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挽救婚姻 >

一瓶水,挽救了我的婚姻

发布日期:21-07-30       文章归类:挽救婚姻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一瓶水,挽救了我的婚姻

    生死面前,有些事是小事。生死过后,小事可能还是会摧毁婚姻。
 
    一起来看今天的真实故事吧:
 
    01
 
    梁雅认识蒋涛,纯属偶然。
 
    她出生农村,个性要强。
 
    毕业后留在长沙,凭自己的努力买了一套小公寓。虽说只有50平,但好歹有个家。
 
    因为一直忙于工作,梁雅没心思谈恋爱,所以也就单了好多年。
 
    那天,梁雅路过学校,就顺便进去看望大学老师。
 
    聊天中,老师得知梁雅还是单身,热心地给她介绍对象。
 
    这个男生就是蒋涛了。
 
    蒋涛是老师的远房亲戚,也在这个学校上的大学,只不过和梁雅不是一个专业。
 
    老师说蒋涛人特别好,是长沙本地人,也买了自己的房子。
 
    梁雅不好推脱,同意加个QQ聊聊。
 
    蒋涛来加QQ时,梁雅惊奇地发现,蒋涛竟然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
 
    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缘分。
 
    聊得多了,梁雅发现他是个温和的男生。像一株木棉,谦逊有礼,沉静内敛。
 
    梁雅喜欢这样的性格,温暖又不张扬,舒适又不束缚。
 
    五月的天,细细的小雨轻柔洒落。
 
    长沙城里,万物都在静静生长。
 
    两人在街边的咖啡店里坐着,舒缓的音乐潺潺流过心间。
 
    梁雅心里忽然冒了句,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那种感觉很微妙,像是在人海里走了很久,一转身,就和想要的那个人撞了个满怀。
 
    02
 
    而成年人的感情,没有百转千回的忸怩。
 
    梁雅有鼻炎,闻不得烟味。她问蒋涛,你抽烟吗?
 
    蒋涛说,平时不抽的,除非推不开的场合,跟着抽两根。
 
    这在梁雅那,又加了一分。
 
    蒋涛是单亲家庭,他说正因为这样,结婚了就不会离婚,一定会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行走江湖的梁雅,觉得自己该停了。
 
    蒋涛说,我们可以试试吗?
 
    梁雅顺从自己的心回,好啊。
 
    爱情就这样开始。
 
    这一年,梁雅26岁,蒋涛26岁。
 
    恋爱谈得没有多热烈,却有一种直达心底的安心。
 
    不久后,梁雅因为有事要回老家。蒋涛说,我陪你一起呗,也见见爸妈。
 
    梁雅觉得好像太快了些,但她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而父母,一直为她的婚事着急。
 
    看见蒋涛,他们话里行间都是满意。天时地利人和,只差蒋涛家了。
 
    03
 
    但去蒋涛家,却不顺利。
 
    蒋涛他妈神色傲慢,眼神犀利,一看就不好惹。
 
    她带着本地人天生的优越感,说蒋涛从小到大都很优秀,工作单位也不错。
 
    然后开门见山地问梁雅的家庭、工作、收入。
 
    梁雅如实告知。目前已做到单位中层管理的位置,工资是蒋涛的两倍,且已购房。
 
    蒋涛妈妈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但她话锋一转,说,从小到大我们从没让涛涛做过家务,他连碗都不会洗。以后可麻烦你多照顾了。
 
    梁雅在心里笑了下,这是开始下马威了吧?
 
    明明蒋涛已经给她做过好几次饭,而且厨艺不错。
 
    蒋涛大概听出异样,在旁边说,妈,谁说我不会,我工作后早就学会了。
 
    蒋涛他妈说,这都是女人干的活,男人怎么能做这种杂事呢。
 
    梁雅听得来气,但到底忍住了。
 
    回去的路上,蒋涛说,对不起啊,我妈太护着我。你放心,我不是妈宝男。
 
    梁雅心里多少有些畏惧。
 
    这真要结了婚,她能处理好婆媳关系吗?
 
    04
 
    推波助澜的是,梁雅发现自己怀孕了。
 
    蒋涛很开心。他坚定地说,嫁给我吧,我想和你有个家。
 
    梁雅喜欢小孩,她想留下孩子。
 
    她嫁的是蒋涛,而且她和蒋涛各自都有房,婆婆在老城区也有一套房,有些矛盾是可以避开的。
 
    就这样,两人认识三个月,闪婚了。
 
    蒋涛的工资不高,每月还要还房贷,手里没什么积蓄。
 
    蒋涛妈妈说,你们是新时代年轻人,彩礼都是旧习俗。她甚至把首饰都省了。
 
    梁雅没计较,她也不缺这些。
 
    婚后,梁雅搬进了蒋涛的房子。
 
    蒋涛凡事都顺着梁雅,家务抢着做,厨房也不让梁雅进。他还和梁雅爸爸承诺,二胎随梁雅的姓。
 
    他的好弥补了那些不完美。
 
    2013年4月,梁雅生下了女儿。
 
    婆婆说,你们工作忙,也没经验。我来帮你们带孩子吧。
 
    梁雅想拒绝,却又找不到理由,只好让她来了。
 
    05
 
    婆婆搬来后,就把自己那套在老城区的房子出租了出去。
 
    然而婆婆来了,带孩子的人,还是梁雅和蒋涛。
 
    因为婆婆恋爱了。新交往的对象,刚好就住附近,两人陷入热恋。
 
    婆婆每天中午赶回来,做一顿饭就出去了。
 
    产假结束后,梁雅没办法,只好让自己妈妈过来帮忙。
 
    妈妈来了之后,婆婆就更加成了甩手掌柜。
 
    心情好了就逗逗孩子,孩子一哭闹就立马丢给梁雅妈妈。
 
    有段时间,婆婆说男朋友摔伤了腿,需要照顾,一个月都没回来。
 
    梁雅很无奈,也担心婆婆受骗,和蒋涛说过几次。
 
    蒋涛也有同样的担忧,尝试着沟通。但婆婆根本听不进去,依旧我行我素。
 
    梁雅渐渐不再抱任何期望,也就随婆婆去了。
 
    可是,并不是梁雅不计较,这个家就能平静。
 
    06
 
    婆婆似乎见不得蒋涛对梁雅好。
 
    蒋涛下班顺道买个菜回来,她就极其夸张地说,哎呀,我家涛涛以前可从没买过菜。
 
    梁雅和妈妈面面相觑。
 
    蒋涛赶紧说,这不都是应该的,买个菜多简单。
 
    婆婆瞪了蒋涛一眼,气冲冲地回了卧室。
 
    蒋涛给梁雅剥干果,婆婆看见了,立马大声嚷嚷,你是奴隶吗?她自己没长手吗,我让你伺候过我吗?
 
    梁雅心里的怒火迅速升腾,她说,妈,你什么意思?
 
    她想吵,但婆婆被蒋涛拉走了。蒋涛说,妈,你这样过分了。
 
    婆婆说,我怎么过分了?我还不是心疼你。
 
    声音越来越远,梁雅的心凉了。
 
    而且婆婆的吃醋功力日益见长。
 
    她看到梁雅和蒋涛坐一起,就开始作妖。说当着孩子面要注意影响,做父母要有做父母的样。
 
    婆婆这样要求梁雅,自己却没有一点界限感。
 
    有时候很晚了,婆婆突发奇想要看孩子,不敲门就直接进来了。
 
    梁雅和蒋涛都很反感。后来他们睡觉时,蒋涛就直接将门反锁。
 
    可是第二天,婆婆趁他们不在家,直接换了卧室的门锁。
 
    那是一把没办法反锁的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婆婆得意地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梁雅觉得自己快疯了。
 
    这样下去,日子还怎么过呢?
 
    妈妈总是劝梁雅,蒋涛好就行了,你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
 
    07
 
    可婆婆,在变本加厉。
 
    她明里暗里挑拨,常常和蒋涛说梁雅的坏话。
 
    有天,梁雅无意中看到蒋涛的手机里婆婆发的信息。
 
    “梁雅就是图你的钱,才和你在一起的。你们这样闪婚的,没几个能长久的,早晚都要分的。”
 
    “梁雅心机很深,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简单。她的心根本不在咱家。”
 
    “梁雅今天看我的眼神都是嫌弃,她就不想我跟你们住一起。”
 
    “你不能对梁雅好,会把她惯坏的。你得厉害点,让她事事都听你的。”
 
    “你早点醒悟吧,这世上只有妈妈是真心爱你的。其他女人都是靠不住的。”
 
    ……
 
    梁雅气得手都抖起来。
 
    尽管蒋涛一直在跟婆婆说,梁雅很好,梁雅不是这样的人,婆婆都是那句,知人知面不知心。
 
    在婆婆那,自己好像是个第三者,在残忍破坏蒋涛和他妈妈的恩爱。
 
    梁雅想不明白,自己裸婚嫁到这个家,什么都不计较。
 
    生孩子时大出血,差点丢了性命。她一边努力工作赚钱,一边照顾家庭和孩子,累得像条狗。
 
    她对婆婆各种忍让,还被婆婆在背后说成这样。
 
    心跌入谷底,冰凉彻骨。
 
    婆婆这块石头,她终是捂不热的吧。
 
    她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家,墙角的大叶绿萝养得枝繁叶茂,鞋柜上的杂物盒精致漂亮,精心挑选的地垫温馨可爱。
 
    可梁雅觉得疲惫至极。
 
    既然融不进去这个家,她不想再为难自己了。
 
    08
 
    梁雅没有和蒋涛商量,带着母亲和孩子,搬回了自己的房子。
 
    蒋涛求她回去,她拒绝了。
 
    一周后,蒋涛也搬了过来。他说,我得和老婆孩子住一起。你在哪,我就在哪。
 
    梁雅有点想哭。要是婆婆不作妖,他们的日子很幸福吧。
 
    梁雅的房子是个单身公寓,只有五十多平,根本住不下。
 
    他们把阳台改造成卧室,让梁雅妈妈住。
 
    日子看着有点辛苦,但至少不用看婆婆脸色。
 
    可婆婆并没有放过他们,她四处说蒋涛是个白眼狼,有了媳妇就不要娘。
 
    那段时间,梁雅接了很多亲戚的电话,包括舅妈和两个姨妈,都在指责她做得不对。
 
    梁雅刚开始还耐着性子解释,后来烦了,什么都不想说了。
 
    婆婆再来闹,她直截了当地说,这是我的家,请您自重。
 
    婆婆不甘示弱,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吵到心灰意冷,吵到有了离婚的心。
 
    街上没有兵,也没有马,梁雅的日子兵荒马乱。
 
    09
 
    而正在这时,梁雅又查出怀孕。
 
    是因为蒋涛吧,她到底还是将孩子留了下来。
 
    二胎是个儿子,婆婆直接放话说她不管。
 
    她一个人住着蒋涛的那个房子,没有搬回老房子的意思。
 
    梁雅休完产假,她妈照顾俩个孩子根本忙不过来,只能让爸爸来帮忙。
 
    小小的家根本挤不下六个人。
 
    蒋涛和梁雅商量,买套大点的房子。
 
    梁雅说,我们根本没有钱啊。
 
    蒋涛说,我来想办法。
 
    他回去和婆婆商量,想把他的那套房子卖了。
 
    婆婆说,我正住着呢,你这是赶我走吗?
 
    蒋涛说,那要不你住这,然后把那套老房子卖了,加上梁雅那套卖的钱,在这附近买套大的,这样也方便照顾你。
 
    可这一下,捅了马蜂窝。
 
    婆婆一哭二闹三上吊,说梁雅和蒋涛合伙欺负她一个老太婆。她含辛茹苦把蒋涛养大,唯一的一套房子都要被抢走。她没法活了。
 
    蒋涛的姨妈舅妈,接二连三来梁雅家里质问。
 
    梁雅不知道说什么好。
 
    提这个建议的是她儿子,不是她。而且蒋涛也是想着这样既能减少住一起的矛盾,也能照顾婆婆。
 
    但婆婆认为,是梁雅在教唆蒋涛。无论蒋涛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
 
    以前梁雅总想着,忍忍就好了,家和才能万事兴。
 
    可对于婆婆,忍是没用的,于是她开始和婆婆吵。
 
    吵到这个家不得安宁,蒋涛夹在两边,左右为难。
 
    梁雅有了离婚的念头。
 
    10
 
    只是谁也没想到,一天上班路上,梁雅因为心不在焉,精神恍惚,拿副驾驶上的矿泉水时,出了严重的车祸。
 
    她像是睡着了,做了一场冗长的梦。
 
    梦里,有很多人,很多事,交错在一起。有梁雅爸爸妈妈,有梁雅的婆婆,还有两个孩子。但更多是蒋涛。
 
    结婚一周年时,蒋涛攒了好久的钱,偷偷给她买了枚钻戒。
 
    两次坐月子,都是蒋涛照顾她。
 
    儿子出生后,蒋涛不顾婆婆反对,让孩子随了梁雅的姓,弥补了梁雅爸爸心里的遗憾。
 
    梁雅每次喂完奶就可以直接睡觉,蒋涛负责拍嗝哄睡。
 
    蒋涛下班回来就陪孩子,给孩子讲故事,做游戏。
 
    结婚这么久,蒋涛从没对她大声说过话。
 
    婆婆每次找事,蒋涛都坚决和她站在一起。
 
    婆婆说梁雅坏话,蒋涛也都在维护她,替她辩解。
 
    他甚至给婆婆跪下,求她不要为难梁雅。
 
    ……
 
    她只看到婆婆的刁难,却忽略了蒋涛对她的爱和维护。
 
    只是他们,还有未来吗?
 
    11
 
    梁雅醒来时,已经是一个月后。
 
    是在后来,梁雅才知道,车祸导致她脑部大出血、颅骨损伤。
 
    她的头盖骨碎了三分之一,医生给她做了两次开颅手术。
 
    医生说,能醒来是个奇迹。
 
    蒋涛憔悴了很多,那么爱干净的他,胡子长满了下巴。
 
    他的眼里布满红血丝,眼泪刷刷的掉。
 
    他不停说,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梁雅妈妈说,蒋涛一直相信你没事,坚持让医生救你。肇事司机逃逸,医疗费都是他借的。他这段时间累坏了。
 
    此时有风吹进来,梁雅心里堆积的怨恨,好像释怀了。
 
    什么婆媳矛盾,家长里短,在生死面前,都是小事。
 
    什么贫贱夫妻,委屈怨恨,在真情面前,都不值一提。
 
    患难见人心,她很坚信,蒋涛是爱她的,这个人是对的。
 
    而这就够了。
 
    她不能因为婆婆的不好,去全盘否定和蒋涛的婚姻。
 
    婆婆来医院看梁雅时,说,你以后开车慢点,出事了受累的还是涛涛。孩子还那么小,你得对大家负责。
 
    婆婆好像还是原来那副样子,说话带着枪药味。可梁雅还是从话里听出了关心和愧疚。
 
    听蒋涛说,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时,婆婆在外面整个人都在发抖。
 
    梁雅情况稳定了,婆婆才松了一口气。
 
    梁雅有点不敢信,她第一次在婆婆那感受到温情。
 
    12
 
    也就是片刻的温柔而已。
 
    但不管怎样,梁雅重新活过来了。无论发生什么,再坏也不会比之前坏了。
 
    这场车祸,那瓶放在副驾驶上的矿泉水,是灾难,也是拯救。
 
    梁雅清楚地知道,她和婆婆矛盾的缓和,是因为这场车祸,让大家暂且忘记了那些鸡毛蒜皮。毕竟生死面前,其他都是小事。
 
    等到有一天生活平静下来,婆媳矛盾仍然会是这个家的主旋律。
 
    因为爱蒋涛,也因为蒋涛爱她,梁雅是想改善这种婆媳关系的。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做才好。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