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生不出孩子,你还有什么资格说爱我

发布日期:21-07-22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生不出孩子,你还有什么资格说爱我

    我是阎锡山,生平有二位夫人,一妻一妾,最属大老婆徐竹青没用。
 
    在我那个年代里,军阀林立,局势动荡,不定什么时候性命就丢了,为此,我迟迟不肯成家,怕耽误了人家的姑娘。
 
    我是这么想的,可婚姻这事儿啊,由不得我。
 
    1897年,父母见我孤身一人,怕断了阎家的香火就找媒婆给我相了一门亲事:当地望族徐家的女儿,徐竹青。离我家也就十里地左右,我拗不过父母,就答应了这门婚事。
 
    成亲当日,我做了个很重要的决定:不管这女人是什么样,我都得对人家好,不能让人受委屈。
 
    竹青比我大六岁,我俩婚前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好像唯一的能交流的就是生个孩子,了了父母的心愿。成亲之后我依旧公事繁忙,竹青作为阎家唯一的夫人就担起了管理全家上下的担子。
 
    竹青管理家院很有一套,出身望族的她自小就学规矩,女人家的温婉贤淑、落落大方都在她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她懂得体恤下人,所以家院的上下都很敬重她。还有我的书房,她打扫得最细致。
 
    日子一点一点过,我这个在军队里摸爬滚打的人,把温柔都给了她。这样的日子多好啊,岁月混乱,仍能遇一人相守,真幸运。
 
    我们夫妻很和睦,可是父母不满意,成亲多年,竹青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吃了很多中药,看了许多大夫,都无济于事。
 
    没有孙子,不能生孩子,父母气急了,明着暗着埋汰竹青:不能生孩子的女人最没用!
 
    古语有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的苛责让竹青受尽委屈,我很心疼。
 
    作为阎家独子,没有孩子怎么能行?父母又逼着我纳妾,许兰森。
 
    竹青得知后,看了看我,没有反驳,默默走回房间,背影很规矩也很落寞。
 
    我心里是爱竹青的,说好的不能让她受委屈就是不能!
 
    同许兰森成亲之后我带她去竹青娘家认亲,改名徐兰森,并定了一条家规:两人以姐妹相称,竹青为长,兰森为幼;兰森生的孩子,要称竹青为妈,兰森为姨。
 
    很快,兰森怀孕了,连着为阎家添了5男1女,父母总算高兴了,除了偶尔刁难一下竹青。一开始竹青十分抵触兰森,对自己不能生孩子的事耿耿于怀,但听着一声声稚嫩的“妈”,还是笑了。
 
    竹青笑了,我特别开心。
 
    我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竹青虽然大我六岁,但在我眼里就是个需要宠爱的孩子,能不能生孩子并不重要,因为面对这样的事,她比我更难受。
 
    我做的一切也许并不能满足所有人,但我只想让竹青知道:
 
    你最漂亮你最可爱你最温柔你最大方你最贤淑你最懂我心意,
 
    即便不能生孩子,
 
    我还是很爱你。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