,吵架了,我妈妈撒点‘老娇’,他就让了。”
 
    不幸的是,在1962年12月4日,马佩璋因高血压症逝世于台北一家医院,终年59岁。
 
    据说,在夫人下葬的那一天,“白将军眼泪几乎没有断过”,可见哀痛之深。
 
    马佩璋被安葬于台北近郊六张犁回教公墓,69岁高龄的白崇禧,时常躬率儿孙辈准时前往夫人墓前念经,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见者无不为之动容。
 
    在战火纷乱的年代他们相携相伴,患难与共,不离不弃。这令人无限感动的故事,却道出了爱情中最平凡的形态。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