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挽救婚姻 >

自寻短见后,只想挽救一桩婚姻

发布日期:21-07-30       文章归类:挽救婚姻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自寻短见后,只想挽救一桩婚姻

    老马醒来的时候在医院,儿子马明俊和儿媳乔亚丽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他一瞬间有点儿蒙圈,伸了一下腿,感觉很痛。
 
    “爸,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呀?有啥事儿咱好商量,你干嘛要寻死啊?”马明俊带着哭腔说。
 
    “就是啊,爸,还好你跳下去的时候被树挡了一下,只是腿骨折了,没伤到其他地方。”乔亚丽接着说道。
 
    什么寻死?听了他们的话,老马更加迷糊了。
 
    他活得好好的,梦想着长命百岁,怎么可能寻死?
 
    而老马也不愧是老马,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这本来是一场意外,可别人都以为他是想不开。幸好他没摔到脑子,虽然晕过去了,但多半是吓的。
 
    想明白后,老马怒气冲冲地说:
 
    “我为什么要寻死?还不是因为你这个逆子给我丢脸!你说你,娶了这么好的媳妇不知道珍惜,你居然出轨,你对得起亚丽吗?你们要是离了婚,我有什么脸面去见你妈?我我我,我趁早死了的好!医院这楼高吧?我从这儿跳!”
 
    说着,老马作势要起来,结果动了一下,腿痛得更厉害了,他忍不住“嗷嗷”叫起来。
 
    “爸,你就别折腾了。我知道错了,我跟亚丽道过歉了,保证不会再犯。可她不原谅我,我有什么办法呢?我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你就别添乱了行吗?”马明俊十分无奈。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要是好好跟亚丽过日子,没这些花花肠子,能有这些事儿吗?唉,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哟,辛辛苦苦培养儿子上了大学,眼看着儿子能赚钱了,成家了,还以为该享福了,结果呢?我怎么这么命苦呀!”
 
    老马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捶着病床,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乔亚丽安慰他:“爸,你别多想了,好好休养吧。伤筋动骨一百天呢,我跟明俊的事儿,你就别操心啦。”
 
    乔亚丽有事先走了,老马想吃小馄饨,也想静下来理理思路,就支使马明俊出去买馄饨。
 
    说起来,马明俊一直是老马的骄傲。
 
    老马和马明俊他妈都只有初中毕业,两个人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工作,枯燥乏味不说,挣得也不多,在学习上,夫妻俩帮不上马明俊什么忙,也没有多余的钱给他报昂贵的培训班。
 
    但马明俊从小到大成绩就好,而且很懂事,不会在吃穿方面跟人攀比。后来他还顺利考上重点大学,毕业又找了不错的工作。
 
    最让老马骄傲的是马明俊的婚姻,没让老马操半点儿心。
 
    本来呢,老马觉得自己挺没用的,没攒下多少钱,也没能力给马明俊买婚房,担心他娶不到媳妇。
 
    可老马没想到,马明俊还挺有魅力。
 
    乔亚丽不但人长得俊,家里条件还很好,不但准备了房子,还不要彩礼。人家爹妈说,就是看中了马明俊这个人,别的都无所谓。
 
    马明俊结婚那天,老马流下了激动和幸福的泪水。
 
    他觉得穿着西装的马明俊很帅气,跟乔亚丽站在一起十分相配。
 
    婚后不久乔亚丽就怀孕了。
 
    老马一度有些忐忑,怕乔家提出让孩子跟他们姓。想想也是,人家付出了那么多,提这个要求也不过分,老马还真没法拒绝。
 
    但乔家丝毫没提这茬儿,乔亚丽生的是儿子,姓马。老马每次看到大孙子,都乐得合不拢嘴。
 
    平心而论,乔亚丽真的是个不错的儿媳妇。逢年过节,她都会给老马准备礼物。平日里也会时不时打个电话、发个信息问候一下。
 
    马明俊回来看老马,只要有空,她都会跟着来……
 
    老马经常跟马明俊说,做人要有良心,一定要对乔亚丽和她的家人好,绝对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马明俊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呢,居然跟公司新来的大学生搞到一起,还被乔亚丽发现了。
 
    老马得知这事儿后跑到乔家去,当着他们的面把马明俊揍了一顿。
 
    然后他又替马明俊求情,让乔家人看在孩子的份上,给马明俊一次机会。
 
    乔亚丽不肯,执意要离婚,而且要孩子的抚养权。
 
    马明俊当然不愿意,他不想离婚,也不想把孩子给乔亚丽。
 
    他每天在乔亚丽面前各种表现,想要争取她的原谅,然而乔亚丽不松口,说他如果不同意,那就法庭见。
 
    老马眼瞅着马明俊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挽回这段婚姻,一方面替他着急,另一方面又埋怨他不知好歹,有个美满的家庭还不安分。
 
    退一步说,就算真的忍不住要出轨,也该做好保密工作,不影响家庭的稳定呀。
 
    他第一次觉得马明俊挺没用的。
 
    但老马也没有办法,该做的他都做了,如果马明俊真的离了婚也只能认命,就算是出轨的代价吧。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老马意外从四楼掉了下来。
 
    但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想不开从五楼跳下来的。
 
    马明俊买了馄饨回来,老马一边吃,一边问他和乔亚丽怎么样了。
 
    马明俊垂头丧气地说:“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不过今天听说你出事,她二话不说就跟我来医院了,而且特别担心你。”
 
    “你爸一条命都差点儿没了,这关头她总不可能跟你离婚,你好好哄哄她,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老马说着夹起一个馄饨放到嘴里。
 
    马明俊点点头:“爸,我知道错了。你可以打我骂我,但你不能寻短见呀,你要是真走了,我下半辈子都别想睡个好觉了。”
 
    “知道了,我不会再想不开了。做错事的是你,要死也该你去死,对吧?”老马有些不耐烦。
 
    “呸呸呸,别死啊死的,咱们都要好好活着。”马明俊严肃地说。
 
    老马点了点头。
 
    第二天乔亚丽又来了,还买了水果。
 
    她削了一个苹果,切成块,装在保鲜盒里,插上牙签递给老马。
 
    马明俊则拿起一个香蕉,剥了皮,笑嘻嘻地递到乔亚丽嘴边。她冷冷地说不用,但还是接过来咬了一口。
 
    乔亚丽看着老马打了石膏的腿,说:“爸,这一定很疼吧?那么高跳下来,你不害怕吗?”
 
    “怕,可我更怕别人戳我的脊梁骨。你和你爸妈对马明俊有多好,我都看在眼里,可这小子居然做出这种事儿,是我没把他教好,我真的无颜面对你们呀!我就是要让他得到教训,让他一辈子都因为我的死良心不安。”老马说得太激动,咳嗽起来。
 
    “爸,这跟你没关系,没有人会说你的。以后你可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千万别再想不开。”乔亚丽安慰道。
 
    又陪老马聊了会儿天,乔亚丽要回去,马明俊提出送她,她也没拒绝。
 
    老马住院那些天,马明俊请了假在医院陪着,乔亚丽下班后都会来看看,给他们带干净的衣服来,然后把他们换下来的衣服拿回去洗。
 
    老马注意到,乔亚丽对马明俊的态度渐渐缓和了一些,说话的语气不再那么冰冷,还会叮嘱他注意身体,偶尔马明俊说个笑话,她还会笑出声来。
 
    老马觉得,经此一事,乔亚丽应该不会再坚持离婚。
 
    毕竟,因为马明俊出轨,他都寻死了。乔亚丽就算再铁石心肠,也会被打动吧。
 
    果然,老马出院一段时间后,马明俊说乔亚丽再也没有提过离婚这茬儿。
 
    他们都很默契地不再说过去的事,日子好像恢复到了从前。
 
    马明俊心有余悸,再也不敢有花花肠子,他经常在老马面前说,因为一时的鬼迷心窍,他差点儿失去了家庭,还差点儿害死了老马,这代价也太大了。
 
    以后不管怎样,他都会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看到马明俊洗心革面,老马很欣慰。而他这辈子都不会告诉别人,他从楼上掉下来的真相。
 
    八年前,老马和马明俊他妈过马路的时候,一辆闯红灯的车突然冲过来。
 
    老马吓傻了,关键时刻,马明俊他妈推开了他。她当时就死了,他却只是受了轻伤。
 
    人人都说老马的命是马明俊他妈给的,他也很清楚,大家说得没错。
 
    那个时候老马很感动,发誓再也不找别的女人,要用余生缅怀马明俊他妈。
 
    马明俊他妈的葬礼上,老马哭得晕死过去。没有女人的家不像个家,但没有一个人给老马介绍老伴儿。
 
    大家都觉得,如果他再找,就对不起死去的马明俊妈妈。
 
    时间长了,老马觉得寂寞。
 
    他虽然不年轻了,可也有生理需求。但他压根儿不敢想再婚的事,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跟马明俊交待,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别人的目光。
 
    马明俊他妈为他付出了生命,他怎么能忘掉她,去跟别的女人过日子呢?
 
    老马只能忍,不能破坏自己重情重义的人设。
 
    可后来,他忍不住了。偶然的机会,他帮了楼下女邻居一个忙。后来,他们又有了别的接触。
 
    女邻居四十多岁,孩子上了大学,老公经常不在家,夫妻感情不好。
 
    老马对她非常关心,时不时送点儿水果酸奶的,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本来,女邻居希望能去老马家里睡,这样更安全。
 
    但老马家里挂着马明俊他妈的遗像,老马过不去心里的坎。
 
    于是,他们每次约会都在邻居家里。
 
    一年多了吧,也没出什么岔子。
 
    有了女人的滋润,老马感觉整个人年轻了许多,日子过得也更带劲儿了。
 
    再加上儿子找了这么好的媳妇儿,又给他生了个大胖孙子,老马觉得人生简直圆满。
 
    老马也没想到,马明俊会出轨,还会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为这事儿,他愁得不行,都没心思到楼下找女邻居快活了。后来,还是女邻居主动找了老马,说她男人出去了。
 
    当时她穿了件旗袍,衬得身材凹凸有致。老马没把持住,把儿子的事儿抛到了一边。
 
    刚刚完事儿穿上衣服,女邻居的男人突然回来了,忘了带钥匙,在外面把门拍得砰砰响。
 
    本来老马衣服都穿好了,随便找个理由,说不定可以搪塞过去。
 
    可他做贼心虚,匆匆忙忙去门口穿了鞋子,打算爬到窗户外面躲起来,然后找机会溜出去。
 
    可能是太惊慌吧,老马一脚踩空,居然掉了下去。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因为他们那栋楼在最边上,旁边也没有别的房子,所以没有人知道老马是怎么掉下去的。
 
    既然儿子儿媳都以为他是自寻短见,老马就索性承认了。
 
    一来,可以掩盖他偷情的事实,二来,说不定还可以挽救儿子的婚姻。
 
    现在回想起来,老马都很佩服自己,反应够快,演技够好,成功骗过了所有人。
 
    老马的腿恢复得还不错,但他再也不敢对女邻居有非分之想。
 
    确切地说,他对所有女人都不再有非分之想。
 
    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儿,老马无比后怕。万一掉下去的时候没有被树挡住,死了或者瘫了,那也太惨了。
 
    老马决定,以后安安分分过日子,寂寞就寂寞吧,大不了没事多跟小区的老头儿们下下棋,打打太极。
 
    实在不行,过几年老老实实找个老伴儿,就算被人说薄情寡义,也好过提心吊胆偷情。
 
    不管是马明俊还是老马自己都深有体会:偷情的代价,太大。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