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发布日期:21-08-14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01
 
  大白天的,陈曦被这哭嚎声吓得汗毛孔都竖了起来,如果是黑天,再配上一段鬼魅的音乐,说屋里闹鬼也不足为怪。
 
  “妈妈,我求求你,别剁我手指头,我弹还不行吗?啊……我弹……”
 
  接着,是一阵手指敲击床头的声音,不是杂乱无章那种,而是带有节奏感的。叮叮当当,如行云流水,又如惊涛拍岸,听得陈曦差点尿裤子里。
 
  薛佳又做噩梦了。梦里,又被亲妈逼着学钢琴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说梦里的事曾真切的在她的生活里发生过,她好多次被她妈举着菜刀在后面追杀,就因为她没弹好一个音符。
 
  陈曦苦笑了一声,这个薛佳,一个游戏玩几年,一个梦也能做几十年。
 
  不过,她最佩服的是李兰芳,每晚跟这么一个噩梦缠身的人在一起,睡眠竟然丝毫不受影响,她喊她的,她睡她的,这叫两耳不闻噩梦声,一心只睡我的觉。
 
  上大学时,薛佳就因为做噩梦时又哭又叫,经常被室友赶出来,哪怕她负担另外五个人的住宿费都没人开恩。
 
  最后是李兰芳和陈曦收留了她,让薛佳跟她们一个寝室,工作后,三个人又合租了这个房子。
 
  要不然,薛佳准露宿街头不可。
 
  02
 
  陈曦从卫生间出来后,薛佳摆托噩梦的折磨,也醒了,这会儿正哈欠连天的试图摇醒要沉睡百年的李兰芳。
 
  “老蒙古,起来了啦,曦曦都起床了,咱三个不是要请彭老板吃饭吗?得抓紧时间去买菜了。”
 
  李兰芳没任何反应。
 
  “你应该这么喊。”陈曦走过来,把嘴巴贴在李兰芳的耳朵上,学着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的说,“芳子,起来,我是陈德胜!”
 
  “讨厌你们俩!”李兰芳咯咯笑着,推开陈曦,伸着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边打哈欠边抱怨,“自从跟薛佳一张床上睡觉,我终于体会啥叫飞来的横祸了,我弱弱的问一句,你童年的创伤到底什么时候能愈合呀?”
 
  薛佳杵在床头,红着脸,讨好的说,“一会儿上街买菜都我拿钱好不好?就当谢你俩收留我之恩。”
 
  “OK!”李兰芳打了个响指,兴奋的说,“就这么说定了,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举双脚赞成!”
 
  说完,哼着歌去卫生间洗漱了。
 
  “买口红又得多等一个月,我的迪奥呀,拥有你咋那么难?”薛佳两手一摊,做仰天长叹状。
 
  陈曦在一旁看着她笑,“这叫好事多磨!”
 
  03
 
  每天早上无论多着急,陈曦总是能海绵里挤水般抽出时间来刷一下朋友圈,像皇上批阅奏折,例行公事。
 
  她先是浏览了一下朋友圈,看看哪个朋友在深夜放了毒,哪个朋友又对着皎洁的月光感叹人生了。
 
  爱发朋友圈的始终就是那么几个人,翻了半天,没啥新意。
 
  现在的人,已经没有了刚玩微信时热火朝天的激情,大多关上了心门,不让外人窥探自己的一点点隐私,好像不发朋友圈自己就不与俗人为伍,而是高人一等了似的。
 
  陈曦又看了一眼微信聊天记录,自从认识彭木以后,每天早上,雷打不动收到他的一条微信,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早”字,却耗费了他一天的感情,习惯成自然,潜意识里陈曦渴望见到这个“早”字。
 
  网上不是说嘛,要珍惜那个跟你说早上好的人,也该感激对你说晚安的人。
 
  彭木又照例发了一个“早”字,然后,又发了一条“睡醒后看到微信回复我一下,不用出去买菜了,我都准备好了,酒水,饮料我也都备好了。”
 
  陈曦来不及回复他,扔掉手机,兴奋的大嚷,“薛佳,你买迪奥口红不用再等一个月了!今天就可以下单啦!”
 
  “啥意思?”薛佳从卫生间探出头来,嘴巴上都是牙膏泡沫。
 
  “你又省钱了呀!”陈曦兴高采烈的说,“彭木微信告诉我,不用咱买菜买酒了,他都买好了,让咱出个锅就行!”
 
  “真的吗?”薛佳一听这话,兴奋的牙都不刷了,用毛巾胡乱抹了一把嘴巴上的牙膏就跑了出来,拿出手机找到那款被她添加购物车里的口红,果断的点击付款,生怕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04
 
  不用出去买菜,三个女孩儿用这个时间开始动手收拾这个小小的两居室。
 
  陈曦还忙里偷闲溜到卫生间化了个淡妆,对于下午彭木的到来,她隐隐有了几分期待,有一种焦灼不安的感觉,时不时抬头看看时间,过的好慢。
 
  每天上班,一天嗖的过去了,没这么难熬,今天,时间咋好像静止了呢?每次手机有微信提示音,她都特别害怕彭木发来的,说他工地临时有事不来了。
 
  薛佳看着心不在焉的陈曦,悄悄对李兰芳说,“看着没?枯木要开花了,我还以为她脑子里没有那根弦儿呢,原来曦曦也懂男女之间那点事啊!”
 
  李兰芳掩嘴偷笑,她又不是傻子,正常人的七情六欲当然有。
 
  下午两点,房间终于焕然一新了,陈曦刚坐下喘口气,手机响了,是彭木发来的微信,“下楼”。
 
  陈曦的心一阵悸动,这次不矫情了,迅速回了一个“好”,然后冲到玄关处,鞋子都不换开门就想往外跑。
 
  猛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回头看薛佳和李兰芳,她们俩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目光像两道闪电,瞬间穿透陈曦的心里。
 
  她尴尬的解释,“可能要我帮他拿东西,你们一会儿给我开门哈!”
 
  05
 
  陈曦到楼下的时候,彭木正从车上往下搬东西,抬头看见陈曦,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好几秒,眼神里闪着惊喜的光,“你好!”
 
  “这都买的什么呀?这么多?”陈曦看着地上放的一大堆东西问。
 
  “菜呀,还有吃火锅的各种调料。”彭木指了指后备箱里两个纸箱说,“还有一箱啤酒和一箱饮料。”
 
  陈曦看向他手里的一个袋子,忍不住调侃,“你是打算在我们家吃一年火锅吗?光火锅调料就买这么多袋?”
 
  “如果你同意,我想在你家吃一辈子火锅。”彭木目光灼灼的看着陈曦说。
 
  陈曦脸腾的红了,慌乱的躲开那道烫人的目光。
 
  当彭木搬着两箱子饮料和啤酒进屋的时候,薛佳和李兰芳向他行使了最高礼仪,特恭敬礼貌的叫了声“彭哥好!”
 
  然后俩人一人一箱,接过彭木手里的东西,对两只手提着好几个袋子的陈曦视而不见。
 
  “重色轻友的东西!”陈曦小声嘟囔了一句,刚才她俩那句嗲嗲的彭哥好,叫得陈曦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快坐彭哥,本来想请你吃饭,最后还让你破费了!”薛佳倒了一杯水,递给彭木。
 
  彭木接过水,说了声“谢谢”,刚坐下,就听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响。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