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儿

发布日期:21-08-14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儿

  1
 
  赵钧在沙发上打盹儿,忽然给一股子刺鼻的焦味儿熏醒。他一个激灵蹿起身,到处寻找。然后在窗口看见一线浓烟往上蹿。再一看,那浓烟来自楼下王伯家。
 
  赵钧二话不说冲下楼去,敲了会儿门没人开。因为是老房子,门也是老式的木门,赵钧就用力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屋里浓烟熏天,呛得人直咳嗽。火源像是来自厨房,已经蔓延到客厅了。王伯已经熏晕在客厅的地上,离门不远,是死是活不知道。赵钧一手捂着口鼻,一手将他拖了出来。
 
  赵钧赶紧打了120和119,自己跑去楼道找灭火器。他以前在厂里负责过消防,有一定灭火经验。他想着能灭一点是一点,否则火势大了,第一个连累的就是他家。
 
  赵钧自个儿都没想到,他一顿猛干,火居然给灭了。
 
  得到消息的王伯的女儿女婿火速赶来,几乎跟消防员以及医护人员一起到达。
 
  赵钧从阳台看到王伯的女儿那一刻,心里咯噔一下。这么久了,他看到她还是会条件反射地做出一些生理上的反应,譬如心跳加速。都说感性的人的感官总是特别容易受到外界刺激,比切洋葱时会流泪,炒辣椒时会打喷嚏还要强烈。
 
  而赵钧,一看见王楠就莫名地心脏收紧。
 
  除此之外赵钧还注意到王楠跟她男人下车的时候好像在吵架。王楠步子跨得大,走在男人前面,边走边回头瞪男人,男人指着王楠,不知道叨叨什么,态度有些恶劣。
 
  容不得赵钧多想,一大波人已经上了楼。
 
  王伯在医护人员的心肺复苏下醒了过来,医生初步检查没有大碍。消防员确定火已熄灭,交代了一些重要事项之后撤了。
 
  等人全部走光了,王楠才注意到一旁灰头土脸的赵钧:原来帮忙灭火的就是你啊!刚刚人多,我只顾着我爸了,没瞧见你。你没事儿吧!多亏了你,我爸才没出事儿。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吃饭!
 
  赵钧没来得及说话,倒是王楠的男人先发起了牢骚:我说什么来着?老头子一个人住不安全,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你们不听。现在好了,好好一屋子搞成这样,差点儿就出了人命。既然不听我的,着火了也别通知我啊!老子正在开会你知道吗?你叫我来,我是会灭火啊还是能救人?
 
  王楠的脸瞬间阴下去,张了张嘴,又咽了下去。当着赵钧,她不想跟男人吵。她跟赵钧客套了两句,把他送出了门。
 
  2
 
  然后,那一整个下午,楼下都在吵架。
 
  这楼隔音效果不好,楼下吵什么,楼上听得一清二楚。王楠说这是个意外,你老揪着不放干嘛?男人说意外?要不是老头子一个人住,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这次是起火,下次是什么?只怕是爆炸吧!自己家炸了也罢,要是炸了别人家,还得赔钱!王楠就说你放屁!闭上你的乌鸦嘴!
 
  赵钧连晚饭也没做,洗了把脸就一直贴墙听着楼下的动静。
 
  他印象中的王楠不是一个撒泼耍狠的女人,她温柔、娴静,说话和声细语。就连笑也总是收着,敛着,那柔弱的气质特别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当然也包括他。当初若不是王伯反对,或许他们就结婚了吧。
 
  她若跟他在一起,还会是现在这种局面吗?
 
  楼下那一声声激烈的互骂,那么真切又具有杀伤力。两个人言辞激烈,毫不退缩。从气势上看,势均力敌,不分伯仲。
 
  可见都是平时实战中练出来的。
 
  王楠讥讽男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你就是想让我爸卖了房子,把钱拿给你投资是吧?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不自己去想办法弄钱,居然惦记到我爸头上,你可真够不要脸的哈!你要真怕我爸一个人住不安全,你花钱给我爸雇个保姆啊,省事儿省心!你舍得吗你?
 
  男人气急:我投资为了谁?我投资还不是为了你?要不是你天天发牢骚,说我赚的少,不够花,成天跟这个比,跟那个比,冷嘲热讽的,说嫁给我亏了什么的,老子能想发财想疯了?
 
  然后王楠说了句让赵钧惊掉了下巴的话。她骂男人:你自己JB歪,还怪马桶?自己没能力赚钱,比不过人家,还不准我抱怨两句?你想投资,你倒是自己想法子弄钱啊!惦记我爸算怎么个事儿?
 
  奇怪的是,两个人吵成那样,王伯居然一声不吭。
 
  以前他可是很有主意和脾气的。那会儿为了防止赵钧跟王楠天天见面,硬是把王楠赶去她姑姑家住了。怎么这会儿女儿女婿闹成这样都不带发言的?
 
  难道年纪大了,人也懒了,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还是他们吵得勤,老头子早就司空见惯了?
 
  3
 
  门被敲响的时候,赵钧猜想可能是王楠吧。可是拉开门,他愣怔了,居然是王楠的男人。
 
  男人也有些意外。他知道是赵钧帮忙灭的火,但不知道他就住楼上。
 
  男人刚刚吵了架,脸上还有未消的余怒,见了赵钧,他强挤出一丝笑容,看上去有些疲惫:那个,哥们儿,借个火。
 
  赵钧给他点了火,他就杵在门口吸着。赵钧说:要不,进来坐坐?
 
  男人进去了,好像身体累得要散架似的往沙发里一倒,吐了口长长的烟。眼睛看向天花板,叹了声,真他妈烦。
 
  赵钧给男人开了一瓶汽水,男人问赵钧,还没结婚啊?
 
  赵钧说没。
 
  男人问原因,赵钧说相了几回亲,性格不合,吹了。
 
  赵钧当然不会告诉男人,他至今单着,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王楠。当初他爱王楠爱得深切,可王楠他爸看不上他,嫌他没个正经职业,在家搞什么自由职业,这也算事儿?又能挣几个钱?硬是给拆散了。
 
  赵钧把这份感情看得很重,分开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走出来。
 
  刚分开那阵子,赵钧恨透了王伯,还找过老头的茬。譬如喝多了敲老头的门,上家里闹事儿……说到激动处拍桌子摔碗,还哭。老头子为这报过好几次警。
 
  有次王楠也听说了这事儿,特地跑回来过一趟。彼时她已经处了新对象,劝赵钧向前看,别惦着她。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
 
  她是过去了,可赵钧没有。赵钧这一颓,就颓了好几年。尽管后来也处了几个对象,可总是没法儿投入。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又或者总想在人家身上找点儿王楠的影子,找不着,便兴趣索然。若找着了,又常常不经意间伤感起来,处着处着又变了味儿,最终还是无疾而终。
 
  王楠的男人又是一声长叹,赵钧回过神来。
 
  男人问赵钧,你跟我岳父关系怎么样?
 
  我平时不咋出门,跟整栋楼的人都不熟。就是平时碰上了,也不咋说话。
 
  男人抽完了烟,摁进烟缸里,然后闭着眼,用力揉了一下太阳穴,像是在做舒缓按摩。
 
  怎么了?累啦?
 
  嗯。男人声音有些无力,一副疲惫之相:昨儿加班加了一宿,今儿又赶早开会。那头事儿没做完,下午又出了这个事儿。你说我这……
 
  男人顿了顿,苦笑一声,略带羡慕的口气道:还是你好啊!没结婚,不知道结婚的苦。自打结了婚以后,我就成了个上轴的机器,转个不停。又要管这,又要管那,方方面面。还处处遭埋怨。赚钱少,老婆不开心,天天数落。想投资吧,又没钱。好不容易跟人后头吃屁,得了个项目,想老头子卖了房子支援一下,还给骂了个狗血淋头。有时候想想,真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
 
  男人说到这里便打住了。看得出他是真的很累。眼里布满了血丝,是典型的缺乏睡眠的症状。
 
  尽管赵钧还单着,没被家庭所累,但同是男人,他能感受到男人肩上的担子之重,压力之大。
 
  他忽而又想到方才王楠骂他的那些话。还有那句让他惊掉了下巴的略带侮辱性的言辞。顿时有些茫然,有些困惑,有些怅然若失。
 
  男人走前礼貌性地跟赵钧打了个手势:哥们儿,谢啦!刚刚在你这儿发了牢骚,你可别告诉老头子啊!这算是咱们男人之间的心事,哈哈!还有,这救火的事儿,真心感谢!
 
  4
 
  男人下去没两分钟,楼下就又吵开了。王楠问男人刚刚死哪儿去了,男人说出去抽了根烟。王楠说家里烧成这个样子,你不帮着收拾还好意思抽烟?你脸皮怎么这么厚?男人狂躁地不知道摔了个什么东西,王楠立即咋呼起来,各种难听的话不绝于耳。男人的吼声也是一阵比一阵高。
 
  约摸过了半小时,又传来敲门声。这次是王楠。
 
  王楠的表情竟又和多年前一样温柔:赵钧,你做饭了没?
 
  没。
 
  那好,跟我吃饭去。你帮了我大忙,我得感谢你。本来打算改天请你吃饭的,又不知道哪天能回来。就今天吧!
 
  王楠的男人这会儿也来了,对赵钧说:兄弟对不住啊!我这,加了一宿的班,实在太困了,眼睛睁不开了。我回家补个觉去,晚上还得接着加班呢!就让王楠跟我岳父招待你了,对不住啊!
 
  赵钧还没来得及开口,王楠回头白了男人一眼,好像男人是故意推托,为的是回家睡懒觉似的。
 
  王楠又在楼道喊他爸,王伯不去。家里烧成那样,他心疼,自责,难过,他要在家吃方便面。王楠显然对他爸失去耐心了,咄咄道:方便面能吃啊?吃坏了又要害人。反正你现在也不饿,回头我给你打包一份儿回来。
 
  到了馆子,只剩下赵钧跟王楠两个人的时候,王楠又变成了几年前跟他在一起时那个温柔娴静,让人看一眼就想安定下来的王楠了。
 
  她笑着给赵钧夹菜、倒酒,问他近来好不好,有没有处对象,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什么的。
 
  以前他放不下时,是王楠劝他放下。打那以后,他的心就死得透透的了。为了不让自己再痴心妄想,他删除了跟王楠的一切联系方式。并且每回只要知道王楠回来了,他就不下楼,避免跟王楠碰面。而王楠好像是想跟他碰见似的,回回都把门敞着。
 
  有次赵钧一哥们儿来找赵钧,上楼的时候看见王楠就坐在门口,大门开到边了。王楠还跟他打了招呼。哥们儿跟赵钧说了,赵钧只哦了一声,就没下文了。
 
  算起来,他俩已经有四年没这样在一起好好说话了。
 
  赵钧说自己一切都好,王楠说那就好。但下一秒,她忽然红了眼眶,抹起了眼泪。
 
  赵钧赶忙问她怎么了。
 
  王楠哽咽道:我真是嫁错了人。当初怪我意志不坚定,给我爸一逼迫,就……你都不知道这几年我活得多憋屈。他这个人,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我……我好后悔啊赵钧!还是你对我好最好。你说如果我当初再坚持一下,那么现在咱俩……
 
  王楠说到此处,终于说不下去了,趴桌上呜呜哭起来。肩膀耸动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这要在几年前,赵钧的心恐怕都要碎完了。可这会儿,他想起的却是白天王伯家传来的那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对骂,以及男人布满血丝的眼睛和那疲倦而又无奈的笑容。
 
  前一刻他向他诉说着他的不易,后一刻,她又来申讨他的罪行。究竟在这一地鸡毛的婚姻里,谁才是真正委屈的那一个,谁又是不懂珍惜的那一个呢?
 
  5
 
  此刻的赵钧又开始恍惚了,是他从来都不曾真正了解过这个女人,还是生活把她变成现在这副时而凶狠时而温柔的样子?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曾经一度认为他如果能跟王楠结合一定会带给王楠快乐,如今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儿。
 
  他是一个安于平淡,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人,如果他俩真结婚了,那么今天被指责赚钱少,没前途,一无是处,JB歪还怪马桶的会不会是他?
 
  赵钧不知道,也不敢多想。他只知道他曾经把一切想得过于简单而美好了。他以为爱情是能天长地久的,只要有爱支撑,婚姻便可坚不可摧。现在看来,真是太滑稽了。
 
  在看到王楠的男人皱着眉头用力揉捏太阳穴时,他甚至有一丝庆幸,庆幸那个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男人不是他。
 
  当然,男人水深火热,她又何尝不是呢?
 
  出了馆子,王楠加了赵钧的微信。说以后没事儿多聊聊。赵钧嗯了一声,也没说别的话了。然后来了个车,赵钧立刻给王楠拦下了。王楠说时间还早呢,要不再走走?赵钧说你忘啦,王伯还没吃饭呢!你得赶紧把饭送到他嘴边呀!王楠故作恍然,是啊,咋给忘了?这记性。
 
  给王楠关了车门,叮嘱司机开慢点儿,王楠迟疑道:怎么?你不跟我一起回去?
 
  不了,我约了女朋友看电影。
 
  哦……那,回见。王楠愣怔了一下,有些惊讶,有些猝不及防。
 
  随即,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失落。
 
  赵钧并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约会。但,或许明天就有了。他给一个女孩儿发了条微信,问女孩儿,明天有空吗?我想请你看电影。
 
  是亲戚介绍的。两个人只见了一面,吃了顿饭,喝了杯茶,就没了下文。他并没觉得女孩儿不好,相反女孩儿文静不失幽默,挺可爱的。只是他又像之前好几次那样,懒得主动。现在想想,他觉得自己挺浑的。又要见人家,见了又撂摊子,既浪费了人家的时间,也是一种不尊重对方的行为。真他妈该打!
 
  他多年的心结,似乎在这一天忽然解开了。
 
  一场火,一阵对骂,一场交谈,一顿饭,使他忽然看透了很多以前看不透的事儿。因为看透,他愿意放下执念,敞开心扉,接受新的人和事。谁也不能保证跟谁在一起一定会幸福,一切都是未知数。既是未知数,他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他跟王楠在一起未必会幸福,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未必就不会幸福。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经营。
 
  此刻,微风习习,一轮圆月悬挂于高空,使人倍感畅快。他在那皎洁的月光下轻快地走着,忐忑地等着女孩儿的回信。他忽然按捺不住激动,打了个响指,吹了声口哨。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