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感情的事很难说

发布日期:20-08-28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预约情感导师 添加微信:dattgg(高难度分手挽回,破裂婚姻挽回)
感情的事很难说

  传说,名字是相关命运的,这不是科学道理,但何韵倒是真的无愧于她的名字,姿不惊群的容颜,但玉骨柔心,素洁静雅。她有张圆嘟嘟的脸,一双杏仁样好看的双眼皮眼睛,走起路来,总是那么神气,一蹦一跳的,那条马尾辫也就跟着直跳舞。她本来也是个清清纯纯的姑娘,对人生充满憧憬。而现在,她要为了这个男人装“野”装“乖”装“骚”,还得是性感的骚。何韵望着正躺在床上打鼾的杨学武,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红色真丝半透明的吊带裙,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心上好像挂了秤砣,沉沉地痛,她咬着嘴唇带着恨意脱掉它,换上她一向喜欢的棉布睡裙,熄了灯,头刚挨到枕头,泪雨滂沱……想想刚才两人的热情,何韵觉得简直就是种讽刺。
 
  其实想想,杨学武并不算太优秀,可她已经在他的身上耗费了几年的青春,深陷泥潭了,那是她最好的年华啊!现在离开他,何韵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太亏了。有时候,她自己也奇怪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个第三者,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况?
 
  想着想着,何韵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重新穿上那件红色真丝吊带裙。她悄悄打开自己的手机录音。弄好这一切,何韵用双手钩住还在熟睡中的杨学武的脖子,唇像鸡啄食般在他脸和唇还有颈上啄个不停,杨学武很快被弄醒了,他惊叫:“呀,你还要啊?”
 
  何韵撒娇着说:“你给不给吗?”
 
  杨学武冷汗,能不给吗?
 
  衣服很快洒落地上,两个人像两条蛇纠缠在了一起。杨学武像一头野兽看到了美味的猎物般,一阵猛扑猛撕猛咬,何韵使出浑身解数,把杨学武身心的所有零部件一个一个地都给唤醒了,于是,他就再也把握不住自己了,这是一场酣畅尽兴的战斗。完事后,杨学武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出神。何韵总是能让他如此快乐,在她的身上他重新品尝到青春的味道,何韵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感受,快乐了就叫出声音来,不像老婆齐雪欣,总是冷冷的。她的冷,不是装出来的冷,而是深入骨子里的冷,像个圣女,但却能带给他一种如甘露般的温馨,那种温馨,很滋润。所以偶尔,他也需要齐雪欣给自己灌溉灌溉的。更多时候,他还是喜欢何韵带给自己的疯狂。
 
  何韵嘟着嘴巴说:“猪头,我跟了你有四年了吧?你会不会突然就不爱我了?”
 
  杨学武拍了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别胡思乱想,我怎么会不爱你呢?要不是为了我女儿,我早娶你了。”
 
  “我真有那么好?”何韵甜腻腻地说,她用手在杨学武的胸口画着圈圈。
 
  杨学武说:“你不好我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我哪里有你老婆好啊!”何韵酸溜溜地说。
 
  “猪头,你是你,她是她。你怎么能跟她比呢。”
 
  杨学武的话让何韵有点不满了,她娇嗔地说:“是呀,我怎么能比得上她呢,她是你的仙女嘛!我算什么个东西。”
 
  杨学武一愣,说:“你还真说得没错,她还就是仙女!至少她自个儿一直拿自个儿当仙女呢!错,是圣女!高高在上的圣女,让人望而却步的圣女!”
 
  感情的事很难说,何韵“咯咯”笑了起来,邪邪地说:“是不是圣洁到你不感兴趣的地步呀?还是我当老婆好吧……”
 
  杨学武一把搂住她:“小心肝儿,你总是这么让人疯狂……”
 
  何韵一把推开他:“我还能让你在自己身上疯狂几年啊!我一个大姑娘的,这么跟着你,你一直让我给你时间,我都给你这么长的时间了……”
 
  杨学武警惕起来:“怎么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觉得自己有点老了,万一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怎么办?或者有更年轻的女孩出现了怎么办?”
 
  杨学武打着哈哈:“怎么会呢?你是深入我骨髓的妖妖嘛,我永远爱你!对了,不跟你说了,我今天跟我老婆说上中班呢,快到下中班的时间了,我老婆别打电话到医院找我了。我该走了。”
 
  何韵冷冷地看着正在一旁穿衣服的杨学武,穿好衣服的他看上去庄重帅气,上身是一件纯棉灰短袖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竖线条长裤,脚上是一双黑色圆头皮鞋,眼神却很消沉,帅气成熟的脸也略有些消瘦。可是现在这张成熟帅气的脸也不再让她那么心动了,她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其实并不是原先自己以为的那么优秀,至少他首先是自私的,拿着爱情当借口,过着一夫二妻的生活。现在他当上了科室主任,事业如日中天,更不会让离婚破坏了他的好名声,他最爱的就是他自己。记得他好像也说过他跟老婆是自由恋爱的吧?这男人当初指不定和他的老婆多甜蜜呢,到头来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还不是在外面找了她。
 
  杨学武走后,何韵换上柔软的棉质睡衣,用力拉开窗帘,外面下雨了。站在宽阔的落地窗前,房间里豪华的羊绒地毯、阔大的落地玻璃窗,窗外怡人寂寥的街景,楼下麻将的喧哗……这一切让她有置身梦境的飘摇感。自从住进了这里,何韵就总觉得自己飘着浮着没着陆过地面,却又随时会坠落地面摔得粉碎。这房子好是好,最大的缺陷就是它不属于自己,是杨学武帮她租的。记得当时杨学武大方地对她说:“租就租个好的,豪华点的。”那时候她还很是感动了一阵,现在想起来,真觉得太讽刺了。何韵打开手机,听着手机里的录音,然后小心地在电脑上拷贝下来。这是她的杀手锏,不到最后她是不会拿出来的。他老婆要是听了这个,会怎么样呢?她跟了他四年了,总得给她个交代吧,当初他是怎么追的她?现在,每个月给她点零花钱、帮她出个租房子的钱就行了?她大好的光阴都给了他,他却从来都没有想过为她寻找个好退路。
 
  当初,只有二十四岁的何韵,有着相恋四年的男友。就在临毕业前夕,男友突然通知她,自己已经考过了雅思马上就要飞往澳大利亚。何韵怔怔地看着男友,似乎这天是愚人节。男友轻轻地抚着她的脸,微笑着低声对她说:“韵韵,找个好男人吧,不要等我了,估计我是不会回来的了。”
 
  她呆呆地、自言自语似的问:“你能不能不走?能不能不走?说好毕业后结婚的,为了我,你能不能留下来?”
 
  何韵把脸贴近他的脸,双手托着他的下巴,看着男友紧抿的嘴巴,何韵明白了,他不是在和自己商量,他只是通知她而已。多么老套的情节,电视上电影中小说里,经常上演的一幕爱情之负心人,其实经常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何韵没有办法,她甚至没有时间来消化男友带给她的冲击,他便已经拍拍屁股从此永远地消失在她的生活里。何韵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悲伤,快要毕业的她要想留在这个城市就必须要找到工作。找工作的过程中,她才发现现在的大学生就像流水线上的产品,一锅一锅地往外端,她只有一再地降低身价再降低。最终,有家小广告公司录取了她,上班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自己的工作包括扫地抹桌子接电话打印文件跑腿……说白了,其实也就是个打杂的,但她还是选择干下去,毕竟,生活中容得她选择的并不多,生存才是第一。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