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我以为门当户对是俗人的爱情

发布日期:21-07-22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我以为门当户对是俗人的爱情

    我是穷小子,她是富家女,
 
    我们都不在乎门当户对,
 
    可最后还是输给了她妈。
 
    我是林语堂,会写几句情话,十八岁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姑娘。
 
    1912年,我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成绩不错,有点小才华,在学校里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但这对我来说都不算多好的事情,最好的事应当是认识了同学的妹妹——陈锦端。
 
    锦端人如其名,家事显赫,生得奇美无比,端庄秀丽,既有新女性的风姿,又有古典美人的文秀,特别符合我对另一半的期望。
 
    年少气盛,刚刚感觉到爱的时候就想义无反顾地去追,除了一颗赤诚火热的心之外,也没有多少准备。
 
    我向这个可爱的姑娘表白,她害羞极了,脸上两朵红晕像朝霞一样动人。幸亏我的名声不错,长相也还凑和,加上她哥哥的帮忙,我俩很快走到了一起。
 
    锦端最喜欢的雨后的清晨,露珠拽着叶脉不肯松手;我最喜欢午后的黄昏,挨着她的肩膀不肯离开。
 
    锦端最喜欢学校出门右拐西式点心铺子的芙蓉糕,我常常买给她吃,但每次只买一块,因为要买第二块的话,我的生活费就有点紧张了......时间久了,锦端也看出来了,但她没有一点嫌弃或鄙夷的表情,反而告诉我再也不许买芙蓉糕了——
 
    “语堂,我听说学校出门左拐有家包子铺,汤汁特别香,以后我们就到哪儿吃吧!”
 
    “......好。”
 
    无非是校门左拐和右拐的距离,锦端的善解,让我对她爱得更甚。
 
    这世界上有很多跟你吃甜甜的芙蓉糕的人,但很少有人愿意跟你一起坐在来往嘈杂的小店里,心满意足的吃包子。
 
    汤汁鲜不鲜美,全在身旁坐的人是谁。
 
    交往的日子太美好,过得可真快,眨眼间我和锦端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也到了毕业的节点,准备大展宏图一番。
 
    同锦端商量过后,我挑了一个日子准备登门提亲。
 
    听说锦端的父亲是归侨名医,我专门买了一身得体的西装穿上,还到点心店里买了很多西式糕点,脑子里想着进门之后的过场话......然而,还没到约定的日子,锦端的母亲就来找我了——
 
    “我家锦端与你是没有可能的,莫要再叨扰她。”
 
    “为什么?我们......”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点什么
 
    “我们出身名门,你只是个教会牧师的儿子,门不当户不对,颜面二字,我想你是学过的。”
 
    后来锦端的母亲又说了些什么,我记不太清了,终究就是那六个字,门不当户不对。
 
    我以为门当户对是俗人的爱情,可现实却告诉我必须还俗。
 
    明明我爱她,她也爱我,可我们之间却隔了一条银河,从此再不能有瓜葛。
 
    ......
 
    一晃就是七十多年,我成了家也有了孩子,生活倒也完满,只是行动不便,需要坐轮椅。
 
    转眼八十岁了,我常常想起十八岁爱的那个姑娘,不知道她是在吃芙蓉糕,还是吃包子。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