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逃脱,上司的暧昧

发布日期:21-08-09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逃脱,上司的暧昧

  “小雨,你战胜了我,也超越了我。希望你一如既往地尊重我。以前,我是喜欢你,超越年龄的喜欢,是爱一个人才有的那种美好的心动。现在,我是喜欢并尊重你。愿你快乐。”当我读到上司H(化名)留给我的一封信上的这句话时,我知道自己的“抗拒”达到了效果,但对于如此办公室恋情,我心里仍存有困惑和茫然……
 
  他的手从我的肩膀滑到腰部
 
  H拥有良好的口碑,大家都说他是个好领导,有工作能力,没有当官的架子。有一次,单位组织活动,我和H接触频繁,他做事干脆、富有魄力,交待给我的任务,我积极完成,配合默契。活动结束,H在大会上对我提出表扬。那时候,我工作未满两年,能赢得主要领导的欣赏,的确令人振奋。
 
  某日下午,我送材料到H的办公室,他好像喝多了,脸色不对,懒洋洋地靠在座椅上,盯着我看:“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领导,我敲门了。”我的脸发烫,明明敲门了,听到“请进”二字才进来的呀,怎么回事?H“哦”了一声,接过材料,“你坐那等我看完。”我规规矩矩地坐在离办公桌约两米远的一张长沙发上。领导翻开材料,一丝不苟,他貌似恢复了清醒。
 
  漫长的几分钟,我的目光不知道该落在哪里。“很好!”H用赞赏的口吻说,“你做事,我放心。”我欣喜地站起身,H也站了起来,他走近我,说着关心下属的话,我心潮澎湃。走到门口,就在我伸手准备拉门的瞬间,H的手从我的肩膀上慢慢地下滑,直到滑到腰部,动作流畅而短暂,像是无意,又注定不可能是无意之举。门开了,H说:“好好干。”我低着头,想夺路而逃,又不敢表现得过于明显。
 
  他竟喊我到酒店汇报工作
 
  H的手势,是不是一种暗示?如何应对?这一夜,我失眠了。青涩的我,还不到30岁。总觉得潜规则之类的事离我很远。我很尊重H,尊重到敬仰的地步。他对我颇为器重,给我调整了岗位,给予我一定的权力。在相关会议上对我赞不绝口。越是如此,我越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十分担心会出差错。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之外,我更为惶恐的是,如何回报领导的赏识?思来想去,唯有加倍努力工作,跑上跑下,忙得不亦乐乎,表面上装着很充实。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我逐渐淡忘H摸我腰的细节,或许我多想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领导仅仅是在无意中碰了我一下罢了。2010年11月,一天,H要求我到某酒店参加一个会议。散会前几分钟,他发来短信:“我在××楼×××房间,一会带上会议记录过来。”刹那间,我像是从深度睡眠中醒来,几乎尘封的“摸腰”事件再次浮现在眼前。
 
  酒店,房间,领导的蓄意安排?会场上的人陆续散去,散会了,我也得走了。我来到酒店大厅,在角落的位置徘徊,时间有限,必须要争分夺秒理清思路:一、如果H想潜规则我,我踏入房间后最终无力反抗,怎么办?二、假如他得逞,我的生活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三、我撕破脸皮拒绝H,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报复我?四、也许H根本没有这个想法,他在房间纯粹是单纯地等我去汇报会议情况。
 
  我设计才从他的怀抱中脱身
 
  H的声音从电话中幽幽地传来:“散会了吧?我在房间里等你。”我不得不迅速调整好状态,在×××号房间门口深呼吸几次,按门铃,骑虎难下的窘迫,门还没开,我的脸已经燥热。H请我入座,他也坐了下来,我们中间隔着茶几。我开始汇报下午参加的会议内容,H慢悠悠地翻看材料,不做任何评说。
 
  房间很宽敞,铺着白色床单的床铺很大,横着睡在上面都行。浅黄色的窗帘挡着了窗外淡淡的阳光。偶尔,有汽车的喧闹声传入耳朵。电视机被调成静音,屏幕上人头攒动,却无法出声。我一边说话一边蜻蜓点水地扫视房间,H放下材料,点燃一支香烟,平静地等我说完。
 
  我说完了,甚至重复讲了些废话,为的是拖延时间,尽管这未必明智。H想说话,或者说他在寻找切入点以方便打开下面的局面。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妈妈在电话里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开会呢,先不说了,不太方便。”H给我倒了一杯水,我象征性地端起水杯,嘴唇没有碰到水杯又给放了下来。H说:“我可以告诉你,以你目前的状态,好好努力,不出三年,肯定会出成绩。”
 
  “谢谢领导。”我诧异的是,H毫不含蓄地表达了他的意图,他拉过我的手说:“对你,我是真心实意的欣赏,你是聪明人,不难发现我是很挑剔的,也是个完美主义者。”H松开我的手,脱下外套,他说:“这段时间太累了,找你聊聊天,放松放松。”我第一次注意到H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火团,看我的目光和平时截然不同,包含深情、迷离、欲望,颠覆了一个40来岁的男人往日具备的温文尔雅的形象。他紧紧攥住我的手说:“你为我分担不少工作,辛苦了。”
 
  我假装天真地说:“谢谢领导栽培。”妈妈第二次打来电话:“为什么要我五分钟给你打一次电话?”我说:“刚刚散会,领导找我有事,暂时不能回去。”妈妈说:“什么不能回去?我没有叫你回来呀!”我挂了电话。H问我:“怎么啦?”我说:“没有什么,我妈妈说孩子生病了,应该没事的。”
 
  房间里静得可怕。H使劲拉了我一把,我不得已,坐在了他的腿上。H说:“让我抱抱你。”他抱着我,夸我漂亮,有灵气。我的身体一阵阵地颤抖。H说:“不要怕,没有谁会伤害到你。”妈妈的电话及时来到,我微微挣扎,逃出H的怀抱,站在窗口。妈妈说:“五分钟了,你莫名其妙干什么呀,让我打电话?”“怎么非要我回家?你不能带孩子去医院吗?”我一副不耐烦的口气……
 
  H看着我说:“没事吧?”我说:“没事没事。”他又一次抱住我,关键时分,电话响起。“你还是回去吧,孩子要紧,我们下次再约。”H大度地松开怀抱,对我摆了摆手势。
 
  他孱弱的一面使我茫然
 
  过了几天,H特意问我孩子怎么样了?我支支吾吾。答案显而易见,我结婚才一年,还没打算要孩子。H点点头,再摇摇头,笑了笑。所幸的是,他没有在日后的工作中刁难我。我工作敬业,勤奋而踏实。2012年6月,H单独约我出来喝咖啡,我赶到中山北路某咖啡馆的包间,H坐在那里等我,桌面上放着哈根达斯,他说:“给你买的,你比约定时间迟了5分钟。”我说:“对不起。”H说:“没关系。”我们随便聊着,H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说重点,东拉西扯说的尽是些家长里短。
 
  我感觉出H的语调中含着苍凉、无奈、无助,超出我的想象,他孱弱的一面使我茫然。从咖啡馆出来,H坦荡地和我顺着中山北路走了一段,我们在一个十字路口挥手分开。7月,H调离岗位,值得祝福,他升职了。临行前两天,我去他办公室开会,我最后一个离开,他给了我一封信。独自冷静许久,我悄悄拆开信封,一张信纸上铺满了字迹工整的汉字:“小雨,你战胜了我,也超越了我。希望你一如既往地尊重我。以前,我是喜欢你,超越年龄的喜欢,是爱一个人才有的那种美好的心动。现在,我是喜欢并尊重你。愿你快乐。”



上一篇:失亲记

下一篇:替身

文章标题:逃脱,上司的暧昧

文章地址:http://www.gzdongai.com/qinggangushi/3566.html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