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咨询 > 情感口述 >

挽留我婚姻的,是还没开始的婚外情

发布日期:20-09-25       文章归类:情感口述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预约情感导师 添加微信:dattgg(高难度分手挽回,破裂婚姻挽回)
挽留我婚姻的,是还没开始的婚外情

  01
 
  陈清辉今年40,已婚,是一家外企的部门经理。
 
  三月份的时候,陈清辉的部门里来了一个小姑娘。
 
  那时候新人轮流自我介绍,姑娘说她叫安然,扎着马尾,皮肤白皙,她说话的时候,头昂起来,眼神有点羞怯又有点试探,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有点像他学生时代的同桌。
 
  介绍完后,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神和和陈清辉的撞上了。
 
  注意到陈清辉正看着自己,她羞赧地低下了头去。
 
  就是那一瞬间,击中了陈清辉的心。
 
  他转移了视线,不再看安然,小心翼翼地收起了这份像烟花般转瞬即逝的悸动。
 
  陈清辉和老婆经人介绍认识,那时候两个人都快迈入30大关,两人都觉得对方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于是顺理成章地结婚了。
 
  一年后,生下了儿子,婚后的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
 
  但陈清辉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跟他小时候想象中的婚姻生活,不太一样。
 
  他向往的,是两个人有说有笑,谈天说地,不管一方说什么,另一半总能理解,灵魂达到高度契合。
 
  但是他和老婆的共同语言似乎少了点,平时两个人的话题也都是围绕孩子,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别的话可说。
 
  陈清辉安慰自己:可能别的夫妻也是如此吧。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太理想主义。
 
  02
 
  安然分到了陈清辉的部门,她工作起来还挺努力,每次任务都出色地完成,业绩也不错。
 
  她比之前打扮要成熟一些了,毕竟上了班,不能老是马尾和牛仔裤了。
 
  但眸子里的光亮还在,一看就是一个元气满满的小姑娘。
 
  一次,部门里搞活动,陈清辉请大家去唱歌,大家一开始都扭扭捏捏的不肯唱,安然走上前去,点了一首《公鸡公鸡》,大家乐得捧腹大笑,气氛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大家开始纷纷点歌了,陈清辉坐在那里,看着同事们笑笑闹闹。
 
  安然自己唱了几首英文歌,还挺好听。这时,她走过来问:陈总,你都没唱,我帮你点吧。
 
  陈清辉摆摆手,说:不了不了,我唱歌不好听,还是别献丑了。
 
  安然似乎还在坚持,她看着陈清辉说:别谦虚了陈总,要不,我跟你一起唱吧。她拖着陈清辉,把话筒递到了他面前,有点任性的执拗。
 
  她点了一首《小酒窝》,陈清辉跟她一起合唱了起来。
 
  在音乐的流动中,陈清辉觉得安然身上仿佛有光。
 
  她握着话筒,温温柔柔地唱着,在她的世界里,好像什么都是新鲜而明媚的,他很想进入那个世界一探究竟,但他不能,他像个蜗牛一样,背上背着一个家。
 
  陈清辉突然觉得沮丧。
 
  大家都散了,陈清辉没有送安然她们回家,他一个人驱车回到了自己家的地下车库,点燃了一根烟,静静地呆坐了一会儿才上楼。
 
  老婆在辅导孩子写作业,见他回来,冲他笑了笑。
 
  陈清辉想到了安然,眼前老婆的脸竟然幻化成了安然的笑脸,这让他心下吃了一惊。
 
  他想:得刹住车了。
 
  03
 
  他刻意回避跟安然工作上的接触,连她要送的文件都指派给了别人来送。
 
  有时候路过他们的办公区域,陈清辉也是急急匆匆地交代了几句任务,然后三步做两步地走开。
 
  到了他这个年纪,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再为所谓的好感,所谓的爱奋不顾身,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他输不起。
 
  这一天,他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一盒包装精致的小蛋糕放在了办公桌上。他很奇怪地问外面的同事:这是谁送来的?
 
  谁知,大家都举着自己手里的小蛋糕笑道:这是安然亲手做的蛋糕,陈总快尝尝手艺。
 
  陈清辉这才发现,大家都有份。
 
  安然笑着说:我新买了个烤箱,试着做一下烘焙,第一次做,让大家当当我的小白鼠,试吃一下。
 
  陈清辉笑笑,说:挺好的,现在的女孩子手还挺巧。
 
  他没有在外面逗留,拿着蛋糕走了进去。
 
  安然看着大家吃,笑得很甜。
 
  陈清辉表面上装得挺不在乎,但他拿起蛋糕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激动,虽然他知道,这不是自己独独一人份,但内心激荡起来的那些小涟漪,也让他稍稍恍了神。
 
  一连好多天,陈清辉和同事们的桌上都放了安然自己做的小蛋糕。
 
  04
 
  他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克制自己的感情,生怕这感觉一不留神就溢了出来。
 
  他只能深夜看着安然的朋友圈,从第一条看到最后一条,然后什么也不说,点赞都不曾留下。
 
  老婆没有发现他的这一点异样,仍然每天回来做着重复的事,拖地,打扫,然后辅导孩子写作业。
 
  夫妻俩到了时间就睡觉,各自无话。
 
  妻子有点洁癖。每晚睡觉之前都会要闻闻他身上是不是有异味。
 
  这天,妻子照例闻到了陈清辉口中的烟味,她“啧”了一声,皱起了眉头,不满地说道:说了叫你刷牙刷干净点,抽了烟嘴巴里面好臭。
 
  她接着又喋喋不休地说道:你看你脚也好臭,没用香皂搓吧?
 
  不知道为什么,从她不耐烦的“啧”声开始,她说的每一个字在陈清辉听起来都是那么的刺耳。
 
  他忍受很久了,觉得妻子就是有病,爱干净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以往他都会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浴室重新刷一遍,但是今天,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想忍。
 
  他提高了声音吼道:神经病啊你,这一天天的都这么累了,还整天洗这里洗那里,我这是回家,又不是参加晚会!你爱睡不睡!
 
  妻子冷哼一声,说:吃什么炸药了?懒得跟你讲。
 
  她抱着被子睡到了次卧,留陈清辉一个人在房间。
 
  陈清辉憋了一肚子火,却无处发泄,婚姻里这种窒息感,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点开了安然的朋友圈翻看着,安然的生活似乎很丰富,她学做烘焙,打羽毛球,健身,都会在朋友圈里发。
 
  他有点羡慕,要是他现在还是单身的话,可能也会潇洒自在地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去爱任何一个值得爱的姑娘,可是现在……
 
  他很矛盾,在放弃和继续之间挣扎。
 
  部门与部门之间要开展活动,举行拔河比赛。
 
  大家都在摩拳擦掌,换好了衣服,只等比赛开始了。
 
  安然换上了一套运动衣,英姿飒爽的样子很好看。
 
  比赛开始了,部门的人个个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夺得了第二名。
 
  大家都很高兴,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
 
  陈清辉看得很真切,安然刚刚很卖力,所以,赢了以后,她开心得像一只小松鼠。
 
  她蹦蹦跳跳地大叫起来,拥抱了陈清辉一下,然后跟其他人继续拥抱。
 
  就在她拥抱陈清辉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的,让他呆住了。
 
  他的手呆滞地放在了她的背上,只有一秒,他就放了下来,他怕她听到自己已经跳乱了节拍的心跳声,那这么多天的掩饰,就全部崩溃了。
 
  好在,安然飞一般地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陈清辉看着她的背影,舒了一口气。
 
  05
 
  他每天都面对安然,觉得有点害怕。
 
  他不知道这份隐藏在心里的感情究竟还有多久就会喷薄而出,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控制住,也不知道这样下去,他的婚姻还能维持多久。他每天都在自责和矛盾中纠结。
 
  有一天回去,听到妻子在儿子房间里说话。
 
  儿子问:妈妈,怎么爸爸总是那么忙呢?他抱怨道: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陪着,只有我,总是您一个人带着干这干那。
 
  妻子回答道:爸爸要工作啊,不努力一点的话就会被别人顶替他的位子,爸爸很努力才有今天这个成就,我们俩可千万不要拖他的后腿哟。
 
  陈清辉的心下顿时愧疚极了,平心而论,妻子是个负责任的好妈妈,对儿子的关心和爱护更是无微不至,虽然平时夫妻俩没有多少话说,但该做的事情,她都能够打理妥帖。
 
  听到儿子的这番话,他深深地觉得自己作为父亲,为他做的实在太少了,他是有责任的。
 
  他时常觉得夫妻间的话少,觉得婚姻生活沉闷,可是他自己也不曾主动跟妻子谈心啊!
 
  他只享受着家庭的温暖和安定,但他现在才意识到,在这份感情里,他的付出实在不多。
 
  他走进了浴室,洗了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额上已经有抬头纹了,皮肤早就不像年轻时候那么紧致,因为长期缺少锻炼,身材也不是那么挺拔。
 
  这样的自己,还去追求什么爱情呢?有什么资格去拥有那么年轻的身体呢?别害了人家姑娘。更重要的是,自己如果真这么做了,家人会受到伤害。这是他最害怕看到的。
 
  他决心收起这段时间的心猿意马,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上。
 
  陈清辉跟总部申请了调到另外一个部门,总部还在审批,叫他等。
 
  然而,就在陈清辉等待总部的调令时,安然递上了她的辞职信。
 
  看到桌上的信,陈清辉很错愕,他问:怎么了?在这里干得不开心吗?
 
  安然摇摇头,然后她抬起头,眼光笃定地对他说:陈总,今晚有空吗?想请你们大家吃个饭。
 
  陈清辉点了点头,说,好。
 
  06
 
  下班了,陈清辉很奇怪,等他出来的时候,办公室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只有安然还留在那里。
 
  他问:不是说请我们大家吃饭吗?怎么大家都走了?
 
  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变得怪异起来。有点暧昧,有点尴尬。
 
  安然收拾好了东西,定了定神,似乎酝酿了一下,终于开口了:我没叫他们,我就叫了你。
 
  陈清辉的心下一震,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在心里升腾。
 
  他不知道要如何接安然的话,只好说:那我们走吧,我也收拾好了。
 
  两个人在车里没说什么话,陈清辉觉得今晚的安然很奇怪,平时她大大方方的,今天却感觉有点扭捏,再加上她说没叫别人,就跟自己两个人去吃饭,他总觉得有点怪异。
 
  安然点了瓶酒,看得出来,她酒量并不好,才喝了一杯,脸就红彤彤的了。
 
  陈清辉劝阻到:喝不了就别喝了哈,这是跟我吃饭,不是应酬呢。
 
  安然笑道:是啊,也是要走了,才敢跟你一起吃饭。
 
  陈清辉宽厚地笑笑,说:想跟我吃饭随时可以的,改天上我家,我孩子的妈妈做饭还可以。
 
  安然的眼神黯淡了下来,随即抬起头,撞上了他的眼睛,说:不可能的,我不会去你家。
 
  她的口气,不容置喙,像是鼓足了勇气说这话,但说出来,却仍然带着一丝不甘。
 
  陈清辉的心里有一个想法,但他不敢确定。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今晚的安然,是不正常,而这不正常的原因,是因为他。
 
  他没有接话,等着安然继续说下去。
 
  安然看着他,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离职吗?
 
  陈清辉淡淡地回答到:不知道,这也是我今晚要问你的。
 
  因为你。安然轻轻地说。
 
  这三个字,在陈清辉的心里刮起了一阵飓风,他极力掩饰自己的惊讶和慌乱,仍然面不改色地说:为什么?
 
  安然的眸子里渗出泪来,她喝了一大口红酒,说道:还记得我刚入职的那天吗?我在做自我介绍,你就那样远远地看着我,带着笑又有点严肃。那一瞬间,我知道,我自己完了,好像……好像已经被你迷住了。
 
  陈清辉听到这里,心下吸了一口凉气。他以前从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但是也就是那天,他第一次见到安然的时候,被她黑漆漆的双眸吸引住了。
 
  安然没有看到陈清辉一瞬间的慌乱,她自顾自地说道:你知不知道,当我听说你有家庭的时候,心里真的……有点难受。
 
  我不能做那种没脸没皮的事,同事们都说你家庭很幸福,有个可爱的儿子,温柔的老婆。我怎么忍心去破坏这样的幸福呢?
 
  我只想着,给你默默的关心就好。你经常不吃早饭,我就学着做蛋糕,又不能独独给你一份,就给同事们全做了。
 
  上次运动会,为了拥抱你一次,我把全组的同事都拥抱了一次。
 
  我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是还是忍不住了。我觉得我一定得离开,不然每天都见到你,我会很难受。
 
  安然喝下了一大杯酒,眼神变得迷离。
 
  她喃喃自语道:其实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了,我反正要走了,以后……也不一定能不能见得着。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说出来,心里痛快一些。
 
  她不再说话,低头哭泣着。
 
  07
 
  陈清辉的心跳得厉害,他没想到,在自己努力克制的同时,安然也和自己一样,小心翼翼地克制着对他的感情。
 
  他们都是善良的人,都没有做错什么,只恨相逢太晚,只能错过。
 
  陈清辉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心动,心里的感觉像被粗粝的砂纸磨着。心痛,惋惜,内疚,而在这些感觉中,竟然还伴随着一丝丝欣慰。
 
  起码,她让自己知道,他的感情没有白白付出,她也是对他有感觉的。
 
  可是,世界上的感情,不是单单“喜欢”就可以的,不是吗?
 
  爱或不爱,能不能在一起,都是不能受人控制的。
 
  他叹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很想对安然说:你说的我都懂,我也喜欢你。
 
  可是,话到嘴边,又停滞住了。现在说这些,对安然更不好,可能终其一生,她都会想着这个遗憾,然后,带着这个遗憾走进自己的婚姻生活。
 
  往后余生,在冗长的婚姻生活中,若是她觉得不悦,心有不满,总会想到,自己曾经爱过一个人,他也喜欢着自己,但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
 
  这样的遗憾,一想到,便会满腹心酸。
 
  陈清辉明白这样的心酸,他决定什么都不说,就这样,把秘密放在心里。
 
  他笑笑,说:你是一个好女孩,工作能力又强,以后一定会找到幸福的。你值得一个更好的男孩子。
 
  安然抬起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最终只说了一句:谢谢你。
 
  两人吃完饭,走向了门外,安然没有要陈清辉送她回去,他也没有提出要送她。安然叫了一辆出租车,临走的时候,冲他笑笑,说:可以抱一抱你吗?
 
  陈清辉拥抱着她,心里的感情如洪水般肆虐却不能露出丝毫。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你一定要幸福。
 
  然后,他轻轻地放开了安然,看着她走向了出租车里。这一页,就这样翻过吧。陈清辉这样想着。
 
  他启动了车,在千万个寂寞的霓虹灯里,往家的方向驶去。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