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后悔

发布日期:21-08-04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后悔

  他们两家是通家世好,他上幼儿园的时候,父母工作很忙,常常抽不出时间接他,她的母亲就总是把他带回家,让他跟自己的女儿玩。
 
  慢慢长大,他成了英俊的小伙,她也是秀丽的姑娘,两人一直都很要好。高中毕业,他考入军校,她当了一名幼儿教师,他军校毕业后,两人就结了婚。
 
  从有记忆开始,他的生命里就有她,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其他的选择,因而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问一问她到底爱不爱自己,可是她想了。他一直记得,那个黄昏有金色的晚霞,通信员大声喊他的名字。说有她的信,他兴冲冲地接过来,只看了一遍,霎时间,天地无光,世界纷纷破碎。
 
  她在信里恳切地说:希望他能回去,大家可以好好地谈一谈。他的确回去了,却谁也没想到,他把那封信当做证据,交到了法院,告她破坏军婚。
 
  不仅是她的父母,甚至他的母亲也哭着求他:“你不看你跟她夫妻一场,也要看你岳母当年待你多好,也要看我们两家的交情——你这样,叫我们以后怎么见人。”他只是默默地抽烟,一句话也不说,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他写满仇恨的眼睛,冷冷的,不看任何人,铁器一样的锐利。
 
  法官曾给她一次机会,问她:是否愿意改悔,接着跟他好好地过日子?那一瞬间,他的手忽然抖了一下,指间的烟整个地掉在地上,他所有的呼吸都屏住了。他盯着她,狠狠地。她没有抬头,长发遮住她半个脸,她的声音很小,可是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不。他狠命地抓住座位的栏杆。
 
  他一直等到亲眼看到她和她的情人被戴上手铐送进了囚车才离去。不久他又结婚了,娶的是驻地附近的女子,婚后夫妻恩爱,因为妻子是少数民族,他生了一儿一女。
 
  只是孩子多,妻子文化又低,收入有限,生活的压力煎熬着他,他变得沉默了。没事的时候,就站在窗边抽烟,用力地咬着烟嘴,一张脸,冷冷的没有表情,有时,用力过猛,连香烟都被他咬断。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头顶的头发已渐渐稀疏,转业在即。按照规定,他应该被妻子所在的城市接收,但是那里条件甚差,光为了一儿一女的前途打算,也应该转业到内地的大城市来。为此,他回家跑了很多次,找了很多单位,然而都没有结果——这所城市没有接纳他的理由。
 
  父母都老了,不能帮他什么忙,他也不习惯于倾诉,只是习惯地伸手去摸烟,却又停住——妹妹对他说过,不要让她的孩子被动吸烟。他在父母与妹妹一家合住的狭小房间里,大步地来回,仿佛沉默而疲倦的困兽。
 
  一次,他又提了礼品去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家,女人开门后轻轻“咦”了一声,“是你?”他茫然地看着面前美丽丰腴的贵妇人,那女人低声说:“是我啊。”他忽然认出了她,蓦地僵住,猛地转身就走。
 
  他当天晚上就乘火车回了驻地,妻子问他情况,他难得地发了火。那夜,他终于将手绕过妻子因啜泣而颤抖的肩,轻轻地环抱,说:要不就在附近转业吧,多少人还不都这样过了。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妹妹给他打电话:事情成了。他不相信地握着话筒,一连串地问:真的?是真的?
 
  在家宴上,他偶然提起,想好好谢谢那个帮了他如此大忙的人,欢庆的气氛忽然沉静下来。他的眼睛从家人躲闪的脸上一个一个掠过,终于吐出两个字:“是她?”
 
  毕竟过去了那么多年。似乎不再有必要避讳,家人就陆陆续续地告诉他:她和那个男人结婚了,现在境况很好,而且对他们家也始终不计前嫌。这次知道了他的事,就托了自己的丈夫……
 
  他不说话,多年军旅生涯使他比同龄人更黑、更坚硬、更沧桑的脸没有表情,停一停,若无其事地提个话头,话题就转了。
 
  家宴一散,兄弟姐妹各自回家,他独独坚持要送一直和她是好友的小妹,两人的脚步声把一巷的夜敲得惊惶不定,他突然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说,她负了你。
 
  她,恨我吗?
 
  不,她从来没有说过……
 
  那么……那个男人,她真的爱他?
 
  小妹点点头。他紧紧地咬着牙,良久,仿佛是在对黑夜自言自语:“如果是现在,我不会那样做。”断断续续地,“我也会努力让她来爱我,可是……”
 
  他终于用这句话,说出了自己心里二十年的悔意,可是……太晚了。
 
  她已经不再记得他仇恨的眼神,他却会终生记得她被推上囚车的样子,一身黑衣,新剪的荒芜的短发,柔弱、苍白而美丽。他用自己的不宽恕给了她两年的牢狱生活,却没有想到,那一天,也就是他终身囚禁的开始。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