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藏在鞋子里的爱

发布日期:21-08-13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藏在鞋子里的爱

  林姗最近有些郁闷。她三十多岁的年纪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对眼儿的,家境也还不错的男朋友,谁知道父亲却死活不肯同意他们交往。
 
  林姗是家里的独生女,她出生那年,母亲因为难产去世了,是父亲老林头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她拉扯大的。大学毕业以后,林姗担心父亲年纪大了一个人孤单,就回了老家找了份工作,依旧住在家里。
 
  也不知道是缘分没到,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尽管林姗的追求者不少,可她依旧没能把自己给嫁出去。老林头也急啊,可他也没别的什么法子,只好天天在她耳边念叨,让林姗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趁他身体还不错,还能抱几年孙子。
 
  可现在林姗找到了这样一个男人,老林头却不愿意了。
 
  这男人赵天明,是林姗在跟团外出旅游时认识的,是一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旅游团里不是夫妻就是情侣,只有他们两个人是独自出游,于是在游玩的过程中就接触得多一些,发现两个人很聊得来。旅游结束后,两个人互相留了电话,相约有空的时候出来喝喝茶。这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暗生情愫了。
 
  原本对这样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哪怕年纪大了一点,老林头也是不会拒绝的。可问题就在于,这赵天明离过婚,而且还带着两个10来岁的孩子。这一下他就接受不了了,你说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哪里找不到,非得找个二婚的?
 
  和老林头面红耳赤地争执了几次,林姗还是决定带男朋友赵天明回家吃顿饭。虽说父亲不同意,但丑女婿总得见见老丈人吧?也许见过人之后,父亲会改变主意呢?
 
  这一天下班后,林姗便带着赵天明回了家。只见老林头早早就做好了饭菜,一个人坐在餐桌旁吃着小菜咪着小酒。
 
  “爸,这就是我跟您提过的小赵,今天我带他过来看看您!”林姗一边说,一边给赵天明递眼神儿。心里还得意地想着,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次我就不给你发飙的机会,看你怎么着。
 
  赵天明会意,赶紧赔着笑脸走上前去,说道:“伯父,您好!早就说要来看看您老人家了,一直没这机会。我叫赵天明,自己开了一家贸易公司,您喊我小赵就成!”
 
  “小赵?我喊你老赵还差不多吧?”老林头端起小酒杯,“吱溜”一口干掉,咂吧咂吧嘴,冷笑道,“我今年也才58岁呢,您贵庚啊?”
 
  “我,我……”赵天明一脸尴尬,“46了!”
 
  “哎呦,您还知道啊?我还以为您不知道岁数了呢。”老林头冷哼一声,伸手指了指赵天明,“我就比你大12岁,你就喊我老人家了。那你还比我女儿大了10多岁呢,怎么就想着老牛吃嫩草呢?!”
 
  赵天明平日里也是个大老板,没想到这会儿竟被老林头给堵得瞠目结舌,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爸!您怎么说话呢!”林姗见势不妙,护犊子似的一把将赵天明给揽到了身后,俏脸上满是怒色,“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他知道疼我啊!”
 
  “疼你?他要是会疼人还会离婚?”被林姗这一搅和,老林头更是火冒三丈,“啪”地一声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可还有两个孩子呢,他有这心早疼孩子去了,还轮得上你?”
 
  “这是我的事,您管不着!我还非他不嫁了!”林姗也急了,大声说道,“我已经大了,我的幸福我自己做主!回来跟您说一声,是通知您有这么回事儿,可不是来跟您商量的!”
 
  老林头一下子被噎住了,气得浑身发抖,好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说:“好!好!好!你给我滚!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
 
  “滚就滚!”林姗撂下一句话,饭也不吃了,转身就回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赵天明见这对父女吵成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得连连说道:“老爷子,您别生气,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得了!”
 
  没过多久,林姗就拖着一个行李箱气冲冲地走了出来,摔门而出。赵天明见状,也只好灰溜溜地跟了出去。
 
  在回去的路上,林姗一直绷着脸不说话。赵天明一边开车,一边小声地说:“姗姗,跟了我确实有点委屈你,你看你爸都气成那样了。要不,这事儿咱们再缓缓?”
 
  “怎么?你怂了?”
 
  “不,不,不!”赵天明连忙摇头,说,“我的意思是,你就你爸一个亲人了,咱不能光顾着自己开心,也得为他考虑考虑啊。如果他不同意,你也不会开心是不是?”
 
  “他就是个老顽固!”林姗咬了咬银牙,斩钉截铁地说,“这事儿不能缓,得趁热打铁把结婚证扯了,婚礼办了,他不同意也得同意!”
 
  “这样不好吧?”赵天明还想再说什么,林姗又是一瞪眼,凶巴巴地说道:“这事儿你别管了,我心里有数!”
 
  几天之后,林姗趁着老林头外出溜圈儿的时机,偷偷跑回了家中,一阵翻箱倒柜,总算从柜子夹层里找到了户口本,她顾不上看,就赶紧将户口本塞进了包里,急匆匆地出门去了。
 
  刚出了门,林姗就迫不及待地给赵天明打电话,让他带上身份证和户口本到民政局门口等她。随后,她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而去。
 
  一下车,林姗就看到赵天明正站在民政局门口翘首以盼,她抿嘴一笑,快步上前,说:“怎么着?等不及了?”
 
  赵天明尴尬地一笑,开口问道:“怎么这么着急?拿到户口本了?”
 
  “你看!”林姗拿出户口本在赵天明眼前一晃,然后拉着他的手说,“赶紧走吧!把正事办完要紧。”
 
  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人满为患,林姍和赵天明排了大半天的队,总算是轮到他们两个人了。没想到的是,工作人员将他们的证件查看一番后,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了林姗一眼,说:“不好意思,证件不全,按照规定,不能给你们办理结婚证。”
 
  “怎么会证件不全?不都在这儿了吗?”林姗伸手接过户口本一看,顿时火冒三丈这户口本是没错,可关于她的那页户籍信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林姗“噌”地一声站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外冲去,把个赵天明扔在原地,不知所措。
 
  林姗火急火燎地回到家,看到老林头靠在躺椅上,正翘着脚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曲儿,不由得一阵怒气上涌。她将户口本“啪”地一声摔在父亲面前,大声说:“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不是要结婚吗?怎么?没办成啊?”老林头得意地嘬了一口茶,撇了撇嘴嘟囔,“早防着你一招儿了。”
 
  “老林头!”林姗眼圈一下就红了,颤着声音说道,“好歹我也是你闺女儿,您就不能盼着点我好吗?小的时候,别人家的姑娘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学钢琴学画画,就我剃着个小平头每天天不亮就被你赶起来跑步,别人都笑话我是假小子。现在我30多岁了,好不容易找个对我好的男人想结婚,您又跳出来使坏了。我就想问问,您还是我亲爸吗?”
 
  林姗说完这句话,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转身冲出了家门。刚刚赶来的赵天明见状,一脸心疼,他转过身对还在发愣的老林头鞠了个躬,飞快地说了声:“伯父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您可别怪姗姗啊!”说完,又手忙脚乱地追着林姗而去。
 
  林姗这次是发了狠,见户口本上自己的那页被涂抹掉了,干脆也不办结婚证了,准备直接跟赵天明办婚宴,到时候大家都知道她“嫁人”了,老林头反对也没用了。赵天明劝了几次没用,只好遂了她的心意。
 
  婚宴当天,林姗和赵天明一脸喜气地站在门口迎接宾客,忙得不亦乐乎。可不知怎的,林姗总觉得心里有点儿不对劲。赵天明瞅了个空,悄悄问道:“伯父没来?”
 
  “什么伯父?是爸!”林姗瞪了他一眼,嘟囔道,“反正请柬也给了,爱来不来!”
 
  一直到婚礼开始了,林姗都没看到老林头的身影,眼圈一红,差点掉出泪来。她连忙掏出纸巾擦了擦,強装笑脸走了进去。
 
  婚礼很热闹,林姗和赵天明一直忙到下午四五点才卸下来。看着林姗穿着高跟鞋一瘸一拐的疲惫模样,他心疼坏了,连忙扶她坐下,从伴娘手里接过来一双鞋子,给林姗换上。
 
  鞋子换好后,林姗刚走了两步,脸色一变,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哗”地往下直流。
 
  “怎么了?怎么了?”赵天明看到林姗哭了,又慌了手脚。
 
  “这是爸做的鞋子。”林姗捂着嘴,哽咽道,“你知道的,我是大小脚,从来就没买到过合适的鞋子,不是太紧了,就是太大了。我从小穿的都是我爸给我做的鞋,后来读大学了,觉得这鞋子太难看,就再没穿过。”
 
  赵天明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小时候他逼我跑步,是因为我是早产儿,身体不好,必须得锻炼身体。我什么都懂,可我就是不喜欢这样。”林姗吸了吸鼻子,又接着说,“他故意让人送来这双鞋子,是想说鞋子好不好,只有脚才知道吗?这个臭老头子,明明同意了,为什么我婚礼都不肯露个脸?”
 
  说完,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
 
  “乖!别哭了!”赵天明一把抓住林姗的小手就往外走,他一脸兴奋地说道,“赶紧回家找爸去,可得把二拜高堂给补上啊!”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