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故事 >

初恋那件小事 一

发布日期:20-09-21       文章归类:爱情故事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预约情感导师 添加微信:dattgg(高难度分手挽回,破裂婚姻挽回)
初恋那件小事 一

  一明是我的初恋,我们17岁那年就在一起了。
 
  后来听大家说“想早恋的时候已经晚了”这句话时,特别有感触,才发觉在青葱岁月里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情,真是一种幸运。
 
  那年刚上高二。
 
  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课间休息,我走到教室外的楼道里打开水,楼上忽然冲下来一个男生,差点撞翻了我的保温杯,他刹住脚步时很认真的看了我一眼。
 
  我认得他,他是蒋一明,校足球队队长,自带男神光环的校园明星。他领着校队拿下了去年校际足球联赛的冠军。
 
  我默默关注他已经好长一段时间,说是关注,因为不敢说喜欢。
 
  我抬头对他微笑,尽量掩饰内心的紧张。蒋一明的眼里满是歉意,嘴上却只说出一句毫不在乎的“sorry!”
 
  当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后桌的林天意味深长的对我说:“我有个兄弟想认识你。”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
 
  他说你明天中午吃完饭记得回教室一趟,到时就知道了。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林天的话总在我耳边萦绕,他也是校足球队队员,他口中的兄弟难道不是蒋一明吗?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砰砰跳个不停,那种心情就像是马上要迎接大考一般,既期待又害怕。
 
  我不是美女,没有乌黑浓密的头发,只有脸上几颗淡淡的雀斑。我把精力全放在学习上,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其他方面,根本比不过身边漂亮的女同学。我就是大家传说中那种“成绩好但长得不好”的女学霸。
 
  第二天午饭后我怀着忐忑回到教室,教室里坐着五六个大男孩,正在打闹,见我进门,立马安静下来。
 
  蒋一明,果然也站在那里。
 
  我的脸有点发烫,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也不知道该不该回自己的座位上去。然后听见林天朝我喊了一句:“小月月,过来呀!”
 
  我的名字叫沈月,林天给我取了小月月这个外号,我很讨厌,尤其是当着蒋一明的面。
 
  我蹬了林天一眼。犹犹豫豫的走过去。感觉到蒋一明的视线一直在我身上,突然听见他说:“嘿,我是蒋一明。”触电般转过头看他,一对剑眉英气逼人,嘴角向上微微弯着,是好看的弧度。
 
  其他男生开始起哄“快走,留点空间给老大泡妞了!”之类的话,吹着口哨四下散了。
 
  我整个人僵硬在原地,气氛尴尬到不行。
 
  蒋一明走到我的跟前,附身凑到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别怕,我只是好奇,想认识你。”
 
  我忽然打了一个冷颤,从脚心到头顶。
 
  蒋一明笑了,朝我眨了眨眼睛,转身走出了教室。看他走远,我深呼出一口气,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把脸深深埋进手臂里,一遍遍回忆刚才的场景,确定不是在做梦。
 
  后来连着好几天都下雨,第三天晚自习时,林天说有急事要提前回家,强行借走了我的雨伞。下课后,雨还是很大,我正烦恼怎么回家去,抬头看见蒋一明站在教室门口,手里拿着雨伞,向我挥了挥手。
 
  我左右环视了一圈,确定他是跟我打招呼之后,傻傻的跟他点头,然后听见他说:“还不走?不怕赶不上末班车吗!?”于是我赶紧收拾书包走出去。
 
  那是我第一次和蒋一明肩并肩走在一起,他撑着伞,和我靠得很近。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放学时间人挺多,隔壁班同学经过我们时,用惊奇的眼神打量我。我恨不得钻到缝里去,因为有人在议论:“那个是不是蒋一明女朋友啊?眼光不怎样嘛!”
 
  我快快的走,蒋一明紧紧的跟,到了公交车站附近,人终于少了,雨也渐渐小了。
 
  地上的积水很多,走到一片很大的水洼前,我犹豫着脚不知道该往哪儿踩的时候,蒋一明一下站到了水洼里,对我说:“来,你踩在我的脚背上走过去。”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乖乖听从他的话——踩在他的脚背上走过去,重心不稳时低头紧紧扯着他的衣服,不敢碰触他的身体。
 
  17岁的我,从来没有和异性靠得那么近,那一刻,脸红耳赤,幸好月色朦胧。
 
  蒋一明临走跟我要了一样小东西——挂在我书包上的一串字母链子,那几个字母是我小名的拼音yuer,我答应了,把字母链子取下来放在他的手心里。
 
  那天之后,就连晴朗的夜晚,蒋一明也会等在校门口。我装作不认识他,自顾自的往前走,他并不追上来,只在离我十步远的地方跟着。到了公交站,我站在站牌下,他站在离我十步远的便利店屋檐下。我总是等坐上公车后才敢回头张望,看见他站在原地,一直到远得看不见了才能安心。
 
  我的冷若冰霜,只不过是因为承受不起被他喜欢的幸运,更承受不起同学间不怀好意的小道消息。



懂爱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