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别说相亲不是爱情

发布日期:21-08-09       文章归类:情感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别说相亲不是爱情

  壹
 
  走在时尚前沿的我,喜欢文学,喜欢浪漫,和两任男友都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爱情,从没想过我最终会沦落到相亲的地步。
 
  30岁的年纪,我还矜持着,母亲却着急地要把我往外推销,看着同伴们成双成对,我也有了危机感。这时,赵姨给我介绍了李魏,相亲的感觉尴尬得很,我感觉自己像待销的大白菜,李魏是经济适用男那类,长得还算白净,但个子矮。
 
  赵姨是典型的八婆,她鼓动唇舌,心里稳操胜券,当着第一次见面的我们的面,居然聊起了婚后谁带孩子的话题。我讨厌这种生拉硬扯的关系,何况李魏也不出众,我们干巴巴地聊了几句就散了。临走前我礼貌性地给了他电话号码。
 
  我没把李魏放在心上,不久,我有了一段浪漫的邂逅,那天,我和几个女性朋友登山游玩,半山腰扭伤了腿,几个女孩束手无策。这时一个青年做了活雷锋,他帮我捏了几下,陌生男人的手贴在我赤裸的脚上,我的心直跳。青年很英俊,短短的寸头,干净的衣领。看我依然走不了路,青年就背我下山。贴在他背上,感触到他结实的肌肉,听到他鼓励安慰的话,我胡思乱想,这似乎是哪个电影男女主人公相遇的桥段。
 
  本来想留下青年电话的,可惜他的腿太快,把我放到车上就跑了。我茫然若失,我只知道他姓彭,在本地做生意,再无其他。后来,小彭的身影时时浮现我眼前,如果我们还有下文就好了,连同行的女友们都取笑我对小彭一见钟情。
 
  正思念小彭时,消失数天的李魏给我发了个邀请短信,我没回,我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我需要的是爱情。李魏没再骚扰我,我们就这样无疾而终。
 
  母亲和赵姨追问我们的进展,我说:“没感觉。”赵姨感叹:“怎么才叫感觉?这么好的男人错过了,真可惜。”
 
  老人家不明白感觉就是爱情,爱情得是那种欲语还羞、朝思暮想,和李魏算什么呢?父母包办的时代早过去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我宁愿单身一辈子。之后,我多次有冲动在我和小彭相逢的山上去等他,不过那只是一个梦,我要工作,我很忙。
 
  贰
 
  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婚还是要结的,情感比常人更丰富的我,需要异性的爱,也需要一个家。我又相了两回亲,均没有下文,母亲的唠叨更多了,我越来越疲惫,要想摆脱这种生活,必须找个伴。
 
  这时,我遇到了符合我爱情幻想的男人。我在朋友的结婚宴上,结识了原上飞,他是男方的宾客,他动人的歌喉吸引了我,按说他不算英俊,但他有那种迷人的范,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飘逸。
 
  原上飞的歌声引来下面一片尖叫,主持人介绍他是单身,让他把花团送给下面心仪的女孩。这本来只是个烘托气氛的小游戏,原上飞将花一扔,不知他是有意无意,花团就落到了我怀里。在人们的起哄下,我们做了“情侣”。我和原上飞上台对唱情歌,情歌情意绵绵的,我那根多情的神经又被翻起了。
 
  宾客中,我再次看到了李魏,他专注地看台上的我,但我没有心思与他叙旧。婚礼结束后,我又收到了李魏的邀请短信。我婉言回绝了,他知趣地没有再找我。
 
  我和原上飞互留了联系方式,据说他在一家公司工作。我浮想联翩:原上飞会不会是我的真命天子?会唱会跳,拿得出放得下,我要的男人就是这样的。
 
  原上飞很忙,我不好意思打电话,只好在QQ上见缝插针与他联系,还厚着脸皮请他一起去看画展。原上飞说:“你喜欢我吗?不如我们交往一下。但我穷,你别嫌弃。”这脾气真直率,是我喜欢的。我和原上飞很快开始了恋爱,原上飞直来直去,他提出我做他老婆的条件:第一,不要逼他买房,他没那个条件,他只能租房住;第二,我要学会做饭做家务,因为他不会做;第三,他是单亲家庭,婚后要和他母亲同住,不能嫌弃他母亲的农村气质。原上飞那带着二杆子式的强势,是有些“男人味”。但是,一个一辈子买不起房子、也不打算买房的男人,真的可爱吗?我向往罗曼蒂克,但这种罗曼蒂克也不是不需要金钱做基础。白马王子白马王子,人家好歹是个王子。
 
  我和原上飞的恋情遭到所有人反对,尤其是母亲。她调查了他的背景,说他只是个农村进城打工的,连大专文凭都没有。母亲一个劲拿他和前面几个相亲对象比:“他哪比得上李魏了?人家有房有工作,人也稳重,家庭条件也好,你真是鬼迷了心窍。”
 
  深陷爱情中的我,眼中只有原上飞没有别人,是他给了我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在他将花团扔进我怀里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了他无法自拔,我们的缘分是上天安排的。至于李魏,他是好是坏,与我何干呢?他只是为了结婚,让别人送过来的道具。
 
  叁
 
  再轰轰烈烈的爱情,都经不起现实的折腾,我和原上飞最终走向了边缘。我受不了原上飞霸道的脾气,更受不了他贪杯、豪赌的恶习。那场婚宴上,他让我见识了白马王子的帅气,而日后,我看清了白马的种种恶习。
 
  在一场大吵后,半醉的原上飞把我推倒在地,恶狠狠地说:“你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我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我们不合适。我不拖累你,你走吧。”我被抛弃了,本来我是鲜花,他才是牛粪,只因牛粪出现得很美丽,所以我把他当成了宝。
 
  恢复单身的我,又被相亲包围了。相亲对象一个比一个丑,一个比一个老,都不是我要的菜。对于相亲,很多人在意第一印象,第一印象大部分说的是长相,我这爱好文学的文艺青年更看重。可原上飞并不英俊,天知道我看上他什么了。
 
  若说英俊,在山上背我的小彭才是美男子,但他在哪里呢?看他的穿着,应该事业有成,看他的言谈举止,应该有涵养,难道我们注定只有一面之缘?一天,我终于忍不住独自去那片山林游玩。草木依旧伊人已去,我笑自己真傻,韩剧小说看多了。
 
  一天,赵姨约我去他家。打开门,李魏那恍惚陌生的脸出现了,他热情地伸出手:“小静你好,好久不见。”赵姨嘴又鼓动起来:“李魏对你念念不忘,非要我再拉你来见一面,这样优秀又多情的男人哪找去?”她又要撮合我们了,我尴尬地想钻进地缝。本来对李魏并不讨厌,被赵姨生拉硬扯,排斥心理更重了。
 
  回到家后,母亲也催促:“我看李魏不错,要是行,年底就把事办了。他父母我也见过了,很好。”经历了原上飞,经历了母亲的逼婚,我心一横:不就是找个男人搭伙过日子吗,婚姻没有爱情就没有,我牺牲自己成全母亲吧。
 
  我接受了李魏的再次约会,淡淡的,没什么火花,更谈不上爱情。李魏倒也直率,他说:起初他也讨厌相亲,但他相信老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他父母对我很满意,他又在那次婚宴上再次见到我,就想再和我接触接触,可惜我没给他机会。李魏的感情是真挚的。我长叹一声:那我就为了结婚而结婚吧。毕竟年纪在那摆着,李魏的条件无可挑剔,起初觉得他个子矮小,现在也不觉得了。
 
  我和李魏二次相亲,我对他尚无太多感觉。几天后,赵姨在我家闲聊,说:“李魏啊可是个会玩的人,他前女友生日时,他在楼下用蜡烛摆成心形,抱着吉他唱歌,还折千纸鹤给她,每张都写我爱你。呵呵,不过那时他才20岁。”
 
  我心一动,我的初恋情人也是大学相识的,那时我就想让他这样给我一段虚荣,可他怕丢脸不干。第二任男友是培训班认识的,他性格内向,从来没对我说过“我爱你”;至于原上飞,他更不会,还会对我的“无理要求”臭骂一顿。
 
  没想到最会罗曼蒂克的,是我的相亲对象。和李魏接触时间长了后,我发现他能言善道、聪明豁达且温柔体贴,嗓音不比原上飞差,送花说俏皮话的浪漫把戏一大堆。这个男人的优秀我为什么现在才发现?都怪“相亲”蒙蔽了我的眼睛。被拉出来相亲的男女并非都是剩下处理不掉的,更不是不懂感情的木头疙瘩。
 
  如果不是李魏没有排斥俗套的相亲,勇敢地向我发出第二次追求,我只怕要错过这个好男人了。
 
  肆
 
  和李魏准备结婚时,原上飞来找我要求复合,我拒绝了他。他不过和我有浪漫心动的开始而已,他不是我应该爱的男人。
 
  结婚前一天,那位叫小彭的白马王子,我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遇到了他。他还是那么俊朗帅气,身边有个长相普通的女孩。我主动上前打招呼,小彭介绍那女孩是他女友。我问他是怎么认识的,他笑着没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好意思回答?天知道是相亲认识的,还是怎么认识的。但是,曾经对小彭的种种向往、朝思暮想,已经随风而去,我爱上的只是爱情本身,并不是哪个人。小彭只是恰好做了我爱情梦的载体,他永远不会知道我曾经对他犯的花痴。
 
  赵姨到处炫耀她是如何为我和李魏牵线,我注定逃不掉通过相亲结婚的俗套,但比起一生的幸福,那点虚荣心也算不了什么了。别说相亲不是爱情,它只是出现的方式不同而已。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