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老爹老妈相亲记

发布日期:21-08-13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老爹老妈相亲记

  九点晚饭后,苏蕊的QQ上,董俐俐的美女头像亮了,两人聊天已有一段时间了,苏蕊说:“好烦,我爸又逼我去相亲,那男人头顶像‘地中海’,难道把我当次货贱卖了不成?”
 
  “唉,我也一样,我妈今天又啰嗦得我头发晕,她就像得了中老年孤独综合症。”
 
  两个“剩女”惺惺相惜聊了很久。苏蕊三十三岁,报刊美术编辑,董俐俐三十一岁,初中教师,两女子才貌俱佳、品行端正,只因大龄未婚成为“异类公害”。
 
  苏蕊正和董俐俐相互安慰倾述,母亲唠叨上了:“光知道上网,你再不结婚可怎么办好?莫等到我这个年纪,连个照顾送终的人都没有。”
 
  苏蕊挺心酸,对她这种自立能干的女性,并不指望找个男人来依靠,怕只怕老了会孤单无依。
 
  人民公园里,有一处地乌泱乌泱的人特多。
 
  不知是谁带的头,把未婚的孩子照片、简介贴到这里征婚,很快被效仿,本该贴新闻报纸的长廊变成了征婚广告廊,一直延伸到长廊外的白墙,花花绿绿几百号人挤在这里,奇怪的是光顾这里的没有年轻人,全部是剩男剩女的父母。
 
  这征婚廊,比菜市场还热闹,家长们销“货”看“货”、讨价还价,都巴望自己的孩子“能卖个好价钱”赶紧结婚。
 
  苏蕊妈妈是第一次来这里,她被眼前的盛况吓呆了,要不是女儿那句“有本事你把我当商品一样贴到人民公园去卖啊,那里都是紧俏货”,向来自闭的她还真想不到有这么个好地方,这可比尽是陷阱圈套又要收费的婚介所强多了,又省了厚着脸皮求三姑四姨找些垃圾男来让女儿数落。在这里,先和孩子家长亲自见面,知根知底了解全面多好。
 
  有不少家长在散发传单,苏妈妈搜罗了几张男性的,寻思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花点钱给女儿制作征婚传单,与时俱进嘛。
 
  “你儿子跟我女儿同年同月同日生嘛,嘿,长得还不错呢。”苏妈妈眼睛一亮,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发传单的老头也跟着兴奋起来:“是吗是吗?有你女儿的照片吗?”
 
  苏妈妈初来乍到,没想到要带女儿的玉照,但她不肯错过此次机会,拉过老头一边详细了解。老头拐几个弯把她引到池塘边:“这里清静,仔细说说你家女儿的情况。”看来老头是这里的资深婚探了。
 
  老头姓王,他对苏蕊的情况甚是满意,他唾沫横飞地介绍完自己儿子,又摸出另一张传单:“有机会帮我女儿也找一个,你家就一个,我可是一儿一女都不让人省心啊。”
 
  苏妈妈直聊到天快黑才回家,乐得手舞足蹈地向女儿报喜:“今天我去公园相亲,你猜怎么着?发现一个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小伙子,叫王健,人家是记者呢,长得也不错,你看你看。”
 
  看到母亲拿来的传单,那照片虽然是黑白的,也能看出其清秀的五官,苏蕊心不由一动。
 
  剩男在年纪上比剩女要宽裕得多,想着儿子与自己女儿同岁的王老汉都这么努力,苏妈妈决定从今后一天往人民公园跑三趟,反正退休在家也闲来无事,在那里没准真能解决女儿的终身大事。
 
  第三天,苏妈妈就要求苏蕊参加王家的相亲宴,苏蕊无精打采地说:“同年同月同日生有什么了不起,医院同一天出生的婴儿多着呢,难道都要成夫妻?我这星期要排画稿,没时间。”
 
  苏妈妈不依,苦口婆心几乎要把泪念出来,苏蕊只好同意见上一面。可是等到相亲那天,苏蕊手机关机临阵脱逃了,等她披着星星悄悄回到家,发现家里坐着一个陌生人——王老汉。
 
  无独有偶,王老汉的儿子也临阵脱逃了,找儿媳心切的王老汉索性跑到苏家亲自观看。王老汉上下打量苏蕊,眼里说不出的喜欢,看得苏蕊直发毛,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自己没结婚没感觉有什么不好,他们至于着急成这样吗?
 
  王老汉走后,苏妈妈唠里唠叨吵得苏蕊耳朵要起茧子,她用被子捂住头,说:“想必那个叫王健的记者也没看上我,不然他怎么会不来相亲?”
 
  苏妈妈一拍床板:“你都32了,能遇到个未婚又优秀的小伙子不容易,你得主动了,好男人少一个是一个,32岁的男人正当年,多少年轻姑娘要跟你抢。”
 
  苏蕊不屑地扭过头,心里却忍不住七上八下起来,说真的,她对王健一开始就挺好奇的,一直忍着不见,是因为有其他原因。
 
  等母亲睡去,苏蕊打开电脑,董俐俐给她发了一大段留言:询问相亲结果,感叹自己大龄未婚的苦恼。董俐俐比她小两岁都这么般感伤剩女命运,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呢?
 
  虽然苏妈妈和王老头极力撮合一对不省心的儿女,可是儿女却一点也不上心,他们剃头挑子一头热,慢慢地只好放弃。苏妈妈认准人民公园“相亲市场”是个能找到宝的好地方,她每天没事就往那里转悠。而王老汉则继续散发儿子的传单,两人碰面只能唉声叹气,不明白孩子们到底要找什么样的,父母操碎了心,他们却无动于衷。
 
  这天,苏妈妈又从“相亲市场”觅得一佳男,年纪家世相貌无一不好,苏妈妈把他的传单拿来给女儿瞧:“研究生,35岁,房车齐备,人家父母说了,只要儿媳妇上门,立刻全额付款买别墅,这样的你还有什么可挑的?”
 
  对方除了头有点秃,还真是无可挑剔,苏蕊想了想说:“既然这么优秀,犯得着贴广告相亲吗?莫不是有自闭、暴躁、功能障碍的毛病吧?买得起别墅找20岁小姑娘去啊。”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好,苏妈妈也起疑,她悄悄一打听:果然这金龟男自小患有抑郁症,35岁了未婚,甚至连女朋友都没谈过。
 
  苏妈妈丧气不已,热情锐减,自此懒得往“相亲市场”跑,恢复了从前深居简出的日子,她放话出去:“女儿的事再也不管了。”
 
  看母亲伤心,苏蕊若有所思:“其实嘛,那个王健还是可以,只是当时要相亲时我没心情。”
 
  苏妈妈表面上嗔怪不动声色,背过身却电联王老汉,询问找到合适的没有,王老汉那边感叹:“我那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相来的姑娘,他哪个也不中意,要不再找个机会,让两个孩子见见?”
 
  这一回,苏蕊爽快地答应了相亲,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电影票:“别那么老土,吃饭吃饭还是吃饭,我们4个一起去看电影《喜盈门》。”看女儿终于答应,苏妈妈松了口气,其实从一开始她就中意王家的孩子,同年同月同日生,多好的缘分,尤其王家的家长也不错,由于操心儿女的婚事,一来二去,她和王老汉建立了友谊。
 
  这次百分百稳打的相亲,最终还是叫王健和苏蕊以“工作忙”为由放了鸽子,他们放鸽子还是在电影开场二老已经到场的时间,两个老人唉声叹气,主角没上场,只剩配角媒人了。
 
  这家影院在清淡期上演老旧片《喜盈门》,门票便宜,可现在年轻人谁还看这种片子?影院里空空荡荡,零零散散坐着几对黄昏恋的老人,他们边看边说说笑笑,看得苏妈妈和王老汉挺不自在。
 
  《喜盈门》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片子,那时苏妈妈和王老汉正值青春年华,现在再重温这部片子,又追忆起年轻时光,真是如梦如幻、感慨良多。
 
  一个月后,苏蕊向董俐俐报喜:“有喜盈门有喜盈门,我妈找老伴了,老伴就是你父亲。”
 
  董俐俐在那边也喜不自胜:“看来我们的苦心没有白费,终于成全了一对孤独的老人。”
 
  其实苏蕊和董俐俐从剩女愁嫁聊起自己的家事,她们非常关心双方孤独的老人,尤其是苏蕊,自从父亲去世后,自己忙于工作不能时常照顾母亲,母亲身体和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年轻人得结婚要人陪,老年人也一样啊。
 
  谁说只有老人操心孩子的婚事呢?儿女们也一样操心父母的婚事啊!
 
  正巧董俐俐的父亲王老汉也孤独一人,两个就合谋撮合二老。直接拉他们去相亲,他们肯定不同意,只好动用老人最关心的儿女婚事来做诱饵,所以苏蕊拐弯抹角授意母亲去人民公园“相亲市场”,与经常在那蹲点的王老汉相识,并频频制造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为什么董俐俐不姓王呢?因为父母离婚后,她随母亲姓了。
 
  苏蕊希望能和未来的“妹妹”见上一面,董俐俐欣然应允,苏蕊刚想要电话号码,对方已经快速下线了。
 
  三天后,在约定的人民公园附近,苏蕊等待热聊的剩女同盟董俐俐,左等右等也没见到她,她早看过董俐俐的照片,是认得她的,她为什么会失约呢?
 
  “苏蕊小姐,你好,我是王健,俐俐的哥哥。”一个潇洒高大的男人绕到苏蕊身后,笑吟吟地说。
 
  苏蕊回头一看,脸不由红了,相亲时没见,现在却以这种身份相见了,看来定是董俐俐在做媒。
 
  苏蕊问俐俐为什么没有来。王健笑道:“她一直在北京深造,压根不认识你,对了告诉你,网上和你聊天的一直是我啊,不过我空间用的是妹妹的照片。”
 
  苏蕊心跳一百八,其实她早就对王健好奇向往了,没想到他一直在网络里陪伴着她,还一起利用自己的婚事撮合着父母。
 
  “你真的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吗?”苏蕊强忍激动问。
 
  “当然,不然你母亲怎么一眼相中我爸爸呢?”王健调皮地眨眨眼。
 
  苏蕊的脑子飞上了天空:妈妈和王健父亲要是结婚了的话,我和王健算不算兄妹姐弟?我们能不能亲上加亲?又没有血缘关系,应该没问题吧,能成为一家没准还是美谈呢。
 
  苏蕊抬头看到王健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兴奋得心里开了花:看来有戏,自己、老妈的婚事一起就此解决,自己的剩女生涯即将画上句号啦。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