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爱情感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爱情 >

爱情是什么颜色

发布日期:21-08-14       文章归类:关于爱情       文章编辑:情感咨询       阅读次数:

爱情是什么颜色

  “云是什么颜色的?”
 
  “白色啊,先生。”
 
  他微微扬起眉毛。“是吗?”
 
  我望着它们。“有点儿灰灰的,可能要下雪了。”
 
  突然间我懂了。“有一点儿蓝色,而且也有黄色。还有一点绿!”虽说我这辈子不知道看过多少云,但此时却仿佛第一次见到它们。
 
  这是小说《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里的一段对话,发生在女仆葛丽叶和他的主人、画家维米尔之间。这段话让我很是着迷,云的颜色竟然如此丰富。
 
  1665年,荷兰画家维米尔创作了一幅肖像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后来被世人誉为“世界第二”。肖像画的世界第一,当然是全世界公认的《蒙娜丽莎》了。
 
  蒙娜丽莎是熟女之美,有一种成熟的风韵和神秘的气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却有一股青涩之美,她侧身回眸,眼神无邪又妩媚,线条柔和的脸庞散发着光晕,朱唇微启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如果说蒙娜丽莎宁静像植物,像一株丰美繁茂的正在开花的树;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就像一只小动物,像一头纯洁的小鹿。
 
  这幅画,令人难忘。
 
  果然,三百多年后,美国女作家特蕾西·雪佛兰,被这幅画深深打动,于1999年创作出版了同名小说,目前该小说已经被翻译成38种语言,可说是畅销全球。2003年,同名电影问世,斩获多项世界大奖。
 
  美的事物,有种神奇的魔力,能穿越时空,在世间不停流转,让人念念不忘。去年,我看了这部电影,不过瘾,今年又找了小说来读。
 
  和小说一样,电影的开头是这样的:轻松愉快的音乐响起,伴随着好听的切菜声。洋葱、土豆、胡萝卜、紫甘蓝、生菜,色彩鲜艳的新鲜蔬菜被整整齐齐地放在盘中,阳光射进来,落在少女正在切菜的白皙修长的手指上。
 
  来挑选女仆的画家维米尔指着蔬菜问:“我看到你把白色的分开,还有橘色和紫色的,你也没有把它们摆在一起,为什么?”
 
  “这两个颜色放在一起会起冲突,先生”。就是因为这个回答,让少女成了被画家选中的女仆。不言而喻,这个美丽的少女是有艺术天份的。
 
  故事开始了,因颜色而起。
 
  维米尔的画室杂乱如工坊,堆满朱砂、绿松石、象牙,这些可不是杂物,而是等待研磨、溶解、勾兑的颜料。三百多年的画家,在艺术创作开始之前,需打磨一块又一块的顽石。
 
  画室是维米尔在家里唯一的领地,他甚至不让妻子进入。
 
  书里写道:
 
  我发觉自己很喜欢研磨他从药剂师那儿拿来的材料——象牙、白铅、茜草根、黄铅丹。我学到把这些材料磨得越细,颜色就会越深。一块块粗糙、暗沉的茜草根,变成细滑的艳红粉末,接着再混入亚麻籽油,就是闪亮的颜料。制作颜料实在是一个神奇而美妙的过程。
 
  他也教我怎么清洗材料,去掉不纯净的杂质,露出它们真实的颜色。我用好几片贝壳当浅盘,把颜色放在里面一次又一次地冲洗,去掉夹杂的白灰、沙子或碎石,有时必须重复多达三十几次。虽然工作冗长而枯燥,但是当看到颜色在每一次冲洗后变得更为纯净、更接近理想时,让人觉得非常满足。
 
  此时的画室看起来像个工坊,维米尔带着女徒弟在劳作。只有一种颜色,是由维米尔亲自处理的,就是群青。因为制造群青的原料青金石非常昂贵,且萃取过程复杂。
 
  为什么冗长而枯燥的劳动让少女觉得快乐和满足呢?她得到的奖赏是什么?“和他紧邻而站,且感觉着他的体温。”
 
  多么卑微的感情!我听得见自己心里的叹息声。哪个人,没有经历过卑微到尘埃里的爱情?又何曾见过卑微的爱情让人幸福的呢?但是,不经历伤痛,又有哪个人愿意放弃自己爱的幻想呢?
 
  她收拾主人的画室,跟他谈论对画的理解,彼此的情意在悄悄地、慢慢地滋长和萌发。葛丽叶的少女气息和艺术天分带给画家无尽创作灵感。
 
  他们隐秘的情感引起了别人的猜忌,甚至在中世纪的小城堡里流传开来,维米尔的岳母常常摆出颐指气使的神情,妻子对葛丽叶更是戒心重重,葛丽叶在维米尔家过得战战兢兢。
 
  肉铺小伙计彼得对少女葛丽叶一见钟情,彼得极力劝说葛利叶不要对维米尔有什么幻想,还是自己更适合出身卑贱的葛丽叶。
 
  维米尔呢?几乎所有关于画家本尊和电影、小说里的画家形象的评论都用了一个词:懦弱。是吗?此处存疑。
 
  故事在推进,颜色是故事发展的媒介。
 
  有趣的是,男女主人公并没有陷入爱河。只是一次次欲言又止、一次次短暂交汇的眼神、一次次没有碰到一起的手,宣示了彼此心迹。仅止而已。
 
  这个故事,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隐忍的情欲。
 
  应投资人的要求,画家为少女画像,画完之后,画家和少女都明白,画上缺了点什么。缺什么呢?它需要闪亮的一点来抓住目光。画家看到了妻子的珍珠耳环。
 
  看到没,还是颜色在推动故事。
 
  故事的高潮终于来临:少女取下遮盖的头巾,露出金色的头发,让画家为她戴上珍珠耳环,拿针刺破她的耳垂并为她戴上,左手食指摩挲她的唇瓣,她以为他会吻她,他却起身离开。少女流泪了。她曾拒绝为她的情人摘下头巾,因为包裹住头发的,不仅仅是一种宗教信仰,更是她内心的保守和童贞。画完这幅传世之作后,少女找到了她的情人、那个年轻的肉铺小伙计,实现了从少女到女人的转变。
 
  当画家的妻子看到画上的珍珠耳环,俨然坐实了丈夫的出轨。正是这幅耳环,让她暴怒,导致了葛丽叶的离开。
 
  故事还没完。
 
  十年后,画家生病去世,他在遗嘱中要求将这幅珍珠耳环赠予少女。已是肉铺女主人的葛丽叶,将它卖了,换成二十个银币,交结自己的丈夫,还了当年画家欠肉铺的十五个银币。
 
  故事的结局,我读着感觉十分解气。这个故事里的爱情,全是幻像。画家爱的,是一个美丽的肉体;少女爱的,则是一个不属于她自己的世界。维米尔哪里是懦弱呀,他只是自私,他只爱自己和自己的艺术。而故事的结尾,打破了幻像。
 
  最后,还想刷个题:爱情是什么颜色的?
 
  在我眼里,爱情就是那块青金石的颜色,最昂贵的色彩。维米尔从来不让少女碰这块石头。明白了吧?爱情从来只在势均力敌的人中间才发生。这个“势”,包括世俗社会和心灵世界的总和。
 
  “天真的人容易爱”。这是黑塞说的。爱常常是盲目的,爱是需要勇气的。单方面的奉献,成就不了一段爱情。所以,爱情是奢侈品,真的不易得到。如果一个人爱你,他就会把自己变成一只蚌,用柔软的身体紧紧包裹住你,哪怕你是一块顽石,他也能慢慢把你变成珍珠。当然,他得忍着痛来成全你。在好的爱情里,我们都是对方的蚌,又都是对方的珍珠。



懂爱情感