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吞进肚子里的秘密

发布日期:21-08-09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吞进肚子里的秘密

  方芳下班归来,前脚刚进屋,便一眼瞧见丈夫梅林正在窗前展笺看什么。也许梅林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纸上的缘故,直至妻子趋近身边,他才大吃一惊,急忙将这纸笺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里,露出满脸尴尬的神色,冲着妻子不自然地笑了笑:“方芳,下班了?”
 
  按照惯例,方芳这时会像小燕子似的扑上前去搂住丈夫的脖子,给他一个甜甜的吻,然后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卿卿我我地亲热一阵子。
 
  可今天不然,方芳让丈夫这一奇怪的举动给惊呆了。结婚三载,夫妻之间从来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为什么今天丈夫一反常态,见了她就遮遮掩掩,惊惶失措呢?难道这纸笺上还有什么秘密?难道丈夫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想到这里,方芳刚进屋时露出的甜蜜笑容便倏地消失了。她站在丈夫面前,平静地伸出右手打开光洁的手掌,以半是撒娇半是命令的口吻道:“梅林,藏着什么好东西,给我瞧瞧!”
 
  梅林竭力掩饰着惊慌的神态,嗫嚅道:“没啥,没啥,废纸一张。”
 
  丈夫越是这般心虚,方芳越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她以不可抗拒的姿态执拗地将那手掌继续朝前伸了伸:“既然是废纸一张,给我瞧瞧有啥关系?”
 
  梅林摇了摇头,突然吐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瞧了会让你伤心,增加你的思想负担,还是不瞧为好!”
 
  丈夫这么一说,方芳就更坚定了要解开这纸团秘密的信心不可,她几乎是突然扑上前去抓住丈夫的那只胳膊,要去夺过捏在他手里的那个纸团。
 
  梅林措不及防,情急之中将妻子一推,迅速地将那早已揉皱的纸团塞进嘴里,飞快而又艰难地吞咽了几下,那纸团便落进肚里去了。
 
  这闪电般的动作仅仅发生在几秒钟之内,等妻子再次扑上前来阻止时已经迟了。
 
  方芳做梦也没想到丈夫会有这么一手,顿时双腿一软,像团稀泥似的瘫在地上,伤心绝望地嘤嘤抽泣。这是他们牢不可破的婚姻生活中从未出现过的怪现象,做妻子的怎能不大受刺激呢?
 
  当天晚上,两口子谁也没动手做饭。方芳早早爬上了床,抱着枕头整整呜咽了一夜。第二天早晨醒来一照镜子,那美丽的双眼红肿得像一对桃子,而床上的那个枕头也湿得没一根干纱。丈夫梅林也不知啥时在家里消失了,沙发旁边的那只烟灰缸里的烟蒂堆得像小山似的,方芳幽幽地叹了口气,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像大病了一场,打不起半点精神来,便只好给单位挂了个电话要求请两天病假,然后又返回卧室,一头倒在床上,睁着双眼盯着头顶上的吊灯,不住地长吁短叹。这时,她才隐隐约约觉察到,他们这对恩爱夫妻之间已经出现了裂痕,那个被丈夫吞下肚里的秘密纸团就是危险的信号。怪不得近一个月来,丈夫总是有点魂不守舍,在她面前强颜欢笑。毋庸置疑,这是一封百分之百的情书!丈夫之所以要将它灭迹,就因为见不得阳光!正如丈夫情急中的坦诚相告:“瞧了会让你伤心,增加你的思想负担,还是不瞧为好!”瞧,这不成了不打自招!男人啊,男人的心说变就变,无怪乎古人说:“痴心女子负心汉。”无怪乎自古便有“无毒不丈夫”之说……方芳越想越伤心,越伤心越掉泪,她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晴天一声霹雳?好端端的一个幸福美满家庭为什么会让“第三者”插足?天啊,难道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了结了么?不,不!方芳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轻轻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前额,冷静地思索了片刻,终于拿定主意,有了把握。丈夫决不会抛弃自己,因为他们的爱情是经过了百折不挠的考验。旅行结婚时,他们两口子曾经登上黄山那险峻的天都峰,在那道象征牢不可破的爱情铁链上拴过一把大铁锁。也就是说,这爱情谁也破坏不了,永远天长地久!接着,他们又南下广西,在刘三姐的塑像前双双海誓山盟,像当年刘三姐与阿牛哥订立白头盟一样,深情地吟唱道:“连就连,我俩结交订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经过这么一阵反思,方芳似乎又变得信心百倍起来,她自信与丈夫的爱情基础是牢靠的,即使丈夫偶尔失足,她也应当以宽广的胸怀原谅他,帮助他摆脱“第三者”的纠缠,扬起生活的风帆,重筑小家庭的爱巢。
 
  思想顾虑一旦解除,方芳顿觉得神清气爽了,她吐出了心中的块垒,重新振作精神,走出卧室,冲了杯鲜牛奶提神。稍微休息片刻后,一瞧快近午间了,便又走进厨房,施展开平日的烹调手艺,弄好一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摆在桌上,焦急地等待丈夫的归来。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飞快过去,壁钟已敲过12点了,还是不见丈夫归来。方芳便心焦了,急忙拿起话筒朝丈夫的公司里挂电话。这些年,丈夫下海后办了一家公司,一直红红火火,如日中天。丈夫事业心极强,极少在家中吃午饭,这会儿电话一打过去,公司办公室的人便回话说,梅林总经理昨天和今天一直没上班。方芳内心一沉,一种无名的恐慌又袭上了心头。不过,她深信丈夫是重事业如生命的人,他也许忙业务去了,其他什么意外是绝不会发生。尽管如此,方芳还是感到有点忐忑不安,独自瞅着满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竟没产生半点食欲,眼睁睁瞧着全冰凉了。团团阴影,又无端地袭上了她的心头。
 
  挨至晚间,公司才来电话,告之总经理出远差了,归程时间未定,多则一月,少则半月。
 
  这又是一种反常现象。过去,丈夫每次出差,哪怕三五天,也要和她依依吻别,双方千叮咛万嘱咐,互道祝福。而今天却不辞而别,连直接通个电话都没有,难道真的变得如此铁石心肠了么?方芳那颗揉碎了的心,无端又掺杂了一丝悲哀。
 
  丈夫这么一走杳如黄鹤,不见音讯。其间,方芳到公司问询了几次,均未获得丈夫出差的地点,也不见信件电话。她的心中便又隐隐不安,再也无心上班,干脆请了长假在家呆着。
 
  朝也盼,晚也盼,望穿双眼。这天黄昏,方芳总算盼来了丈夫从远方寄来的一封挂号信。可怜的女人激动得杏眼泉涌,双手颤抖着,好不容易拆开信封,抽出信笺一看,竟只有寥寥数行字迹:
 
  方芳:
 
  我被魔鬼迷住了,今生今世难脱身。只有伴随她浪迹天涯,了却余生。而我们之间的缘分也只好就此而终。离婚协议书已函托公司办理,您只管签个字就行,这份家业也就归你了,算是弥补你青春的损失。请别惦记我这无情无义之人。
 
  梅林
 
  读罢这封绝情信,方芳仿佛又挨了迎头一棒,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竟栽倒在地,好半天才悠悠醒转过来,泪水又似泉水般地涌了出来。
 
  如果说在接到这封绝情信以前,方芳还对丈夫存有幻想的话,那么,眼下读了这席断情话语,她已心如刀绞,痛不欲生。梅林啊,梅林,你究竟喝了这狐狸精的啥子迷魂药啊?竟会突然舍弃自己的亲人,舍弃自己的事业,与妖精私奔远走高飞,难道你真的成了一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蠢男人么?不,不,这与你平日的性格格格不入啊!难道这妖精竟有如此迷人的魅力么?
 
  方芳决心要逮住这个害人的妖精。她来到公司,当众撕毁了丈夫寄来的那份离婚协议书,并详细打听丈夫的“婚外恋”。然而,公司上下反映总经理作风正派,生活严谨,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方芳于是又扩大侦察范围,重金雇人调查丈夫在外面活动的情况,依然一无所获。
 
  就这样,一个月时间转瞬过去,丈夫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飞往何处去了。这一个月里,方芳终日以泪洗面,夜不能寐,眼前不时浮动着丈夫的身影。苦思成疾,满头青丝竟也从中生出了几缕白发,华年少妇竟成了半老徐娘。
 
  这期间,方芳通过报纸、电视等新闻媒体,发出了许多寻人启事,然而均像拳头砸在棉絮上毫无半点反响。
 
  不甘心啊,不甘心,方芳不甘心让妖精将自己的丈夫从身边拐走,她要仿效古代的孟姜女寻夫那样,哪怕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将自己的亲人寻回自己的身边。
 
  于是,方芳卖掉了公司的所有财产,开始孤身闯天涯,踏上了漫漫寻夫路。
 
  她又一次重登黄山天都峰,沿着那两条挂满铁锁漫无尽头的铁链,上下摸索,寻找三年前她和丈夫亲自锁在铁链上的那把大铁锁,嘴里喃喃念道:“我们的爱情之锁不会丢的,不会丢的!”当然,她无法从这成千上万把铁锁中辨别出她和丈夫锁在上面的那把大铁锁,但她却始终坚信这把锁一定会锁在铁链上,永远不会丢掉的!
 
  她又一次来到广西刘三姐的故乡,面对着那尊笑盈盈的刘三姐塑像,方芳双手合掌,默默祈祷:“三姐啊,三姐,保佑我和梅林白头偕老,爱河永沐!”她清楚地记得,三年前与丈夫在此间海誓山盟时,当方芳唱到“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时,梅林就曾经纠正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而今山盟犹在,却人去楼空,怎不令方芳芳心寸断,痛不欲生!
 
  就这样,方芳天涯海角寻夫,不觉倏忽就是两个多月。在这两个多月中,方芳历尽千辛万苦且不说,就连自己的青春朝气也已消耗殆尽,青丝变成了白发,皱纹极快地爬上了额头,就连神经也变得麻木迟钝起来。人前人后,经常自言自语,喃喃念道:“我真傻,真傻,真不该逼着看这纸团。要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不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啦!”
 
  当方芳返回家里时,左邻右舍几乎都认不出她来了。而当她被亲人们搀扶着迈进家门后,一眼瞧见厅堂正中摆着的那个骨灰盒,和上面悬挂着梅林的那幅披着黑纱的遗像时,她便什么都明白过来了,声嘶力竭地号啕了一声:“梅林啊,我终于寻着你了!”然后,疯了似的一头扑上前去,搂着那骨灰盒失去了知觉……
 
  当方芳从昏迷中悠悠醒转过来时,发现满屋人都在陪着她抽泣、抹泪、叹气。于是,她便又记起了什么似的,大声喝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梅林的骨灰是谁送回来的呀?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她疯狂得像一头绝望的母狼在悲哀地嚎啕着,嚎得满屋人的心都在颤抖着。
 
  众人好不容易才让方芳平静下来,有人便拿来一封信:
 
  方芳,永别了,我将进入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我是背负着一个沉重的包袱离开人世的,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您!
 
  还记得那个纸团的秘密么?实话告诉您,这是医生给我的判处死刑的诊断单。在这以前一个月,我便发现自己身体非常不适,在好几家医院检查、化验后,均诊断为绝症,回天无力。后来,我又到外省一家有名的医院求医,那个纸团就是该医院给我的答复。而这一切我必须瞒着您,怕增加爱妻的思想负担。然而,偏偏这般凑巧,这死讯通知单还是被您撞上了,而且索要看个明白。情急之中,我只好将它揉成一团吞下肚去,成了让您无法揭开的谜。谁知您却把它误当成一纸情书,顿生嫉妒之心,伤心至极。于是,歪打正着,经过一夜的痛苦思索,我决定将错就错,一错到底,自背黑锅。并借机出走,又给您写了离婚协议书,以妥善安排后事。
 
  我为什么要这样干呢?就因为担心您为我伤心过度,以致出现意外。俗话说,爱之愈深,恨之愈深。我们结婚三载,相濡以沫,举案齐眉,从没红过一次脸;我们曾经海誓山盟,患难相依,生死与共,要是我这一撒手先您而去,不知要给您带来多大痛苦!故而,我必须抢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先割断我们之间的情丝,以减轻爱妻的痛苦。所以,我便忍辱负重,以莫须有的“婚外恋”为理由打击您,以激起您对我的仇恨,减少对我的思念。这样,我在九泉之下也就含笑瞑目了……
 
  我已经在外结识了两位非常可靠的朋友,托他们料理我的后事。并拜托他们等我去世后,再将骨灰盒寄回家中,这样也可尽量给您和家人减少哀思。
 
  方芳,真不想离开朝夕相伴的你,可病魔无情,回天无力,又有什么办法呢?死者长已矣,生者当奋斗!
 
  爱妻,永别了,不用哭泣,不用悲哀;今生夫妻暂相别,来世我俩再团聚……
 
  ……
 
  看完丈夫这封信,方芳长号数声,竟又一头栽倒在骨灰盒前,昏迷过去了……
 
  满屋人无不为之动容,陪着这痴情女子一块落泪、叹息。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