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荷尔蒙

发布日期:20-10-30       文章归类:关于爱情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预约情感导师 添加微信:dattgg(高难度分手挽回,破裂婚姻挽回)
爱情荷尔蒙

  爱情荷尔蒙是什么?意大利帕维亚大学研究显示,刚刚坠入爱河中的情侣的大脑会发出指令,使人体分泌出一种化学物质,研究人员称这种物质为"爱情荷尔蒙".这种化学物质令恋爱中的人相互吸引,但是它在人体内仅仅能够存在大约一年时间,有科学家认为,爱情荷尔蒙正是产生爱情的原因。
 
  如果你不巧背叛了你的伴侣并被送上离婚法庭,“天生花心”肯定不能作为你为自己辩护的理由。但是科学家们研究了田鼠的爱情生活与其大脑构造的关系后惊奇地发现,正是某些荷尔蒙及其感受体的存在和数量决定了一只田鼠是痴心还是负心,原来有时候,花心真的是难免的!
 
  田鼠的实验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乔治和玛莎是两只田鼠。他们是一对夫妻,虽然它们没有像人那样举行过婚礼。当然它们也没有像人那样宣誓要对配偶忠诚。对一只田鼠来说,这太麻烦了。它们一生的黄金时期只有60来天,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它们交配生子,然后就在某天遇上一条蛇或其它什么食肉动物,幸福生活就此结束。
 
  不过,如果你真的想弄明白复杂的人性,想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如此痴情,有的人却成了花花太岁,就应该花一点时间来琢磨这些啮齿类小动物。经过25年研究,动物学家们发现,这些群居动物的爱情生活与奉行一夫一妻制的人类惊人地相象:雄鼠与雌鼠同居一室,共同承担抚养后代的重任,双方偶尔会与其他异性调调情,但一般不影响家庭生活。更重要的是,动物学家们发现是脑部一种化学物质使得田鼠选择了和人类一样的“一夫一妻制”,就是这种化学物质控制着我们称之为相爱的那种行为。
 
  一夫一妻
 
  田鼠是一夫一妻制,揭示这一事实的是现已退休的伊利诺斯州立大学生态学、动物行为学教授洛厄尔-盖兹和他的同事苏-卡特。盖兹从1972年开始研究田鼠,他想弄明白为什么田鼠一度鼠丁兴旺,后来却日渐稀少。他在伊利诺斯州的肥沃平原上放上好多鼠夹,每天去看好多次,以取回那些被捉住的田鼠。让他吃惊的是,鼠夹夹住的往往都是一对老鼠,一雄一雌。
 
  盖兹在后来的研究中发现,一只雌鼠长到30天时就已成熟,可以交配了。如果碰到一只“单身”雄鼠并嗅到对方的尿味,她那繁殖的本能就会被激发。经过24小时的接触,她就可以与邂逅的这个“光棍”鼠“成亲”了,如果对方不领情一走了之,那么她也随时可以和碰到的另一只雄鼠交配。让他惊奇的是,洞房花烛后的田鼠会像人一样确定关系,生儿育女,一起过小日子。
 
  当盖兹发现田鼠的家庭生活如此有趣,他决定将它们带回实验室进行研究。但他是个野外生物学家,并不擅长实验室工作。所以他邀请神经学家、同事苏-卡特与自己合作。卡特一直在研究性荷尔蒙对动物行为的影响,对田鼠一夫一妻制的研究与她原来的课题关系密切,而且田鼠个子小,很适合做实验,于是卡特就一口应承了下来。
 
  爱情荷尔蒙之一: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
 
  注射了此类荷尔蒙的田鼠对“伴侣”忠心耿耿,并且更喜欢拥抱、亲吻等身体接触。
 
  在此之前,有关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的研究和论述已经很多。这种荷尔蒙存在于哺乳动物的脑部,是某些物种雌雄相爱、母子相亲的主要动力之一。盖兹和卡特想知道的是,是不是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促使田鼠选择了一夫一妻制?
 
  确实,当卡特给一些雌鼠注射此类荷尔蒙时,她们择偶不再象以前那么挑剔,但一旦确定关系,就对“丈夫”忠心耿耿,甚至有点“粘人”。而注射了这种荷尔蒙的田鼠也比那些未注射过的更喜欢亲吻、拥抱等身体接触,并且对其他田鼠视而不见,故意回避,颇有点“我的眼中只有你”的味道。更有趣的是,当卡特给这些雌鼠注射了减少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的药物时,她们立即抛弃了曾经深爱过的伴侣。
 
  而在对人类的研究中,学者们发现,除了哺乳中的妇女会分泌此种荷尔蒙,交合中的男女此种荷尔蒙水平也会升高。事实上,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水平越高,双方的感觉也就越兴奋。
 
  后叶加压素
 
  后叶加压素使田鼠对伴侣独占欲更强,甚至变成一个“醋缸”。
 
  但在田鼠的交配行为中,除了爱情,也隐含着战争。在交配之后,雄鼠身上立即产生了另外一种生物激素,它使得雄鼠由一个情意绵绵的情人转为武装到牙齿的斗士。他会拼命看住自己的雌鼠,以免别的追求者把她抢了去,而这个追求者往往就“鼠视耽耽”地坐在他们的家门口,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卡特曾在田鼠交配后给雄鼠注射抑制后叶加压素的药物,很快雄鼠的焦躁不安就消失了,不过微量的后叶加压素可以促进雄鼠更加积极地保护他们的伴侣。因此,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只是田鼠情感戏导演之一,还有一个叫后叶加压素。雌雄鼠脑部都有这种化学物质,不过雄鼠脑中含量更高。
 
  人类脑部也存在后叶加压素。科学家还没有确认后叶加压素到底对人产生何种作用,他们猜测是和田鼠差不多:它们分泌于交配过程中,并有助于加深两性之间的亲密程度,不过后叶加压素的作用可以使一个男人变成“醋缸”。卡特总结说:“人类和动物(特别是单配偶的)的感情方面的生物化学过程很可能是一样的,因为这是最基本的功能,它们极可能是促使两性结合的关键因素。”
 
  为何背叛
 
  一半雄鼠是从不与雌鼠固定关系,虽然大多数雌鼠都愿意与伴侣在一起,但如果有机会,也会发生“一夜情”甚至抛弃“丈夫”。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有了另一个惊人发现,即田鼠的一夫一妻制也十分“社会化”,这意思是说,虽然田鼠倾向于和一个固定的伴侣建巢交配生育,但当第三只田鼠“插足”时,某些田鼠就很容易“变心”。
 
  在野生世界里,一半的雄性田鼠都是流浪者,从来不与另一半定居下来。洛厄尔·盖兹称他们为“马不停蹄的推销员”,总是希望“勾搭”上其他的雌性田鼠。但是大多数的雌性田鼠都只愿意与自己的另一半在一起。但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们也会发生“一夜情”。孟斐斯大学的生物学家杰里·沃尔弗说,雌性田鼠有时会“抛弃”她们的另一半。
 
  杰里为此做了一个实验。他把三只雄性田鼠放在三间独立但相连的小室里,然后给予一只雌性田鼠自由选择的权利。杰里发现,在与其中一只雄鼠交配并怀孕后,三分之一的雌鼠会卷起铺盖跑去与另一只雄鼠在一起,三分之一会继续与“原配”在一起,但同时又跟另外的两只在一起,所以只有三分之一雌鼠是“贞鼠”。
 
  本来,田鼠是否感情专一没有道德上或宗教上的意义,田鼠就是田鼠,不管怎样那都是它们的天性。不过,它们这方面和人类如此相似,所以还是激起了研究者强烈的兴趣。华盛顿大学社会学家佩珀-史华兹说:“我们不是田鼠,不应该将鬼混视为人生至乐。”但是研究结果却表明,至少三分之一的已婚者都有出轨行为。
 
  感受体惹祸
 
  有的动物(包括人)如此爱出轨,是因为他们不分泌后叶加压素和脑垂体后叶荷尔蒙这两种“爱情激素”吗?科学家们发现这不是事实。并非只是一往情深的动物才分泌有助于增加感情的后叶加压素和脑垂体后叶荷尔蒙,那些花心的动物和人类也会分泌这些物质。那么到底为什么有的动物会很忠诚,有的却是负心汉呢?
 
  神经学家托马斯·伊塞勒研究了田鼠和山鼠的后叶加压素的感受体,发现它们分布在不同的部位。田鼠的荷尔蒙感受体分布在脑细胞愉悦区(brains'pleasure centers);山鼠的荷尔蒙感受体则分布在脑部其他区域。换句话说,雄性田鼠在交配后仍能维持忠于原先的配偶是因为它们感觉非常快乐,而荷尔蒙感受体数量的多少,也可以决定交配后两只田鼠仍然在一起还是分离。但对于山鼠而言,交配是一件非常无趣但是又必须去做的事情,交配并不比挠痒能让它们感到更愉快。
 
  某些表观遗传学变化与草原田鼠社交配对的形成有关,同时也暗示了其他动物种类的其他类型社交行为可能也受到类似变化的影响。
 
  “友谊的爱”和“浪漫的爱”
 
  “友谊的爱”平和、舒适,比较像田鼠在后叶加压素和脑垂体后叶荷尔蒙的作用下对配偶的感情;而“浪漫的爱”是人类独有的令人疯狂的激情。
 
  当然,人类的感情并不仅仅是后叶加压素和脑垂体后叶荷尔蒙作用的结果,也要比田鼠或山鼠复杂。人类的感情各式各样,“友谊的爱”是平静、安全、舒适和感情的揉和,科学家说,这种爱比较像田鼠在后叶加压素和脑垂体后叶荷尔蒙的作用下对配偶的感情;而“浪漫的爱”与“友谊的爱”则完全不同,是这种令人着迷的疯狂的激情使人们感觉“正幸福地沉浸在爱河中”。
 
  伦敦大学的科学家们在安德利亚·巴特斯的带领下,正在研究恋爱中的大学生的脑状态。他们挑选了17名正在恋爱的年轻人,将他们与核磁共振成像机器相连。核磁共振成像机器显示,当这些年轻人遵嘱在脑中描绘自己的爱人的形象时,他们脑细胞的愉悦区血流明显加速,这一区域在人们着迷于某种兴趣或交合时也会活跃起来。
 
  让研究者们感到吃惊的是,在愉悦区神经活跃的同时,却有两个部分的脑神经被压抑着——扁桃腺和右前额叶的脑皮层。扁桃腺与消极的情绪如害怕和生气相关,右前额叶的脑皮层在人们感到沮丧时特别活跃。看来,相爱的人积极的情绪一定超过了消极情绪。这可以作为“为什么恋爱中的人是盲目的,对方的缺点都变成了优点”的解释吗?巴特斯谨慎地说:“也许吧,但我们还没证实这一点。”
 
  当“浪漫的爱”逐渐淡去
 
  多亏后叶加压素和脑垂体后叶荷尔蒙不断在情人们的脑袋里转来转去,浪漫的爱情最终才转变成基于责任的感情,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夫妻能够共同生活多年的原因。
 
  此外,浪漫的爱情会激活大脑中某些与“上瘾”相关的区域的现象,引起了托斯卡纳比萨大学玛拉兹蒂的兴趣。这是否与强迫性妄想失调症OCD有关联?玛拉兹蒂感到有点迷惑。曾经坠入爱河的人都明白爱的感觉有多强烈。你的脑袋里除了情人,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了。患有OCD的人脑部血液里的复合胺常处于低水平。那么沉溺于爱河的人呢?他们脑部血液里的复合胺也处于低水平吗?答案是肯定的。玛拉兹蒂和她的同事做了一个试验,他们对20名热恋中的学生和20名患有OCD的人进行测试,结果发现两个小组的人脑细胞血液中复合胺的含量都低于一般水平。
 
  转为平淡
 
  当初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快乐感觉慢慢消失后,事情会变得怎样呢?玛拉兹蒂又对数对已经谈了12到18个月恋爱的情人进行测试,结果发现他们的复合胺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就此走到尽头,但这却为恋人之间关系的变化提供了一种生物学上的解释。很多例子表明,浪漫的爱情最终都会转变成基于责任的感情,这还得多亏后叶加压素和脑垂体后叶荷尔蒙不断在情人们的脑袋里转来转去。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夫妻能够共同生活多年的原因。但是,因为这一连接和浪漫爱情的生化过程是不一样的,有些人的“婚姻荷尔蒙”并不能压制他对另一种东西的渴望,人类学家艾伦·弗舍尔说:“问题是,它们不是永远都连接得那么好。”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