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娶个小娇妻,生活难安宁

发布日期:21-08-16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娶个小娇妻,生活难安宁

  她漂亮又单纯
 
  我和小美是经人介绍认识的。
 
  大学毕业后,我在外地打拼几年后,为了便于照顾父母,最终决定辞职回老家。这是个风景秀美的小城,是我成长的地方,有着太多美好的记忆。回来后,我很快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并深得老板赏识,和同事们也相处融洽。公司里那些热心的大姐们听说我还没有女朋友,都抢着要为我介绍。
 
  我对与陌生的女孩子相亲毫无兴趣,便婉转谢绝了同事的好意。但同办公室的王大姐却再三做我的工作,说她介绍的女孩不但人漂亮,心地又善良,和我简直就是“天生一对”,还说错过就可惜了。她要我一定给她面子,去见见那女孩,成不成的话以后再说,总之她绝不计较。话都说这个份上,我不好再执意回绝,就同意见面。
 
  女孩叫小美,长相甜美,性情大方,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我发觉她为人单纯,没有什么心机,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小美对我也很有好感。我们聊得很投机,分手时留下了联系方式,彼此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茫茫人海,能够在相亲时遇到心仪的女孩,并与她互相一见钟情,这样的缘分还是挺奇妙的。我和小美都很珍惜这份感情,很快我们就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那样如胶似漆、难舍难分。
 
  交往半年后,我们见了双方的父母,老人们都很满意。恋爱一年后,双方父母也见了面,婚事基本上就定了下来。
 
  她什么都不会做
 
  婚礼定在金秋十月,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和见证下,我们许下了美好的誓言。那一刻,我们约定要相亲相爱一辈子。
 
  结婚前,小美的收入基本上用于买衣服和化妆品,没什么积蓄。我稍好一点,但也不过只攒下几万块钱,所以结婚的事,全靠双方父母操持。我爸妈拿出多年积蓄出资买了一套新房,作为我和小美的婚房;小美的爸妈买了辆汽车之外,还另外给了她一张银行卡。我曾开玩笑地问小美里面有多少钱,小美娇嗔地说,这是她的“私房钱”,说我无权过问。我笑笑,也没有在意。
 
  婚后,我们每天回爸妈那去吃饭,晚上则回新房住,过着无忧无虑的二人世界。旁人看来,我们的生活是那么美满幸福。
 
  可朝夕相处后,我发现,小美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她每天回到家里,除了捧着手机看微信、聊天、玩游戏,什么也不做。对小美的表现,我是有看法的。在我们的小家,她可以为所欲为,但在爸妈家,总不能老是饭来张口,不说帮忙做,至少吃完饭她应该帮着收拾一下碗筷吧。
 
  我说过她几次,但她根本不在乎,还说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洗过碗。我笑着挖苦她:“没想到我娶了位公主啊。”她就嘟起小嘴,一脸萌萌的作可爱状,撒起娇来:“对啊,我就是公主。”说着,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继续玩起手机来。
 
  我说过,她是个没有心机的姑娘,你能指望一个没有心机的姑娘,会考虑“婆婆该如何想”这样的问题吗?
 
  好在我妈很善解人意,说现在的女孩子有几个会做家务的?没结婚时她们都是爸妈的娇宝贝,就像我一样,还不是事事都要妈妈操办?我妈劝我:“一个小家庭,又不开伙做饭,除了洗衣拖地,家务活也不多,她不会做,你做就是了,又累不坏人。”我妈还说,“小美是女孩子,难免娇气些,你是男人大丈夫,家里的事多担当些,不要和她计较。”
 
  这些我可以不计较,但让我感到郁闷的是,小美居然连自己的内衣都不洗。如果我不给她洗,她宁可扔掉也不动手。据她说,以前都是她妈给她洗的。姑娘养得娇,我也听说过,但像小美这样娇的姑娘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这事想想我都觉得别扭。
 
  她爱回娘家诉苦
 
  不过,话说回来,小美除了娇气一些,不会做家务,其他方面还不错。她对我家里老人也孝顺,嘴巴又甜,常哄得我爸妈开心不已。所以总体来说,我们的生活还是甜蜜的。
 
  两口子过日子,难免有点磕磕绊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拌个嘴、生个气,过去就过去了。人家不都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吗。但让我想不通的是,只要一有争执,不管事大事小,小美不是回娘家,就是打电话诉苦,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她一诉苦,她爸妈就打电话找我理论。她妈说话还算讲情面,每次都委婉地说,小美从小在家里没有受过一丁点委屈,事事由着她性子,我比她大,要我让着她——其实,我比她不过大了一个多月。她爸则毫不留情,常常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恨不得吃了我。
 
  有爸妈撑腰,小美觉得更伤心了,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似的。看着心爱的人哭得那么惹人怜,我后悔极了。我那么爱她,为什么要惹她生气呢?不由自主就去安慰她、哄她、逗她开心,直到我们和好如初。
 
  可这样的次数多了,我渐渐感到麻木。小美的眼泪不再是软化我的武器,我开始只为了息事宁人,不管对错,赶紧赔不是。每次把她哄笑了,我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结婚一年多以来,我记不清为了一些芝麻绿豆大的琐事,小美回了多少次娘家,我只知道这种动不动就回娘家的行为,让我越来越反感。我还爱着小美,可这时候的爱,更多是一种责任而非最初的情不自禁。
 
  一场误会撕破脸
 
  初冬时,小美的爸爸洗澡时摔了一跤。所幸只是骨折,并无大碍。为了让小美安心,也为了在岳父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我特意请了年假,日夜守在病床侍候,倒屎倒尿的,毫无怨言。同房的病友都夸我“一个女婿顶个儿”,小美的爸也由衷地感慨“小美有福气,嫁对了人”,还说小美自幼娇惯,让我多担待。那段时间,虽然又忙又累,但一家人相处融洽,其乐融融,我感觉累并快乐着。
 
  小美的爸爸出院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大学时我暗恋过的一个女生打来的。她出差经过小城,想来看看我。
 
  恋爱时,在小美的软磨硬泡下,我和她讲过这段大学时期暗恋无果的故事,她当时并不在意。那天当我把女同学要见面的事和小美说了后,她醋坛子却一下子打翻了,和我吵得不可开交。她咬定我“分明就是余情未了”。我本来打算带着小美一起去和女同学吃个饭,一尽地主之谊,她这一闹,我就赌气自己去了。
 
  结果送走女同学,家里已掀起了轩然大波。在小美的哭诉声中,小美的爸爸拄着拐杖、跳着脚,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她妈也厉声吼我:“滚!”听说我在丈人家挨了打,一向宽容的我妈再也无法淡定。她让我爸打电话过去质问他们为何要打人。失去理智的小美爸爸竟然对我爸破口大骂,指责我父母教子无方。
 
  想着在医院时与岳父亲如父子的相处,我恍如隔世。不过一个小误会,他的脸咋翻得如此快?虽说是为了他们心爱的女儿,但凭什么要对我父母指手画脚?盛怒之下,我冲动地跑到小美家,和她爸妈大吵了一架,并提出要和小美离婚。
 
  小美她爸觉得男方提出离婚很没面子,可能出于警告我的目的,又指示小美的几个表哥跑去把我家给砸了。
 
  本来,我提出离婚只是一时气话,毕竟,我和小美曾经那么相爱,但随着家被砸,我的心也彻底碎了。
 
  这时,小美或许也觉得自己和她家人太过分了,她可怜兮兮地哭着向我道歉,请我原谅。可我再也无心去哄她,看着她哭红的眼睛,我竟没了心疼的感觉。
 
  或许,我们的缘分已到了尽头。
 
  离婚那天下着小雨,我没有开车,也没有打伞,任凭冷冷的冬雨吹打在脸上,寒意刺骨,比冷雨更寒的,却是我那颗已经麻木的心。
 
  回头看去,我和小美的离婚犹如一场闹剧,而她提出的复婚更像是一场荒诞剧。我想静一静,好好想一想,希望小美也能这样。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