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女子心计

发布日期:21-08-09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女子心计

  俗话说得好:好运来了,想挡都挡不住!
 
  这天下午,周晓亮像往常一样,下了班回到小区,在楼下停好了车子,然后就夹着包不慌不忙地上楼。他家住在三楼,刚来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插进锁孔里,就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女人惊恐的尖叫,他不由一愣。
 
  只见一个女人惊恐万分地从楼上跑下来,一眼看到他,就像找到了救星一样一头扑进他怀里,回身指着楼上说:“楼上有条大狗,要咬我!”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看来吓得不轻。周晓亮也怕狗,不敢上楼,于是顺手就拉开了自家的门,两个人赶紧进屋,又关好大门,这才惊魂稍定。
 
  那女人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周晓亮忙把她扶坐到沙发上,又给她拿了瓶饮料。女人喝了饮料,这才逐渐稳定下来,拍着胸口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那狗真凶!”她的脸色也好多了,从苍白转为粉嫩。周晓亮看着她,心里不觉一动。想不到啊,这楼里还有如此一位美貌芳邻。
 
  两个人聊起来,互相介绍了自己。周晓亮这才知道,女子叫小玲,就住在六楼。两个人又说了一阵子闲话,估摸着那条大狗该走了,小玲就要回去。周晓亮抄起一根棍子,上楼侦查一番,果然不见那条大狗,小玲这才回家去了。
 
  周晓亮回到自己家里,家里还残留着小玲身上的香水味,让他不由想入非非。周晓亮的老婆陈菲出国几年了,一直没有回来过。周晓亮本来想去看她,但使馆就是不给他签证。他有几年没见过老婆了,也有几年没碰过女人了,心里早就痒痒了。但他一直没有找别的女人,倒不是说他道德有多高尚,而是现在的女人都不好惹,万一粘上甩不掉,那就麻烦了。此时他做什么都没心思,就坐在沙发里,闭上眼睛,使劲嗅着香水味,想着小玲迷人的身子,过过干瘾。从这天开始,小玲的影子就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了。
 
  又过了几天,他实在忍不住了,特别想见见小玲,哪怕只说两句话也好。他见小玲家亮着灯,估摸着她在家,就在心里编了个理由,然后上了楼,轻轻地敲小玲家的房门。
 
  开门的真是小玲。小玲一见到他,就惊喜地问道:“是你啊,有事儿吗?”周晓亮就把编好的谎话说了出来:“我家水管子有点儿漏水,你家有没有扳手啊?”小玲说:“好像有,我帮你找找。你进来坐坐吧。”小玲说着,就到里面去找。周晓亮进了门,这才发现小玲正在吃饭,饭桌上只放着一盘菜,一碗饭,一双筷子。他心里一喜,莫非她还是单身?但他转脸一看,就看到门边的鞋架上放着男人的拖鞋。看来她并不是单身,但是她男人很可能今天不回来。
 
  小玲找到扳手递给他,一看到他白白嫩嫩的手,就笑起来:“你干过粗活儿吗?你要是没干过,还真别乱动,弄不好的话,还会聋子没治好给治哑巴了。走,我帮你看看去。”小玲就拿着扳手,跟着周晓亮回了家。一进到厨房里,小玲没见水管子漏水,就什么都明白了。她一粉拳打到周晓亮胸口,然后就扑进他怀里,抱着他一通热吻。周晓亮没想到进展会这么快,稍稍愣了一下,就被小玲的激情点燃了,一把抱紧了小玲,一边拥着她往床上去,一边扯着她的衣服。
 
  他搂着小玲躺到床上,扯开了她的衣扣,露出白花花的胸脯,他顿时热血沸腾,又去扯她的内衣。小玲却按住了他的手,喘着气说:“我可以做你的情人,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周晓亮心里一紧,原来女人都是不肯白付出的,都有条件啊。他连忙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答应。”小玲说:“我不想破坏我的家庭,我只能给你当情人。咱们俩的事儿,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周晓亮一听是这个要求,顿时心花怒放。他也是这么想的,想不到这个女人对他一无所求,这真是求之不得呀!他忙着点头答应了。小玲也就不再拦着他,两个人干柴烈火,很快就脱光了衣服,合到一处。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才渐渐地平息下来。小玲靠在周晓亮怀里,满足地笑着,在他耳边说:“你真棒。”周晓亮抱紧了她,小声说:“只要你想我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小玲点了点头,这才跟他抱怨起来。原来,他老公那方面不行,对她只能应付了事,越不行越怕,现在更是怕得厉害,有机会就躲着她,见到公司出差的机会就抢着去。这不,最近又到外地去了,一去就得一个多月,快把她烦死了。周晓亮这才明白,小玲原来是个寂寞的少妇,只想着到他这里来偷腥,获得暂时的满足感,别无他求。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他心下一松,说不出的高兴。
 
  从这以后,他们俩就经常幽会。两个人楼上楼下本就方便,更何况一个是女主人多年不在家,另一个男主人长期出差,有个工夫就见上一面,行那男女之事。两个人也遵守他们的约定,做得十分隐蔽,没有外人知道。不知不觉间,就过了几个月。
 
  过了秋天,就是冬天了。一到冬天,整个城市都天寒地冻的,人们都不愿在外面呆着,很少再有聚会活动,更何况家里还有个艳遇等着,周晓亮每天下班就回家。但是,小玲却有些日子没来找他了,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他偷偷观察过,小玲的男人好像又出差了,小玲进进出出都是一个人,可她从他家门口过的时候,都是匆匆忙忙的,从来没有停留过。她不会是遇到了更好的男人吧?这样一想,周晓亮就觉得很窝火。他虽然从没想过跟小玲怎么样,但一想到小玲白白嫩嫩的身子躺在别的男人身下,他就一阵难受。
 
  这天,周晓亮提前下班回到家,就趴在窗口等着。6点来钟,就见小玲拎着小包下班回来了,正不紧不慢地往楼里走。周晓亮走到门口,轻轻开了门,竖起耳朵听了听,楼道里没别的动静,也没有邻居上下楼,他的胆子就大了些。等到小玲路过他家门口时,他猛地打开房门,一把将小玲拉进房里,锁上了房门。
 
  小玲一把推开他,惊恐地问道:“你要干吗?”周晓亮说:“我想你了。怎么这么多天不来找我?”小玲嘟着嘴巴说:“你不要想我。咱们俩不是说好了吗,不动感情,不破坏家庭。”周晓亮说:“不破坏家庭好说,不动感情却难了。我想你了,真的想你了。”说着,他就扑过去抱住了小玲。小玲没动,任他抱着。他见小玲没反抗,就更来劲了,抱着小玲就往床边走,边走边亲吻着她。小玲身上依旧散发着迷人的香水味,让他着迷,让他疯狂。他忙着去解小玲的衣服,小玲却坚决地拦住他,严肃地对他说:“今天不行。”周晓亮愣住了:“为什么?”小玲沉默了片刻,这才小声说:“我怀孕了。”
 
  周晓亮放开她,仔细打量,这才发现小玲的小肚子微微地凸了出来。现下是冬天,她穿的衣服厚,这才遮盖了一些,但还是能看出来。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就放宽了心,问道:“几个月啦?”小玲说:“快4个月了。”周晓亮说:“那你老公该高兴坏啦!你们一直没孩子,这回可遂了他的愿。”小玲白了他一眼,嘟哝着说:“他高兴什么呀?这孩子是你的。”周晓亮惊得险些跳起来:“你说什么?”小玲说:“这孩子是你的,我算着日子呢。”周晓亮顿时手足无措了:“这可咋办?这可咋办?”小玲说:“还能咋办?做了呗。哪天你陪我去趟医院,把孩子做了,可不能让他生下来。”周晓亮忙着点头应道:“好,好。那什么……”他翻出5000块,塞到她手里:“钱不多,买点儿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吧。”小玲笑笑说:“我又不缺钱。拿了你的钱,倒容易让他怀疑,惹出麻烦来。这几天他出差了,你赶紧陪我做了就是了。”周晓亮忙不迭地应下来。
 
  周晓亮请好了假,准备带着小玲去做手术时,却发现小玲不见了。他大着胆子到小玲家去找她,却见大门紧锁,家里根本就没人。他连着找了好几天,小玲连个人影都没有。当初心想反正住上下楼,为了保密,他也没跟小玲互留手机号,这下倒好,小玲的情况她一概不知,他都没地方找小玲去。小玲干吗去了?他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整整一个月,小玲都没回来,周晓亮的一颗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儿。再过几天,小玲肚子里的孩子满5个月,就不能做手术了。她真要把孩子生下来,他可怎么办?但是小玲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更让他惊异的是,小玲的老公也从未回来过,她家那扇大铁门一直锁着。
 
  接下来的几个月,小玲还是踪迹全无。周晓亮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简直要被折磨死了。但他无能为力,只能等着。他真想不明白小玲是怎么回事,日后又会要求他什么。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已经无力改变,只能等。他最怕发生的情形,就是小玲带着孩子来找他,那时他该怎么办呢?可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春暖花开的时候,小玲终于回来了,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邻居们都过来看她的胖儿子,纷纷祝贺她,小玲也开心地笑着。周晓亮也跟邻居们一样,装作很关心的样子过来看孩子又祝贺她。小玲看四下无人,就白了他一眼,小声问道:“你看他,像不像你啊?我觉得跟你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周晓亮一听这话,吓了一大跳。他再低头看小玲怀里的孩子,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正是一个缩小版的周晓亮啊!他的心猛地一沉,慌张地问道:“咱们不是说好了把孩子打掉吗?你怎么还是生下来了?”
 
  小玲这才说,她也是不得已。那天晚上,她本来想好了打掉孩子的,可她老公忽然回来了。她老公一看她怀孕了,兴奋得不得了。她找了个托辞,说不想要这个孩子。她老公马上急了,问她是不是这个孩子不是他的,才想着打掉了毁灭证据?她就不敢提这个茬儿了。他老公怕她偷打掉孩子,就把她逮到了公公婆婆家里,让公公婆婆日夜照顾她,其实就是把她给看起来了。她不想离婚,也怕老公怀疑她偷情,这丑事一旦传扬出去,她就没法做人了。她只好硬咬着牙把孩子生下来,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让邻居们看出来,再引起老公的怀疑,那她就只能实话实说,离婚呗,她带着孩子过。
 
  小玲轻描淡写地说着,周晓亮却已经给吓得魂飞魄散。他可不想离婚,他现在的事业全靠着老丈人呢,只要一离婚,老丈人一放手,他就得彻底完蛋,背上一身的债务,那就连穷光蛋都不如了,会被抓进大牢里。他低声怨道:“你可害苦了我!咱们俩楼上楼下住着,孩子长得这么像我,邻居们能不说三道四吗?你老公迟早要知道,我老婆也会知道。”小玲说:“大不了咱们俩各自都离婚,咱们俩结婚,一块儿过吧。”
 
  听她说得这么轻巧,周晓亮恨不得抽她俩嘴巴。见到有邻居又凑过来,他想可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不然就该看出孩子和自己的关系,那就麻烦了。他赶紧笑了笑,又跟小玲说了两句祝贺之类的话,便匆匆告辞了。
 
  回到家,他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想着该怎么办。他在心里骂了小玲一万遍,后来,他想到小玲说过的话,不觉灵机一动。小玲说,楼上楼下住着,他们经常能碰面,邻居们才会拿他们比;要是不能碰面,那还比什么呀,也就没人怀疑了。再说,只要自己一走,小玲还上哪儿去找自己呀?这么一想,他的心里豁然开朗。他马上出门,找到一家房屋中介,把自己家的房子挂牌出售。
 
  半个月后,他迅速贱价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搬了家。他先租了房子住,然后又买下一套房子,搬了过去。他老婆电话里问他为什么卖房子,他说那房子不好,老是漏水,物业也不给修,他老婆就没再多问。他提心吊胆过了些日子,也没见小玲来找他,心里才渐渐地踏实下来。这场梦魇好不容易才过去,他可再也不敢希望自己有艳遇了。
 
  一年后的一天,他出去办事,正好被一个结婚的场面给挡住了。他只好停下来看,忽然就看到人群中站着小玲,正抱着一个孩子,满脸喜气盈盈的样子。他心里一动,那可是自己的儿子呀,大半年没见了,真应该看上一眼呀。他悄悄凑过去,想偷偷看看自己的儿子。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拉起小玲说:“你怎么还在这儿站着呀?新娘子要认亲了。”小玲把怀里的孩子塞给他说:“你快抱着咱儿子,我抻抻衣裳。”
 
  男人接过孩子,两张脸就贴到一块儿了。周晓亮看得清楚,那两张脸都是圆圆的,那眼睛也都是圆圆的,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他心里“轰”的一下,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这时,就见新郎也出来了,站在门口冲他们喊:“姐、姐夫,你们还磨蹭什么呢?快来呀!”周晓亮一见到他,蓦然间一切都明白了。
 
  新郎官正是小玲的弟弟,也就是那家二手房的中介员。他要结婚,又买不起婚房,就打上了周晓亮的主意。他们早就调查清楚了周晓亮的情况,然后由小玲出面,色诱周晓亮。她嘴里说什么都不要周晓亮的,却一心想要他的房子。其实,她每次跟周晓亮做爱的时候,都做得十分谨慎,采取了必要的防护措施。等到她怀孕以后,她明明知道那孩子是老公的,却谎称是周晓亮的。周晓亮跟她做爱那么多次,哪记得哪次没戴套,又怎么知道那套有没有出问题,他脑子里早就被小玲灌输了她老公无能的信息,因此一听说小玲怀孕,就自然而然地想到孩子是他的。等到孩子生下来,小玲又用话诱导他,周晓亮害怕了,想到了卖房子。小玲弟弟就在附近二手房中介工作,他故意把房价压得很低,但周晓亮急着要出手,也就答应了。小玲弟弟用很低的价格买下了这套房子,装修好了以后,当了婚房。哪个孩子刚生下来不都皱皱巴巴的,说像谁就像谁,只因为他做下了丑事,才会想到像自己啊!
 
  周晓亮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就因为自己不老实,偷尝了几次腥,还以为是白拣来的艳遇呢,不想却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做人,还是老实一点儿吧……



上一篇:前夫的房产

下一篇:二婚妻

文章标题:女子心计

文章地址:http://www.gzdongai.com/qinggangushi/3589.html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