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挽救婚姻 > 挽回婚姻 >

男人铁心离婚挽回概率

发布日期:20-09-04       文章归类:挽回婚姻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预约情感导师 添加微信:dattgg(高难度分手挽回,破裂婚姻挽回)
男人铁心离婚挽回概率

  01
 
  刘新没想到,事情远比他想象得简单。也想好了杨慧会大哭大闹、歇斯底里,虽然这些年,并不曾见她这样过,但离婚这件事,毕竟不同其他,而且离婚的理由,是自己有了外遇。
 
  是的,在结婚10年后,刘新有了外遇,对方叫斐然,是个泼泼辣辣、热热闹闹的女子,着了魔一样,刘新一下陷进那份热闹中,再也无力自拔。
 
  之前也以为,不会让这份出轨的情感碰到婚姻,可是走着走着就不由自己了。
 
  刘新自己也没想到,一个快40岁的男人,在感情上疯狂起来,和18岁的小男生没有什么不同。既盼天长地久,亦想朝朝暮暮。
 
  但愿望再强烈,面对杨慧始终没有表现出任何震惊和愤怒的平静目光,刘新还是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惭愧。毕竟,错在自己。
 
  到了最后刘新重复说的,只剩了对不起。
 
  杨慧反问,事已至此,还说对不起有什么意义?
 
  刘新的脸终于红了,有点语无伦次,我是说,我是说如果你同意,我,我净身出户……对不起杨慧……
 
  杨慧低下头没有说话,刘新也不敢再说话,心慌意乱地等着杨慧发落。
 
  02
 
  好半天,杨慧终于又开口,你给我点时间。然后不等刘新说什么,接着说,咱们先分开三个月,你先搬出去吧,三个月后如果你还坚持要离婚,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这样的要求,刘新多少有些意外,但没有理由不答应,他心里明白,过分的自己,只要杨慧同意,提什么要求,他都没有理由不答应。
 
  于是刘新低着头说,好。然后进去卧室仓促收拾自己的衣服。好在杨慧并没有跟进来再说什么,没有让他更加难堪。衣服胡乱塞进箱子,拎出来,逃一样直奔门口。
 
  走到门边,听见杨慧说一句,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
 
  刘新只得停下脚回过头来,小心翼翼地看着杨慧。
 
  我就是要你这三个月中,每天下午回来陪我吃顿饭。杨慧竟然笑了一下,这要求不算过分,是吗?
 
  刘新心里是为难的,但却没有理由不答应。像杨慧说的,这要求,的确不过分。
 
  刘新就点了头,万分尴尬地,在听见杨慧说“那你走吧”之后,逃出自己生活了10年的家。
 
  心里说不出的感受,惭愧,自责,甚至一些懊悔……所有这些情绪,却因为朝着斐然一步步靠近又渐渐淡落,重新被一种激情和喜悦所替代。
 
  斐然,那简直是个能让人沸腾起来的女子,她让刘新似乎再也无法回去继续曾经情感生活的平淡如水。
 
  03
 
  杨慧的要求,刘新讲给斐然听,他不能骗她,因为他答应了每天下午回去吃那顿饭。
 
  斐然有些不以为然,她这样还有什么意义呢?但并没有阻止,笑着说,无非是吃顿饭,允许了。还能吃出什么花样不成?
 
  刘新亦没想到,杨慧的饭,还真的是有新花样的。
 
  餐桌上摆了一道菜,看上去花团锦簇,还配了番茄酱和海鲜酱两种蘸汁料,仅是看菜品金黄的色泽,刘新就下意识咽了下口水。
 
  我刚学了道菜,叫“金丝桂鱼”,你尝尝味道怎样?杨慧摘了围裙坐下来,一切如同以往,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除了餐桌上这道之前刘新没有吃过的“金丝桂鱼”。
 
  看上去就好吃。刘新没话找话地说了一句,杨慧笑笑,给他夹了一块鱼蘸了一下海鲜酱放进他面前的小碗里,你喜欢吃鱼,以前老是红烧,这种做法是我刚在网上学的。鱼是先腌制的,上面铺的是炸好的土豆丝,做起来并不太麻烦,看着也好看。
 
  刘新应了一声低头去吃,掩饰无话可说的尴尬。鱼块入口,香酥嫩软,刘新不由脱口说,好吃。
 
  那就多吃点。杨慧说完不再多说什么,低头吃饭。
 
  两个人都不再说什么,好在有那道美味的菜,刘新的筷子很频繁地伸过去,完全是被可口的味道吸引着。也觉得自己真够没出息,这样的情形,还能如此专心贪婪地被一道菜所诱惑。
 
  杨慧吃得很少,偶尔停下筷子看着刘新——是这些年来习惯的情形,可是忽然之间,这情形就多了几分尴尬。
 
  那层薄薄的纸没有捅开之前,刘新还能刻意地说说笑笑,可是已经捅破了,说什么,他都觉得自己虚伪,索性不说。就那样尴尬着。
 
  好在,刘新吃饱放下筷子,杨慧便下了“逐客令”,说了声,你走吧。放了刘新离开,让他早早松下那口气来。
 
  04
 
  男人铁心离婚挽回概率,一连几天,餐桌上都有那道“金丝桂鱼”,味道也越发可口,一直吸引着刘新的味蕾。虽然这样的相处多少,事实上是一种小小磨折,但因为那道可口的新菜,刘新倒也坚持着不食言,每天下午按时过来赴约,只为一顿晚餐。
 
  斐然始终是不屑的态度,大局已定,不过是短暂过程里的细节,她可以不去在意。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的样子,终于,那道“金丝桂鱼”的味道开始在刘新口中打了折扣,曾经的香酥软嫩,好似都平淡下来。
 
  终于那天,等到再一次看到那道菜端上来,下意识地,刘新微微皱了眉头,又忽然意识到什么,把眉头舒展开。
 
  只是,那顿饭自开始至结束,刘新只朝那盘“金丝桂鱼”动了一次筷子,很少的一小块,放到口中,勉强咽下,就再也没有动第二筷。
 
  好好的一盘菜,就那样几乎完全剩在那里。
 
  怕杨慧说什么,吃完饭,刘新偷眼看杨慧。杨慧却是寻常表情,问了句,吃好没?刘新赶紧点头,杨慧应一声,那你走吧。然后站起来收拾碗筷。
 
  刘新想说句什么,关于那道连续吃了18天的“金丝桂鱼”,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只在门边顿了顿,走了出去。
 
  晚上,回到和斐然的住处,刘新到底也忍不住,说,杨慧真奇怪,一道菜一连上了18天,山珍海味也不能这样吃。
 
  斐然哧地笑出声,你这个老婆,若非这么古板,你能想要离婚?说完跳起来,要刘新背着在屋里转圈。
 
  当初,斐然就是这样直接泼辣地要了刘新的感情,让他连拒绝的力量都没有。
 
  可不知怎地,这一次,刘新觉得斐然的话微微有些刺耳,这小女子,直接地也太刻薄。
 
  但刘新还是背起了斐然,这是他要的,她的热烈。
 
  05
 
  再打开家门,刘新的脚步有些迟疑,害怕再看见餐桌上那道最初令他心仪不已的“金丝桂鱼”。
 
  落座前偷偷看一眼,还好,那道菜竟然不见了,然后他眼前便是一亮,中间替代那道菜的,是另一道看上去新鲜诱人的菜品,盘中,一边是青葱的绿白,一边是鲜亮的金黄,诱人的香味随之扑鼻而来。
 
  尝尝,杨慧递筷子给他,我跟同事学做的“玉书东坡肉”。材料是冬瓜和五花肉,调味复杂一些,我昨天先试做了一下,味道还不错。说完,看着刘新。
 
  没来由地,刘新的脸忽然红了,想自己已决定抛弃她,却还要回来吃她精心制作的饭菜,这种感觉,实在不好。
 
  只是,只是那“玉书东坡肉”的味道,实在太好,不知道要如何烦琐地处理,才将这样的五花肉做得软糯却不肥腻。
 
  和所有男人一样,除了爱吃鱼,刘新自然也是食肉动物,杨慧的拿手菜便是红烧肉,刚结婚那阵子,家里经济不太好,每次改善生活,刘新都会要求杨慧做红烧肉。后来吃得多了,味道也就淡了。
 
  而这道菜,原材料没变,变的是味道,可口诱人。
 
  那顿饭,刘新吃得肚皮滚圆。
 
  06
 
  然后一连几天,刘新都可以吃到“玉书东坡肉”。只是这一次,对这道菜的厌倦来得更快,到底肉也是腻人的,不过一个星期,刘新看到那一大块大块金黄色时,胃里忽然就是一阵翻腾,食欲完全被打翻,一顿饭,饭菜没吃几口,白开水喝了三大杯,心里也不明白杨慧到底想干什么。
 
  却也没有问,刘新觉得自己问不出口,只是这次刚站起来要走,却忽然听杨慧说,原本,想让你吃够三个月,算了,不难为你了。你走吧,两个月后记得回来,我们去办理离婚手续。
 
  刘新觉得诧异,回过头说,我,我……我了半天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慧笑笑,我说到做到,你走吧。
 
  刘新低下头,在那一刻忽然有些说不出的有些难受,到底,这是他生活了10年的家,到底,这是和他一起生活了10年的女人。
 
  可是,是他想要改变这一切的,并且那么坚决。他想这难受如果说出来,也只会让杨慧讨厌和憎恶。她不是也已经决定了同意离婚吗?
 
  于是刘新点点头,转身朝门边走去。拉开门朝外走,要关门时,却又听杨慧在后面说,再好吃的菜,过了新鲜劲也都一样,都不像最初那么可口了。婚姻其实也不过是道菜。
 
  说完,杨慧把门关上了。
 
  刘新愣在门边,良久,才慢慢离开。
 
  07
 
  男人铁心离婚挽回概率,那天晚上,斐然热烈的身体依旧缠绕过来。那热烈,曾经让刘新甘心沉沦的热烈,在渐渐熟悉以后,似乎也悄然变了味道,硬是搀杂了那么一点点过分放纵的气息。
 
  这一次,刘新的回应便不自然地缺少了对等的热烈。
 
  只是微妙变化,斐然却感觉出来,事后,扳过刘新略显疲惫的身体非要问个究竟。拗不过,刘新敷衍回答,有些累。斐然笑说一句,到底不是年轻时候了吧?哼!
 
  刘新忽然生了气,转过身不理斐然。
 
  斐然却不依不饶,挠他掰他的手指拉他的头发——也算是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她的小花招小伎俩小脾气,每天都可以朝他释放,渐渐不再新鲜,他的纵容,也就渐渐力不从心,或者,是心不从力了。
 
  一把推开斐然地纠葛,刘新坐起来,在灯光底下看着眼前这个曾在顷刻将自己点燃的年轻女子:
 
  短短的毛刺刺的发,浓眉,唇略厚,流行的瘦削脸庞,种植的睫毛长得过分,绘了蜘蛛图案的指甲,还有左肩那个小小的蝴蝶文身……前卫、热烈,浑身上下泼辣辣的气息。
 
  那气息,就像,就像一个月前的“金丝桂鱼”,打眼看过去满眼热闹的花团锦簇;也像几天前的“玉书东坡肉”,靠近便感觉到诱人的香味。
 
  可仅仅那么短的时间,它们还是让他厌倦了,就像眼前的斐然,忽然之间,让他感觉到了厌倦。他在这一刻想起杨慧说的那句话:婚姻其实也不过是道菜。
 
  08
 
  当时他还不是那么明白,现在他才知道,杨慧当时并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应该是,再新鲜可口,久了,一样会厌烦。
 
  而当初,当初的杨慧,清纯、娟秀、温柔可人,又何尝不是让自己眼前一亮并深深为之迷恋许久的一道菜?是他这个品菜的人过于浅薄,竟没有悟透这么浅显的道理。
 
  而那天晚上,刘新的冷淡终于惹翻斐然,她在大喊大叫了几声后夺门而去。
 
  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候,每次刘新追赶的脚步迅速无比。
 
  但这一次,他的脚步没有移动,只是在听到斐然高跟鞋的夸张声音渐渐在楼梯消失后,拿过电话拨通了杨慧的号码。
 
  拨通,却沉默了片刻才鼓起勇气问,杨慧,我们这道婚姻的菜,你有没有吃烦?
 
  婚姻对你来说是一道菜,对我,却不是。婚姻对我来说是饭。是我从小吃到大的米饭。虽然我知道饭也有很多种,可是让我选择,我还是只愿意吃米饭。虽然它很平淡,不会再有什么新鲜味道,但是这么多年我同样习惯了,从不想改变。
 
  杨慧慢慢地说完这一句,刘新冷不丁地就哭出了声。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