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40年芳华,我跟这个老男人整整40年

发布日期:21-07-22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40年芳华,我跟这个老男人整整40年

    一朝尘土一朝夕,生死一程不负卿。
 
    我是楚青,粟裕的第一夫人。
 
    我想讲讲我们的爱情故事,不知各位可否有时间一听?
 
    年纪大了,讲话都不利索了,唯独对这个男人记得再清楚不过。
 
    1939年,初冬,我和几个热心革命的同学到了新四军江南部司令部秘书处,学习速记
 
    几个女孩子初来乍到,带着一股初冬的冷风四处瞅瞅瞧瞧,羞羞攘攘的样子与这个充满英雄主义的地方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速记员的工作渐渐熟悉起来,闲暇时,我喜欢一个人练练毛笔字,初冬的暖阳肆意照在我的身上,岁与静好,安之若素,大概就是如此了。
 
    一天,我写字正入迷,一道影子倒影在了宣纸上,抬头一瞧是一个长得周周正正,嘴角抿着却带笑的男子,我没见过这个人就起了防备,刚想问“你是谁”,就看到领导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小楚,这是副司令员粟裕,来视察视察工作,顺便问你几个问题”
 
    我一时有点紧张,强装镇定回答问题,余光看到副司令员拿着我的书法字看。
 
    这时我15岁,第一次和粟裕见面。
 
    后来我被调到了粟裕工作的机关单位,和几个女同志住在一个祠堂里,他在祠堂上面的阁楼休息和工作。
 
    粟副司令员工作很忙,熬到深夜是常事,警卫员怕他饿着,就把一些饼干放在他床后的竹筒内,我一听这事就来了坏主意,撺掇着几个女同志偷偷把饼干吃光了,走的时候还在竹筒里塞了一张纸条“小老鼠偷吃了”,好不逗趣。第二天碰到粟副司令员,我们正想装镇定,他就迎上来,看着我“欢迎小老鼠再次光临!”
 
    正是羞红脸的年龄,想起他见过我的字,就拉着其他人跑开了。
 
    没想到的是,一场恶作剧之后,粟裕就缠上我了。
 
    第一次收到他来信的时候,我受宠若惊又有点惴惴不安,他是我的上级,比我大16之多,怎能发生情愫之事?我撕了信扔掉,从此见他就躲,不愿意听到不相干的闲话。
 
    后来我从速记班毕业了,好巧不巧成了粟裕的部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虽然不看他,但还是能感觉到他眼神的炽热,这段时间持续了很久,他终于按捺不住当面向我告白,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理由是:国难当头,不想过早考虑个人私事。
 
    他的表情有点失望,又忽然振作“楚青同志,你说得对!这样吧,请你考虑一下,最好先交个鹏宇,以后互相学习,这个革命并没有矛盾!”
 
    看吧,一个炽热的爱你的人,能做到这地步才是真爱。他的尊重和理解让我心里泛起了涟漪......
 
    我的生活回到了正常,他的自律让我钦佩,也让我不自觉的关注他。
 
    1940年又是冬天,粟裕打仗归来,正是庆功的时候,他又一次想我告白“我只希望你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我始终等待着你的理解和接受,如果你暂时还不能接受我的爱,我可以等,等一年、两年、三年......”
 
    终于是被打动了。
 
    1941年,我18岁,嫁给了34岁的粟裕,陪伴他走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整整四十年。
 
    最恨年纪太老,最怕你走得太早,我人生最美好的四十年芳华,在他走的那一刹那,失尽了颜色。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