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我们经历了最长最难的异地恋

发布日期:21-07-22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我们经历了最长最难的异地恋

    1989年的年关,他趁着三九的严寒出生在天津一个家道中落的穷秀才家里,名梅贻琦,字月涵。许是家境艰难,他打小便稳重成熟,沉默寡言,长身鹤立,自有一番清冷的气质,恰如大雪纷飞中的傲骨梅。
 
    她小他四岁,出生在富贵无比的“天成号韩家”,家里一众姐妹都是才貌双绝之人。韩家女子算是开风气之先,在落后的晚清,就可以进入严氏家塾读书。
 
    那一年,她十岁,还是在一个寒冷的深冬。她穿着素净的长棉袍,把长发挽起,藏在棉帽里,俨然一副男孩子模样。由于年纪最小,每次上体育课先生都会唤她去关上通往男生学堂的院门。就在第一次,她便从一群高谈阔论的男孩子中,看到了他清瘦的面庞。他衣衫单薄,一言不发,被众人遗忘在喧哗之外。但是当他们争论不休时,便会询问他,请他做公正的定夺。就那一眼,在关上门的一刹那间,她的心里便住进了那个如冬日暖阳的他。她认定他是一块璞玉,欣赏他的沉默……
 
    还不等他再多看她一眼,严范孙先生便把男生校舍迁往南开学堂。此后,她也只是从别人口中旁敲侧击,零零散散听到一些关于他升学保送,出国留学的事情。这种毫无希望与目的的等待是漫长的……这一等,就是十年。
 
    此时她早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从严氏幼儿教育毕业后,她便进入严氏幼儿园和朝阳观幼儿园工作。她听闻他的父亲失业,染上鸦片,他把在美期间本就少得可怜的补贴,省出来接济拮据的家。他本可以继续攻读硕士,却因为要赡养弟妹,决然回国。
 
    1914年,她随家人去大沽口码头迎接出国考察的严先生,听说同行的人中有他,她踮起脚尖,不停地张望。终于看见了一抹久违的微笑,一如既往的沉默,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出美好的光泽,全然不见苦难的影子。那一刻,她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冬日……
 
    归国后,他在天津基督教男青年会任干事,业余时间她也会在女青年会做工作,一来二去,两人终于算是正式认识了。不久他被派到清华任教,担任物理系主任。那一年,他26岁,作为系主任,他很年轻,但作为那个时代的男人,早已是大龄。好多人为他保媒说亲,却被他一一拒绝。直到年近三十,他才同意了一桩婚事,介绍人是严范孙先生,对象便是她。
 
    大婚之前,闺蜜陶履辛赶来劝阻:“告诉你,梅贻琦可是不爱说话的呀。”她坦然笑道:“豁出去了,说多少算多少吧。”他的品性家境,她又何尝不知,但她依然欣赏他,义无反顾。
 
    1919年,大婚之际,朋友送来喜联,好几幅的上款都把“月涵”题成“悦韩”,他对她的真情,众所周知。
 
    嫁给寡言的梅贻琦,也嫁给了严于律己,极其检朴的梅贻琦。这对妻子而言,无疑是更大的考验,但她懂他的沉默,欣赏他的为人品德,爱他的所有。四十三年的陪伴,她始终如一,异国,贫穷,死亡都从未将他们疏离。
 
    大约是那时的诺言太过沉重,亦或是那时的情感太过慎重。我用数十年的时间,兜兜转转,让爱你成为信仰,让自己成长为战士,我们共御风雨,无猜无忌。
 
    她为他育有四女一子,在天津,身怀六甲,也依然放他远行,还告诉他,积贫的夫家,年弱的幼弟,年幼的孩子,一切有我,单薄如她,一个人撑起了两个家;清华南迁,她随他奔往昆明,战火纷飞,他把工资拿来接济校用,把困难学生的名额让给了别的学生,自己的孩子却交着全额的学费。而她虽身为清华校长的夫人,却靠着摆摊卖糕点,卖旧衣服度日,贴补家用。
 
    为了顾及梅的颜面,她把做好的糕点拿到很远的地方去卖,来回路上,怕磨了袜子,舍不得穿,磨破了脚;在纽约,她给他做司机,免费为监督处做饭,在工厂做工,长时间劳作,她落了一身病;在台湾,他奄奄一息,守着清华基金几十年的他,竟穷到付不起医疗费,那一刻,她泪珠涟涟……
 
    1977年,她回国定居,受到邓颖超的亲自接见,设宴天津菜,并特邀为全国政协委员。1994年,她以百岁高龄在北京谢世。弥留之际,恍惚看见他,还像多年前一样拿着自己种的紫色小花在榻前逗她笑……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