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世上最好吃的菜

发布日期:21-08-13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世上最好吃的菜

  海华虽说年轻,却已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厨,那手艺自然是没得说。这天他正干得欢,忽然接到电话:母亲病危!
 
  海华一听犹如千里江心断帆,万丈崖边失足,自从进城以来他一直有个梦想,就是等有钱了,有房了,把妈妈接过来享几天福,让她尝尝自个的手艺,没想到……
 
  海华立即往回赶,一进家门惊见妈妈气若游丝地躺在床上,床边围着姐姐、哥哥,个个暗自垂泪不已。原来妈妈得的是亚急性重型肝炎,再加之年老体衰和其他病症,医生说撑不了几天了,可一直处于肝昏迷状态的妈妈就是不肯闭眼。她是要看最疼爱的小儿子最后一眼吗?
 
  海华忍不住失声痛哭,这时姐姐忽然叫道:“妈睁眼了,睁眼了!”
 
  海华止住哭声一看,妈妈果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忙上前低声说道:“妈,妈,我回来了!”
 
  妈妈缓缓转动眼珠,看了看海华姐弟三人,可是,眼里并没有现出异样的神情来。哥哥说:“妈已认不出我们了,可妈为什么就是不肯闭眼呢?”按农村的说法,处于弥留之际的人早走早解脱,迟走多受罪。
 
  姐姐好像想起了什么,俯身上前哀声说道:“妈,您是不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您说啊,我们一定会满足您的。”
 
  也不知道妈妈是否听懂了,反正妈妈的嘴巴张开了,像有话要说,姐弟三人忙一齐把耳朵贴过去,只听得妈妈气息微弱地说道:“我想吃……吃一顿好吃的……”
 
  姐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说:“妈这辈子太苦了,从没吃过好东西……”
 
  姐弟三人随后含泪商量起来,最后一致决定:无论多贵的菜,买来就是,由海华负责做。
 
  海华赶紧去菜市场买来价钱不菲的海鲜,施展出十八般武艺精心烹制起来,作为一个大厨,他敢说这次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没多久,一锅海鲜汤出炉,一时间屋里全是那浓得化不开的异香。可是,当姐姐把浓汤小心翼翼地端到妈妈的嘴边时,妈妈连闻都不闻一下就把头扭开了。
 
  三姐弟顿时发愁了,这么好喝的汤还不是妈妈说的好吃的,那又会是什么呢?
 
  这时姐姐十分笃定地开了口:“我明白了,对妈来说,并不是最昂贵的东西最好吃,而是她最喜欢的东西才最好吃。妈这辈子最爱吃鱼,走,咱们买鱼去!”
 
  于是海华和姐姐又来到菜市场,转来转去,只有鳜鱼最鲜美,而且这么贵的鱼妈妈还没吃过呢!
 
  海华果然好手艺,很快就做出一锅乳白色像牛奶似的鳜鱼汤来。当姐姐战战兢兢地用小勺子舀起鱼汤送到妈妈的嘴边时,妈妈果然张开嘴喝了起来。姐弟三人正高兴,谁知妈妈只喝了两口就又扭开了头,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话:“不是这个。”
 
  妈妈的话让姐弟三人犹如万箭穿心,只好继续小声商量该煮什么菜。这时哥哥沉吟着开了口:“刚才大姐说妈最喜欢的东西才是最好吃的,这话有道理。我想,海鲜和鳜鱼并不是妈最喜欢的,因为这些东西妈没吃过啊,所以她并不认为这是最好吃的。还记得妈以前最爱吃什么吗?她爱吃咸菜、萝卜和我们吃剩下的肥肉……”
 
  海华低声说:“还有鱼头、鱼尾……”
 
  姐姐说:“剩饭、剩粥、山芋……妈这辈子就吃这些了……”
 
  哥哥和海华一起说:“可总不能烧这些东西给妈吃吧……”
 
  这时忽然响起一个微弱的声音,是妈妈在说话,姐弟三人突然安静下来。妈妈像是自言自语,更像是梦呓:“我啊,以前吃过一顿最好吃的菜,那菜真香啊,我这辈子都记得。唉,真想吃第二顿啊,可我的海华太忙了,他没空烧给我吃啊,我不怪他……”妈妈又沉沉睡去了。
 
  屋里一时静得连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姐姐和哥哥一起朝海华看去,海华惊得差点跳起来,连声说:“我烧的菜?我什么时候烧过菜给妈吃?我真想不起来了啊!”
 
  姐姐和哥哥也是一头的雾水:“妈这是记错了吧?海华一毕业就外出打工学手艺,他什么时候烧菜给妈吃过啊?”
 
  再看海华,双手揪着头发死命地扯,嘴里翻来覆去的就一句话:“我烧的菜?我烧的菜……”
 
  想了好久好久,他一直这么跟自己较劲,姐姐和哥哥实在不忍心了,说:“小弟,肯定是妈记错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海华的表情突然像触电一样,大叫起来:“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天啊……”他再次冲进厨房,不过这回跌跌撞撞的,头咚的一下重重地撞上了墙,可海华丝毫感觉也没有,吓得姐姐哥哥连忙跟过去。
 
  海华整个人都变了,脸色像白纸一样白,浑身直打战,眼神直勾勾的吓死人,只见他抖着手取出一块肉放在砧板上,再拿过刀来。姐姐和哥哥一看,原来海华要切肉丝。再一看,这是酒店大厨的手艺吗?
 
  只见海华像个生平第一次烧饭的大男人一样,动作生硬笨拙,一刀一刀慢吞吞的,那切出来的肉丝有长有短,粗得吓人,甚至有指头粗。哥哥刚要开口提醒,被姐姐一把拉住了,姐姐对他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把肉丝切完了,海华又拿出青椒来,洗净了继续切,那切出来的青椒依旧不成样子,哪像青椒丝,都有两指宽了。
 
  然后海华开始在灶头上做这道菜:青椒炒肉丝。一会儿的工夫菜就做好了,火却烧过了头,以至于肉丝都半糊了,青椒却是生的,这还不算,除了油,海华什么佐料也没放——不,盐倒是放了,不过只放了一丁点儿。在整个烧菜过程中,海华的眼泪一直没停,都滴到了菜里。
 
  这还能吃吗?海华这是要干什么?
 
  再看海华,双手像捧着宝贝似的捧起这碟菜,当他来到妈妈的床头,妈妈的眼睛忽然睁开了,睁得老大老大!
 
  海华的手哆嗦得不成样子,好不容易搛了点菜递到妈妈的嘴里,姐姐、哥哥屏住呼吸看,然后他们看到妈妈吃力地大口嚼起来,吃得那个香啊,脸上全是满足的表情。
 
  海华又搛,妈妈又吃……然后,妈妈不吃了,她舒了口气,笑着闭上了眼睛,眼角亮晶晶的泪水溢了出来……海华手中的碟子掉在了地上……
 
  海华静静地说:“那时我还没学厨艺,在老远老远的一座城市打工,妈想我了,有一天竟一个人坐火车转汽车去找我。我寻思啊,妈节俭惯了,她来了肯定舍不得下馆子吃,想来想去我决定自个动手烧一顿饭菜给妈吃。妈一路上肯定饿了,我想让妈一到我这儿就能吃到饭,同时也想让妈放心,她的小儿子会照顾自己了。于是我煮了饭,又买了肉和青椒。可我哪里烧过菜啊,我只能回忆妈以前做菜时的步骤,学着切肉丝,切青椒。当妈赶到时,果真吃到了我炒的热腾腾的菜,就跟刚才我做的一模一样,根本没法吃。我当时那个惭愧啊!谁知妈乐坏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说,这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香最好吃的菜,因为是儿子做给她吃的,是儿子长这么大第一次做给她吃……然后,妈把一碟子青椒炒肉丝全吃了,香喷喷地吃了……”
 
  海华哽咽着继续说:“妈,我现在是酒店大厨了,会做菜了,可是……可是……”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